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尽头的梦想宫殿

蓬塔阿雷纳斯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之一,这是一个只有15万左右人口的小镇子,每到夏季,这里都会异常热闹和忙碌,因为这里是进入南极的门户之一。我的南极之行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图片

蓬塔阿雷纳斯的商业街, 通往远处的观景台

图片  蓬塔阿雷纳斯的海边, 永远都吹着凛冽的风

我抵达蓬塔阿雷纳斯机场的那天,刚好是国内时间的除夕夜。蓬塔阿雷纳斯的天气不错,适合前往南极的飞机做尝试性飞行。我看了一眼时间,再过几个小时就是春节了。我发了一条信息给家里,告诉他们我马上就要起飞了。这是我多年旅行形成的习惯,无论身处何地,只要旅途中遇到飞机起降,都会发条信息给家里。这会儿,我的家人应该已经吃完了年夜饭,正围坐在一起看春节晚会。按照惯例,除夕夜家里还会来一堆亲戚朋友,很热闹。没过多久,我就收到了我妈的回复,叮嘱我注意安全。这也是她每次必说的一句话,让身在异乡的我,心里总有一种被牵挂的归属感。

 

刚看完家里的信息,就听到机场广播通知,今天的航班不能按照计划的时间准时起飞,机场会根据天气情况,重新做出安排,因此大家需要在原地等候。事实上,没人能够告诉我们具体的起飞时间,因为我计划前往的南极乔治王岛的天气变化莫测,适合飞行的时间窗口随时可能出现,飞机就停在刮着大风的蓬塔阿雷纳斯机场待命。按照原计划,我会在飞越德雷克海峡的时候正好迎来中国的农历新年,不过,这个于我很有意义的瞬间看起来是不可能出现了。

图片

旭日从火地岛的方向升起

我把随身携带的巨大的背包随手丢在一个角落,“随手丢”是因为大家好像都这么做,并且大家包里的东西都差不多,其他像装备、衣服、鞋子这样的大物件都在前一晚交由轮船公司(去南极旅行,邮轮就是移动的酒店。所以,轮船公司在南极旅行的过程中充当了旅行社的角色)保管托运了。我买了杯咖啡,走到大大的落地窗前,视线越过停机坪,望着不远处的飞机,我的思绪情不自禁地又回到了前一晚。

 

那是轮船公司精心安排的一场晚宴,晚宴的地点选在了市中心的一座古堡内。那处建筑,我在蓬塔阿雷纳斯的时候多次经过,它是这里的地标 , 就像埃菲尔铁塔之于巴黎 , 比萨斜塔之于意大利。

 

我原本以为它是一个博物馆或者美术馆,直到参加了前一天的晚宴之后,我才知道这里原来是一家非常精美的酒店——何塞·诺盖拉酒店。

 

在轮船公司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好奇地走进了酒店。环顾四周,我欣赏着它的每一处细节,看得出来这里被昔日的主人精心设计和装饰过。红木桌椅的摆放位置都非常讲究,墙壁上挂满了油画,每一幅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供客人坐的椅子外面都包裹着绿色的天鹅绒面料,绒面上绣着花。我很想坐下感受一下,但又觉得这座椅实在太精美,怕坐坏了,于是我就继续站着欣赏室内的其他装饰。由于是夏季,壁炉内没有生火,但还留着炉灰,炉灰上放着烛台。那烛台看上 去也是用了上百年的样子,样式很古典,上面隐约可以看到斑驳的锈迹。

 

屋顶吊灯里的灯泡都是蜡烛形状的。在还没有电灯的年代,这个宽敞的晚宴厅如果想举行一场舞会,一定要用几百根蜡烛才能被照得通明。看着眼前的吊灯,我心里萌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过去全使用蜡烛,那么这舞会肯定会有些熏眼睛吧。

 

晚宴开始前是一个鸡尾酒会,不过,现场的画面看起来有些滑稽。因为按照常理,出席这种正式的晚宴,所有人都应该身着正装,可我们这些人每个都是户外探险家的装束,一个个都是冲锋衣加登山靴,有些人甚至还戴着户外的帽子,手里却端着香槟和鸡尾酒。这样的场景或许只有在像蓬塔阿雷纳斯这样的地方才能够看到。

 

用餐前经酒店的工作人员介绍,我才知道原来这座酒店还有一段精彩的历史。这里原本是一座宫殿样式的豪华住宅,建造它的人是一位女士,也是这里的第一位主人,名叫萨拉·布劳恩。1874年,她与家人从遥远的俄罗斯来到这里, 随后她嫁给了何塞·诺盖拉。其实萨拉的父亲与何塞是好友,也是生意上的伙伴,也就是说萨拉的父亲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自己的好朋友。何塞出生于葡萄牙,在南美靠狩猎海狮和养绵羊发了财。在他们结婚后的第六年,何塞因为肺结核去世,留下的大笔遗产都被萨拉继承了。

 

那笔遗产对于这个来自俄罗斯的女人来说是一大笔钱。继承了巨额遗产的她首先想到的就是为自己盖一栋大房子, 于是她请了一位法国设计师。整座宫殿从设计到修建都是依照19世纪后期巴黎流行的样式,这也使得这栋建筑在当时的蓬塔阿雷纳斯显得十分特立独行。

 

萨拉1955年去世,她在这座宫殿里住了很多年。我好奇地向酒店的工作人员打听,萨拉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既有如此强烈的冒险精神,又如此着迷于巴黎的宫殿。她去过巴黎吗?是否知道巴黎真正的样子?不过关于这些问题,酒店的人也说不上来。但是他们知道萨拉是一位很受人尊敬的企业家,也有人说,她是当时蓬塔阿雷纳斯唯一一位女企业家。在继承了丈夫的遗产后,她并没有像路易十六的玛丽王后那样沉迷于奢靡的生活。她不仅没有大肆挥霍,反而联合了更多的商业合作伙伴,做大自己的生意。她组建了巴塔哥尼亚地区最大的绵羊养殖公司,还在智利和阿根廷购买了许多土地。

 

后来,她搬去了智利北部的比尼亚德尔马。估计是因为蓬塔阿雷纳斯的风太大了吧,毕竟这里是世界尽头,而瓦尔帕莱索才是适合生活的地方,那里还是诗人聂鲁达的故乡。萨拉去世后,这座宫殿一般的豪宅作为遗产传到了她的侄子手中。可惜她的侄子并没有守住家业,在继承当年就卖掉了大部分家具,第二年又把房子卖给了一个俱乐部。再之后,这里得到了智利国家的保护,被改造成酒店和餐厅,于是才有了我看到的这个滑稽的场面。

图片

站在观景台上俯瞰,蓬塔阿雷纳斯尽收眼底

我的那杯咖啡还没喝两口,就听到身后的人群躁动了起来,原来是登机口开始发盒饭了。每次在机场候机时,得到发餐的消息,我就知道,想很快起飞没那么容易了。我把咖啡放在地上,也过去领了餐食。那是一个蓝色的盒子,上面写着“ANTARCTIC AIRWAYS 南极航空”,里面放着一包饼干、一瓶水和一个锡纸包着的巨大三明治。

 

拿到餐盒后,还有不到5分钟就要到北京时间的午夜零点了,这意味着马上就是春节了,我手里的这些食物就是我今年的年夜饭。尽管不能起飞,我却没有一点儿沮丧,甚至还觉得挺有意思,这大概是我吃过的最难忘的年夜饭了。不一会儿,同行的中国同胞开始农历新年的倒数,很快,这个小小候机厅里的所有人都一起跟着倒数起来:“10、9、8、7、6、 5、4、3、2、1, 新年快乐!Happy New Year !”这一刻, 飞机能否起飞已经不重要了,在这个遥远的世界尽头,大家都沉浸在一片喜悦的氛围里。


摘自《远方,不远:从南极到非洲》

图片

《远方,不远》是一本轻松有趣的旅行随笔集,正如作者雷涛所言,旅行是令人愉悦的事儿,阅读亦如此,那么,希望《远方,不远》所带给大家的也是一种轻松和愉悦的阅读体验。

翻开这本书,你便会跟随作者一起进入到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世界。这里有南极凛冽的寒风,有秘鲁的神奇饮料——青蛙汁,有玻利维亚神秘又不可思议的女巫市场,有世界名画《最后的晚餐》的另一个南美洲版本,还有失落的人类文明的宝藏——古印加帝国。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心向远方的梦想,那么,读完这本书一定会让你离梦想更近一步,因为远方并不遥远!

图片

所有你以往觉得愚昧的、难以置信的、不可能的、对的、错的、美的或者丑的,都有可能在远方被重新塑造和构建,打破认知的边界,以更加包容的心态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雷涛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书摘

女王统治的城市——著名心理作家武志红释梦

2021-8-9 17:48:25

书摘

传统丝绸之路上的动力机制

2022-5-2 0:39:3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