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朝鲜战争

最近在看约瑟夫·古尔登的《朝鲜战争》,前段时间刚刚看了读库1402上面罗尘的《他们在朝鲜战场》。

关于朝鲜战争,你了解的有多少呢?或许你知道是发生在50年代,你知道抗美援朝,你知道三八线、上甘岭,你知道毛泽东的儿子牺牲在朝鲜战场上,你知道邱少云、黄继光,你可能下意识的认为抗美援朝是中国的胜利;那你知道朝鲜战争是怎么发生的吗?你知道到底这场战争死了多少人吗?或许你可以打开维基百科详细了解一下战争的进程。可是这样算是真正的了解吗?

你一定知道“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但是你一定不知道部队命令所有战士将身上具备中国部队特征的符号全部去掉,帽徽,连水壶上的五角星也刮掉。你一定知道,许多志愿军勇敢无畏,为国捐躯,你一定不知道,部队有明令规定,任何人拒绝冲锋或主动投降,其他人都有权将其枪毙。你一定知道中朝友好,世代为邻,唇亡齿寒,抗美援朝,拥军爱民,十分和谐,你一定不知道由于战场上朝鲜男人牺牲太多,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在志愿军部队中经常有朝鲜女人引诱或强奸中国士兵。“你站岗的,落单的,她就偷偷把你的枪收起来,你就走不了啊,两个三个女的按倒,叫你不要走。因为她村子人都死光了,她要留个种。”然而部队是不允许和朝鲜女人谈恋爱,一旦发现,立即枪毙。你一定以为朝鲜战争以中朝胜利结束,1953年7月27日签署了《朝鲜停战协定》,双方以北纬38度线附近的当时双方实际控制线设立了朝鲜半岛非军事区,但是你一定不知道交战双方至今没有签署任何和平条约。你或许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方面与联合国军的美国代表谈判主要分歧在军事分界线的划定和遣返战俘问题上。但是不一定知道战俘的去向数据:

至1953年9月,朝中方面向联合国军交还重伤病战俘684人、直接遣返的战俘12773人(其中韩军战俘7862人、美英法等国战俘4911人);联合国军向朝中方面交还重伤病战俘6670人(其中志愿军战俘1030人、朝鲜战俘5640人)、直接遣返的战俘75823人(其中朝鲜战俘70183人、志愿军战俘5640人)。根据协议,余下的不直接遣返的22604名朝中战俘(其中志愿军战俘14704人、朝鲜战俘7900人)与359名联合国军及韩军战俘(美军战俘23人、英军战俘1人、韩国战俘335人)被转交给为战俘遣返而专门成立的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看管,在停战双方派出代表对战俘进行解释后,将由战俘自己选择去向。1953年12月解释进程终止,1954年1月时所有不直接遣返的战俘的命运都已确定,除去在战俘营内被杀的朝中战俘,其他战俘当时的去向分别为:志愿军战俘440人返回中国大陆,14235人前往台湾,12人前往印度;朝鲜人民军战俘188人返回朝鲜,7604人前往韩国,74人前往印度;美军战俘2人返回美国,21人前往中国;韩军战俘8人返回韩国,325人前往朝鲜,2人前往印度。

你一定知道《上甘岭》中众人吃一个苹果的故事,这确实是真实的故事。苹果是慰问团送上来的,慰问团也死了不少人,枪一响就死人,苹果送上来,谁吃啊,最后一片一片切掉,你一片我一片,分一点点吃。当时,中国军队缺衣少食,联合国军可能不缺乏食物,但你不一定知道冬天气候寒冷至极的时候,以致士兵们的脚都冻到了他们的靴底上,脱袜子时把皮都揭了下来。本来会因失血而死亡的伤员也因血液凝结和停止流动而得以幸存。

长津水库的鏖战结束以后,莱森登医生对《芝加哥每日新闻》的凯斯.比奇述了他所遇到的问题:

所有的东西都冻住了,血浆冻住了,瓶子冻裂了。我们不能使用血浆,因为它无法变成液体,而且注射器都被微粒堵住了。我们不能给伤员换敷料,因为我们必须戴手套工作,使手不致冻坏。我们不能为处置一处伤口而剪开伤员的衣服,否则他就会被冻死。事实上,如果我们不去管他,他常常反而会更好些。你从未试过把伤员塞进睡袋里吧?

这说的是好的方面,坏的方面是冻死的也不少。

约瑟夫·古尔登的这本书中关于更多的是政治层面的解密,对战争片段的描写不多,但是像下面这些片段,还是让人看后感慨不已:

中国人爬到离西奥多·韦瑟雷司德中尉率领的、人数比较多的那个山头不到20英尺的散兵坑里,并向山头掷手榴弹。山顶地域狭窄,士兵们无法躲过手榴弹,他们只能把手榴弹踢开或在爆炸前把它们甩开。韦瑟雷德后来估计,在两个小时里有60枚手榴弹扔到了山包上,有40枚被甩开了。激战中不时可以听到一阵阵刺耳的哨音,然后中国人便跳出散兵坑,试图冲上山头。这样,美国人学会了保留他们稀有的手榴弹,直到听见哨音。哨子一响,他们就把手榴弹扔下山坡。中国人十多次重复了这种错误,山坡上死尸成堆,足以构成另一道防御屏障。

下面这几段是描写美军的:

排长约翰·杨西中尉请求发射照明迫击炮弹和炮火支援,但都未如愿。杨西是一位性情暴躁、动辄咒骂的人,在瓜达卡纳尔岛曾获得一枚海军十字勋章。这位后备役军人在战争开始时离开了他于阿肯色州小石城的酒铺。在仁川登陆的那天——他是在许多天后听说的 ——他的妻子生下了一名婴儿。他与陆战1师的其他后备役军人一样(大约占整个兵力的一半),不认为自己是职业军人。

____________

增援部队从柳潭里匆匆赶来来,在黑暗中冒着华氏零下20度的严寒在山坡上攀冰爬雪。这时,中国人冲进美军阵地,单兵之间用枪托和刺刀拼杀。约翰·杨西的鼻子仍在冒血,他力图在连指挥所周围组成一道防线。一枚手榴弹在他眼前几英寸处爆炸,一块弹片在他的上腭划开了一个可怕的伤口,但他继续战斗。两次负伤的沃尔特·菲利普斯也是如此。据安德鲁·吉尔说,菲利普斯不顾一切地冲向中国人,拼命地扔手榴弹和叫喊:  “坚持住,士兵们,这里是E连!”他从雪里抽出一支步枪,把刺刀插在地上。  “我们就守在里。”几秒钟后,一阵轻武器射击打死了他。

____________

一发子弹打中了杨西的面部,使他双目失明,跪倒在地方。但他以惊人的毅力继续向前线爬行,还把步枪插在他面前。然而E连已经不能再打了,中国人席卷了1282高地。

长津湖战役中的一次幸存者称“如果不是争夺最激烈的,那也是最为壮观”的战斗,美陆战队史学家林恩·蒙特罗斯写道:

他们(陆战队)从未见过如此众多的中国人蜂拥而至,或是进攻得如此顽强。时而夜空被曳光弹交织成一片火网,时而一发照明弹发出可怕的光亮,把小跑前进的一列列中国部队暴露无遗,他们立即按部署一片片卧倒在地。陆战队的坦克、  大炮、迫击炮、火箭筒和机关枪大显身手,战果赫赫。但是敌军仍然不停地涌来,他们顽强不屈、视死如归的精神使陆战队肃然起敬。成群的中国人身穿厚厚的棉军装,看起来像是滚圆的小矮人,他们时不时会冲进手榴弹投掷的距离内,然后又被打倒。

你或许听说过步枪打飞机,但你不一定听说过杜鲁门一直在积极考虑使用原子弹,或许他并不希望去用,只是报界误解了他的意思,可他打算警告中国人和苏联人,如果朝鲜战事升级就有引发全面战争的危险。  实际上美军在战场上已经使用了细菌战,炸弹展开两半,里边出来的是苍蝇、跳蚤、老鼠,还有蛆一样的东西。

我们了解这场战争,其实更希望这场战争没有发生,事实上它已经发生,并且几乎快要被人遗忘了,那么现在,我们希望未来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

战争对胜负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人已赞赏
书评

炒鞋、炒裙子、炒盲盒?都不及为郁金香疯狂的万分之一

2021-2-23 16:19:33

书评

心理咨询乃教育生命力所在

2021-3-3 9:45: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