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熊和批校全宋词》出版

图片

吴熊和批校全宋词(上下二册)
浙江大学出版社|2021年05月布面精装(带函套)|八开

定价:3500.00元

内含编号,限售100套!

内容简介
吴熊和先生是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师承词学泰斗夏承焘先生治词学,是学界公认的词学大家。著有《唐宋词通论》和《唐宋词汇评·两宋卷》等词学专著,影响巨大。吴熊和先生曾通读《全宋词》五次,并做有大量批校,对《全宋词》进行校订、编年、考订、品评、补录、批点。本书即以吴熊和先生对中华书局1980年印刷的《全宋词》的批校为底本进行影印。
前    言
吴熊和先生(一九三四年五月—二〇一二年十一月),上海人。一九五一年考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一九五五年进入杭州大学研究生班,师从一代宗师夏承焘先生治词。毕业后留校任教,以词学研究为终生职志。出版了《唐宋词通论》《吴熊和词学论集》《唐宋词汇评·两宋卷》等著作二十余种,对词学文献做了集大成式汇集,对词学史上许多重大问题做了精辟的阐释,对词学理论体系做了创造性建构,标志着词学研究的重大突破和创新,极大地传承和推进了夏承焘先生开创的治词传统。这些突破与创新,也取决于吴先生读书的根基。这些成就的根基,与吴先生一生手披不辍的读书习惯是密切相关的。其架上藏书,往往天头地角、字里行间,都密布先生之手校批语,丹黄烂然而时发精义。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批校《全宋词》最具有代表性。《全宋词》是词学名家唐圭璋先生(一九〇一年一月—一九九〇年十一月)编纂的宋词总集。唐圭璋先生与夏承焘先生交好,吴熊和先生对唐先生的学问人品均极崇敬,曾有诗云:“风骨凛然话旧京,过江名士一毫轻。只须夜半扪心在,莫为鸡虫了此生。”(一九九〇年九月《谒唐圭璋先生南京寓所》)而唐先生也曾评价吴先生的《唐宋词通论》“阐述靡余,至为可贵,这对今后祖国词学的发展,起了很好的推动作用”。唐先生一九三一年起创编《全宋词》,一九三七年完成初稿,一九四〇年初版于长沙,仅印三百套。其后重编订补,一九六五年由中华书局出版,成为定本。吴熊和先生批校《全宋词》就是利用一九六五年出版、一九八〇年重印的版本。吴先生在指导几位博士生治学时说过,《全宋词》他通读过五遍,也批校过五遍。对于治宋词,唐圭璋先生的《全宋词》和《词话丛编》是奠定学术格局之书,与《宋诗钞》和《宋诗纪事》对于治宋诗者之意义相仿佛。这种基本典籍对于治学者而言,不仅仅是以备查考的,更需要反复精读,以通门径。吴先生批校的《全宋词》在这方面就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吴先生批校《全宋词》,集中于六个方面的内容,现举例说明。

一、校订

柳永《玉女摇仙佩》末句“今生断不孤鸳被”批校:“宋本作‘辜’,《词系》七。”(第六二页)吴先生较早注意到清人秦巘《词系》中引柳永词甚多,且曾以宋本对勘,故批校中多引用及之。柳永《雪梅香》末句“无憀恨,相思意,尽分付征鸿”批校:“宋本作‘无聊意,尽把相思,分付征鸿’。”(第六二页)柳永《玉蝴蝶》其二批校:“傅幹《注坡词》卷十《浣溪沙》‘画隼横江’句注引此词作‘上杭守’。”(第六九页)李廷忠《瑞鹧鸪》批校:“一本调作‘鹧鸪天’,下片首两句为‘檀韵吐,玉华滋’。”(第六三三页)这些校语,或校订词调,或校订词题,或校订词句,从多个层面对《全宋词》做了补充和订正。

二、编年

柳永《玉楼春》其四,吴先生根据词中“九岁国储新上计”考证:“仁宗生于大中祥符三年四月十四日,天禧元年(一〇一七)九月册为太子,九岁国储,当作于一〇一九,即天禧三年。”(第六四页)虽然吴先生后来对此已有新解,但颇可见出其观点变化和形成的轨迹。再如汪晫《贺新郎·开禧丁卯端午中都借石林韵》批校:“开禧丁卯先生犹觅举阙下,时方用兵事日异,因客邸中三年,有感赋小词,慨然如是尚可求仕也欤?或即归不应举,因此不以名第介意,令人高仰而钦慕。”(第六三八页)能够通过编年,探索词作的具体背景和词人的生平经历。

三、考订

柳永《巫山一段云》其四,吴先生对于词中“人间三度见河清”考证:“大中祥符元年,有天书见于承天门,大赦改元,六月复见天书于泰山醴泉亭,以六月六日天书再降为天贶节。”(第六四页)再如欧阳修《望江南》词考订:“《词统》七:‘安知非谗夫?总为此词如《周秦行记》之出于赞皇客耶?’‘欧公有盗甥之疑,上表自白云:丧厥夫以无托,携孤女以来归。张氏此时年方七岁,钱穆父素恨公,笑曰:正是学簸钱时也。欧知贡举,时下第举人复作《醉蓬莱》词讥之。’”(第九九页)通过考订印证词句藴藏的史实,判定词作的真伪。

四、品评

柳永《木兰花》其三《柳枝》词,吴先生评曰:“《词说》七,将腰比柳,将柳比腰,纷纷之旧句,莫此为新。山谷诗‘蒌蒿穿雪动,杨柳索春饶’,佚名唐人咏柳之‘楚王宫畔无端种,饿损纤腰学不成’,拈来恰好。”(第七二页)王安石《雨霖铃》“孜孜矻矻”词评曰:“佛家语入词,始于王安石。”(第一一〇页)或引用成说,或直下断语,都精湛独到,切中肯綮。

五、补录

吴先生对于《全宋词》词人与词作补正资料最多。补正词人小传如《王安礼小传》:“王益子七人:安仁、安道、安石、安国、安世、安礼。安上见曾巩《元丰类稿》七《尚书都官员外郎王公墓志铭》。”(第一二五页)补充了王安礼家世的重要材料。《京镗小传》补录:“《续编两朝纲目备要》一〇四:‘镗与刘德秀在侂胄之门,最为凶险,侂胄未显时,惟二人与深交。及用事,侂胄所为暴虐,皆二人教之云。’又一〇九:‘京镗、何澹、刘德秀、胡纮四人,实专主伪学之禁,为韩侂胄斥逐异己者,肖小附之,牢不可破,天下目此四人为魁俭云。’”(第五二五页)这段补录揭示出京镗在南宋政治上的进退荣显,大有知人论世之效。补正词作资料如柳永《雨霖铃》“杨柳岸晓风残月”,补录《五灯会元》卷一六释法明词加以印证:“平生醉里颠蹶,醉里却有分别。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揭示出柳永词对宋人创作的影响,以至达到僧徒。(第六四页)史浩《剑舞》词,补录云:“王国维《宋元戏曲史》:宋时舞曲,尚有曲破。《宋史·乐志》:‘太宗洞晓音律,制曲破六十九。’此在唐五代已有之,至宋时又藉以演故事,史浩《郧峰真隐漫录》之《剑舞》即是也。今录《吹剑录》如下:‘由此观之,其乐有声无词,且于舞踏之中,寓以故事,颇与唐之歌舞戏相似,而其曲中有破有彻,盖截大曲入破以后用之也。’”(第三七六页)这里节录王国维《宋元戏曲史》以说明史浩《剑舞》曲破的特点,而且揭示出宋舞与唐舞之异同。

六、批点

对于有些词作,吴先生进行批点,指出其词调、词体等问题。如沈瀛《野庵曲》眉批:“非词调。”“套曲,四声通押。”(第四七九页)指出《野庵曲》并非词调,而是宋代曲词,具有四声通押的特点。批点赵长卿《菩萨蛮•七夕》:“陈师道词,见《后山词》。”(第五一二页)这是对于重出词的辨伪。吴先生对于一些组词的批校,则是采用多种方式。如对张矩有关西湖十景的词作的批语《应天长·苏堤春晓》批语:“周密《木兰花慢•西湖十景》序:‘张成子尝赋《应天长》十阕云。’”《平湖秋月》批语:“戈载云:此十首咏西湖景之最劣,在此何以入选?(手校鲍渌钦抄本《阳春白雪》)”《断桥残雪》“帘上涌金楼”批语:“十词皆以涌金楼为中心,当作于此楼重建落成之日。”《雷峰夕照》批语:“淳佑九年改建,详见董嗣杲《丰乐楼诗序》。六八册四二六八。”“宋亡后,丰乐楼付之一炬,见方回《西湖之游》十五首,见《清波小志补》引,六六册四一七九一。又‘近日有买丰乐楼’基此。四一七九二。”《南屏晚钟》批语:“朱彝尊《曝书亭集·游南屏记》。”(以上第八三九页)又总批:“十景词评,见葛注《阳春白雪》五二六引《白雨斋词评》及况蕙风语。”(第八四〇页)这样的批点,有评有考,均点出相关文献书名、卷数与页码,为进一步研究提供重要线索。

吴先生批校的方式,主要是在《全宋词》的天头地脚做眉批,因为铅印书籍书眉空间较小,故而举凡有空隙的地方,都有批语。有时空间不足,则另加别纸。如《全宋词》第一四八、一四九页之间夹纸云:“古茶用团饼碾屑,今用叶茶。沈天羽云:瀹茶以声为辨,汤老则苦,故李南金诗:‘听得松风并涧水,急呼缥色緑瓷杯。’然罗景伦又云:‘松风桧雨到来初,急引铜瓶离竹炉。’盖谓声如松风不宜遽瀹,须移瓶去火,待沸止而瀹之,方为合节。”

吴熊和先生的批校,主要集中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那时正值“文革”之后,百废待兴,研究学术,查找资料是一件极为艰难的苦差事,吴先生以其广博的视野,涉猎群书,为宋词研究寻找线索。因而表现在《全宋词》的批校过程中,很多就是提供线索而不录全文的。这里举史浩词的批校为例:《剑舞》批校:“吴梅跋《郧峰真隐大曲》,吴梅《戏曲论文集》,中国戏剧出版社一九八三年五月。”(第三七七页)《庆清朝•四明洞天》批校:“全祖望《真隐观旧天古迹记》,《全祖望集》中册一〇八三。”(第三七八页)《踏莎行·郑开府出示诸公所赋琵琶,即席次韵》“移船出塞声能继”批校:“晁词。”《永遇乐·洞天》批校:“全祖望文。”(第三七九页)这些批校指出了材料来源,以便于撰文时进一步查找。

吴先生批校《全宋词》为其词学研究体系提供了重要的支撑,阅读批校的内容,还可以领略到吴熊和先生治学的根基和读书的细节。吴先生的代表性学术著作《唐宋词通论》《唐宋词汇评·两宋卷》等都融化了《全宋词》批校的内容。就《唐宋词通论》而言,批校中的只言词组或资料汇录,在通论中有了论述发挥。如批校欧阳修《渔家傲》“七夕”词:“《七夕》二首,鼓子词。”批校“重阳欢游何处好”一首:“重阳鼓子词,四首。”(第九一页)批校“正月斗杓初转势”一首:“鼓子词,太尉李端愿任职开封。”“曹贞吉《珂雪词》,读《六一集》十二月鼓子词,嫌其过于富丽。吾辈为之,正不妨作酸馅语耳。”批校“八月秋高风凌乱”一首:“明王屋有‘和欧阳六一十二月鼓子词,依原韵’。”(第九二页)拈出欧阳修作鼓子词事。而《唐宋词通论》则云:“欧阳修有《采桑子》十首,咏颍州西湖,是尊酒间‘敢陈薄伎,聊佐清欢’的乐辞。又有《渔家傲》鼓子词两套,各十二首,分咏十二月景色,以联章体作俗乐曲辞,《珠玉集》中没有,表明欧谐俗的一面。”(商务印书馆二〇〇三年版,第一八八页)从中看出,批校重在材料的汇集,通论进行学理的探究,从读书到著述的路径非常清楚。

《唐宋词汇评·两宋卷》对于批校的运用就更为全面。表现在《汇评》对于每首词资料汇集与考证,分为编年、考证、汇评等多项,尽量利用批校的内容,根据批校提供的线索,进一步展开研究。如陈若水《沁园春·寿游侍郎》词批校:“游九功,九言弟,入权刑部侍郎。端平初知庆元府。”“游九功,字勉之,一字禹成,号寿斋,建阳人。端平元年召为司农寺卿,兼枢密院副承旨。俄出知兴元府,以权刑部侍郞召,力辞,闲居八年而卒,年八十一。谥文清,事见《永乐大典》卷八八四三引《建安志》。”“《宝庆四明志》一。《后村大全集》一三七《祭游勉之侍郎文》,又九八《游寿斋集序》。《宋史翼》二五有传。《宋元学案》七一。《宋诗纪事》六五。”(以上第八三四页)对于这些批校,《汇评》在进一步查考录入的基础上,又对于陈若水这首词进行了详细的考证与编年。

吴熊和先生批校《全宋词》是研究宋词的重要文献,浙江大学出版社出于保护文献和促进学术研究的目的,决定影印本书。中华书局慨允影印《全宋词》的内容,使得本书得以顺利出版。浙江大学文科高水平学术著作出版基金给予了资助。我们感到由衷的欣慰,表示真诚的感谢!

 

浙江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二〇二一年一月三十日

图片
图片

人已赞赏
书讯

温铁军新作《全球化与国家竞争》出版 重新解读全球化,探寻发展中国家的突围之路

2021-3-15 18:37:19

书讯

《吴熊和批校全宋词》出版

2021-7-21 18:32:4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