你所谓的“我这是为你好”,不过是毒药

在我们的生活中,常常会遇到这样一些人:他们有一句口头禅就是“我这是为你好”,然后常常打着“我这是为你好”的幌子,以“过来人”的身份给别人泼冷水,或提一些看似高瞻远瞩实则毫无趣味、毫无建设性的意见,最后在发表完一番宏论后总要标志性地加一句“我这人说话直,你就当听听好了,千万别往心里去”。

没成为天才,却得了天才病

人人都渴望自己的孩子成为天才,在牙牙学语时便能够感知复杂情绪与大千世界,然而在家庭教育中,有一种父母,往往过早把自己的孩子归于天才一类,于是像培养天才一样去培养孩子。但很多时候,孩子没被培养成天才,却得了天才病。

黑色幽默

夜雾起的时候,浩浩荡荡,顷刻间,漫遍旷野。缓缓行进的车灯笼罩着一层青烟,一片迷迷茫茫。三儿已经困了,揉了揉发红发胀的眼睛,模糊地看着乳白色的雾气。大牛睡熟了,车内有他轻微的呼吸声,万物静寂,仿佛置身于遥远的洪荒。

取悦自己,比讨好别人更加重要

用妈妈的话说,一不留神,妹妹就长大了。相较于我从小的 多病多灾,妹妹真的没让爸妈怎么操心就长成了一个懂事听话的孩子,又在合适的年纪结婚生子,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 大龄未婚的我的压力。

写给为爱迷茫的人们

花了几天时间,看完20世纪英国剧作家毛姆的自传体小说《人性的枷锁》,我的内心可以说是震撼的。我们的人生,容易陷入自己给自己设定的怪圈,把自己陷入绝境。总以为认准一个目标,付出一切就会有所回报。殊不知,如果这个目标是错误的,那么带给你的,将会是幻灭,是虚无。事业如此,爱情亦如此。小说告诉我们,真正热爱生活的人,没有绝境。

灰暗年代的一抹口红

如果没有六七十年代浩浩荡荡的一连串运动,人们对杨绛的印象,可能会永远固化为“娇滴滴的名门淑女”。只有在经历了那么多劫难之后,人们才惊讶地发现,原来这个貌似娇弱的女子居然可以如此坚忍。

一切生孩子的理由, 我都可以否认掉

2012年 6月 D,我的丈夫 看完午夜场电影,我和D找了一家小龙虾大排档坐下。在嘈杂的路边和昏暗的灯光下,人更有一种摇摇晃晃的倾诉欲。 (一) “今天的电影打几分?”D问我。 “七分吧,还不错。”我说。 “哟,分挺高啊。”他知道我对电影的苛刻,能及格的不多。 然后冷下场来,两个人拿起手机刷了刷。 夫妻之间,能说的话也不多,不像多年前做朋友时,一聊总能聊…

我们都有点儿神经病

A小姐的故事我的朋友A小姐,很优雅,含蓄内敛,不喜欢搞事情。A小姐在学校的时候,和男朋友吵架分手了以后,大部分时间被忙碌的学习生活所占据,她并没有在短期内表现出来失恋的痛苦。这时候出现了一个和她走的比较近的异性,她把他当作普通同学,与他一起吃饭上自习,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有一天A小姐打开微博,就看到她有几个人艾特她,满篇都是骂她骂的相当难听的脏话,类似于,…

我们爱过又忘记

今天要写的,是一位特殊的现代诗人,她的名字叫余秀华。2015年初,她的名字刷爆了朋友圈,我也借此认识了她。从此,过了读诗的年纪,几乎不看诗,更不看现代诗的我,开始喜欢读诗了。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奇迹就这么发生了,也许这真是一个诗意回归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