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则天这首《如意娘》聊聊唐代家庭中妇女的地位

从武则天这首《如意娘》聊聊唐代家庭中妇女的地位众所周知,唐代是我国文学史上极其重要的一时代。在这个时代,涌现出一大批卓越的文人以及流芳百世的诗文。

其中,这首《如意娘》,除了文学诗歌爱好者外,更是吸引了历史学者及对正史兴趣并不浓厚的“路人”关注。

这首诗很短,很容易读诵。原文如下: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诗的意思也很容易理解。

直接翻译是:

“相思过度,以致魂不守舍,恍惚迷离中竟将红色看成绿色。思念后果,身体憔悴,精神恍惚。如果你不相信我近来因思念你而流泪。那就开箱看看我石榴裙上的斑斑泪痕吧。”

引申翻译一下,那就是“为善走的第一天,想他;为善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为善走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注,"为善"是唐高宗李治的字。

在这些为这首诗关注转发的学者和“路人”中,是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好奇:石榴裙是什么样子的?装裙子的箱子是啥材料?裙子在里面如何放置呢......

这些好奇心除了考古讨据试图还原一个时代的服饰及家具之外的专家外,不少人是基本好奇心和生活常识的发问——毕竟常见的水果石榴看不出来哪里像裙子,而裙子不挂起来直接叠在箱子里要发皱的。

不过,更多的人并不关心这裙子是用鸟毛抽丝制成,或是“芙蓉为带石榴裙”,而是关心这首诗的主人以及她的身份地位。

这首诗的作者是武则天,中国历史上唯一得到普遍承认和众人皆知的女皇帝。

从武则天这首《如意娘》聊聊唐代家庭中妇女的地位

这首诗的流传至少导致了两个误会,一是将武则天的步步为险的政治生涯生生脑补成了玛丽苏开挂人生;二是误以为唐代的女性在政治和社会中,是能与男人分庭抗礼。

与后世强调三从四德、寡妇守节殉葬、缠足为荣......相比,唐代妇女确实具有更多一些的自由。但是,这样的对比,就像用谷底水平来对比泳池的底部一样。无非是因为后世对女性太过于苛刻,才衬托出来唐代是女性的“黄金时代”罢了。

女性对政治的干预和对权力的干涉并非是从唐代开始的。

汉朝以后占领中国北部的游牧民族带来了具有游牧民族特性的男女平等。

这些地区的普通女性可以代表她们的男性亲属处理法律争端,并可以代表自己所在的家庭去与官府打交道,比如去向官府申诉或者求情请愿。

自然,如果是官员的妻女则有更多的政治权力。比如建议夫君处理某件事情上对某方有所倾斜,或者在丈夫不方便出面的时候去处理解决某些麻烦争议的问题。

这些行为普遍到了什么程度呢?

北魏有法律专门强制限制皇太后在朝中的势力,但是没有起到作用——因为社会普遍能接受女性出面管家议事。

于是,皇帝的妻女也常常是他的政治盟友,为他的政治决策提供思路或者直接的建议。

这样的模式,同样在隋朝也延续了下去。

隋朝开国皇帝隋文帝与他的皇后被称为“二圣”,他的皇后充当着他坚定又可依赖的政治顾问角色。尽管两个人因为皇后处死了一个妃子而争吵过,但是隋文帝依然相信自己的妻子在政治上的建议是正确的,以至将皇位传给皇后看中的儿子杨广。即使被后世认为是昏君的隋炀帝杨广,同样是允许自己的皇后萧氏干涉政治的——据传闻,萧氏曾对杨广念叨过南方的好,江南的美,引得杨广非得下江南瞅瞅。不过,这些属于没有正史给证明的内容。但是也能从侧面反映出来,杨广并不反对妻子讨论与政治有关的话题。

唐朝在政策制度上很大程度是延续了隋朝的政策,也同样接受女性对政治的建议。

比如唐高祖在政治上除了接受他妻子的建议之外,也让他的女儿平阳公主协助。平阳公主也是中国古代第一位统领千军万马为自己父亲建立帝业的公主,万里长城的著名关隘娘子关就是因为她所率领的娘子军曾经在此驻守而得名。她是唐朝第一位死后有谥号的公主,是中国封建史上,唯一一个由军队为她举殡的女子。

到了唐太宗年间,长孙皇后对于太宗的影响同样涉及到政治问题。

不只是皇后能干涉政治相关,公主扮演的角色往往也是皇帝的政治盟友。除了亲自参与新王朝建立战争的平阳公主之外,武则天之后的太平公主、安乐公主都在政坛上流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与周边国家的政治同盟关系中,唐代的公主们也是起到了作用。安排公主和亲这个政策同样可以追溯到汉朝(对匈奴的和亲政策),但是真正将公主嫁过去,而不是选择宫女等名义上的公主,唐代算是独一份。

政治联姻是巩固政权同盟的重要手段,而那些没有完成使命的公主会受到指责——比如,唐武宗时代的太和公主,她被武宗指责没能保卫和平并且将外族引至国界。以至当她最终回国后,宫里其他公主拒绝欢迎她。

从武则天这首《如意娘》聊聊唐代家庭中妇女的地位

不只是公主们的处境如此,其他世家大族家的女儿处境同样。

在唐代大族家的女子从小接受的教育水准并不低,在待人接物上面,以及处理问题的能力水平,并不逊色自己的兄弟。

而这样的教育最大的作用是,为了通婚。

是的,看到这里的你,绝对没有看错——通婚!

从南北朝开始,大族之间相互通婚,为得是保持门第高贵和血统纯正。

是不是有点像我们现在豢养有血统身份的宠物,各种训练参加比赛,然后交配要同样看血统证书的感觉?

那如果是血统不够的宠物,是不是要另外支付费用才能获得与血统纯正的宠物交配的机会?

也没有错,只不过,换到那个时代,这个钱叫“陪门财”。

通过纳征陪门财,地位更加低的家庭可以娶到名门望族家的女儿。

颜之推在《颜氏家训》中描述了这种情况“近世嫁娶,遂有卖女纳财,买妇输绢,比量父祖,计较锱铢,责多还少,市井无异。”

人们重视门第胜过政治地位同样延续到了隋朝,连当时朝中权臣也要支付非常丰厚的聘礼才能娶到崔氏家女儿当儿媳妇。

同样,在唐朝前期,也是如此。名门望族尤其是河北四大姓家族要求大量聘礼。连太宗皇帝都为此抱怨气愤过,但是,朝中稍有些权势的官员或者社会上有些名望地位的家庭,还是愿意掏这份钱求娶大族家的女儿。

在这些情况下,一个适婚年龄的女儿可能是家族最大的经济资产——这种情况持续了几个世纪。

既然是门第更高贵的人家,如果女儿嫁过去表现不能给自己家长脸沾光的,那太掉价了。因而,上流社会对于女子的教育是极其重视的。然而,这样的重视本身是功利驱动,同样在夫家尊重女子在家里的地位,倒不如说是尊重女子父系一族的门第。

不管是哪种原因,这个时期上流女性的地位从表面来看是比较高的,以至父母们“不重生男重生女”。

说的再直白一些,那个时代的帝王也好,王公将相也罢,乃至普通民众,并没有太强烈意识到“后宫不得干政”和“皇帝一言专断”。甚至于认为,妻女为之谋划属于家庭内部问题,妻女能懂调度解决事务,这是有管家之能,说明是这家男主人有能耐;反之,如果妻女无能,那意味着这家男主人同样没啥大本事——否则怎么没娶到有能力的妻子呢?怎么没教出有能力的女儿呢?

即使有些人觉得不妥当,更多是认为“干涉太多”而不是“不能干涉”的立场。这样的立场和矛盾,也没有上升到群体的意识性这样的高度。

换句话来说,唐代女性对于国家政治事务的管理及干预,基本是属于一种传统的延续。这并不能说明,唐代女子的地位与男子平等。

从武则天这首《如意娘》聊聊唐代家庭中妇女的地位

看到这里,有人会问了,上流社会的女性因为政治及经济原因,可能会存在不够自由。那么,平民女性是不是能更自由一些呢?

答案是,她们过得更糟糕。

因为女性商品市场是唐代生活一个显著部分,并且以纳妾的形式将这个市场转移到家庭之中。这样的变化属于女性地位下降的直接部分。

这话怎么理解呢?

唐朝上层女性因为其政治或者经济的“附加价值”还能相对获得自由与权力,尽管是很大受到了限制,但是终归是有一些能够发挥自我价值的空间的。

其他女性,尤其是社会地位较低的家庭出来的女性,则并没有这样的“价值”可被利用。在社会中的地位更低,在婚姻市场可以交易买卖——以妾的形式越来越多被引入家庭。

在唐代,妻与妾的区别是件很重要的事情。混淆妻妾就像认错主人和仆人一样,那不只是礼仪尴尬问题了。正妻一定是出自优渥的精英家族或者起码是本地有些名望的家族,受过良好的教育;妾则是大多数和奴婢一样,或是买来的或是接受馈赠得到的。

在这一时期,如果富有,娶妾被认为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娶很多妾也并不会受到指责。法律规定,一个男人只能有一个正妻,但是,只要他能负担得起,他可以购买更多的妾。这些妾像奴婢一样,要以谦卑的态度对待正妻。妾的子女也有继承权,不过她所有的孩子皆以正妻为母亲。倘若男主人早逝,正妻继承财产和家眷,随时可以把妾驱出家族或者卖掉。

总体来说,纵观整个唐朝,女性的地位依然是属于下降的。简而言之,唐代女性的地位属于中国女性地位下降进程的一部分。

这样的下降,才是为什么除了武则天之后,再没有一位女性能成为女皇的本质因素。

不管是韦后还是太平公主,甚至于包括武则天本人,其政治权力的时间是有限且受多重制约的。

即便我们再看回这首诗,也是侧面证实了这一观点。

这首《如意娘》传说是写在感业寺,是武则天出家所写。

据一些史料记载,太宗死后,本为太宗妃子的武则天按例出宫去修行。高宗在太宗忌日来此庙恰好遇到了已是尼姑的武则天,并且被她的深情所打动。恰逢后宫中王皇后与萧淑妃在争宠,王皇后为了寻找帮手分宠,于是为武则天留发,并且说明高宗接她回宫,封为“昭仪”。

这些事情的记载都比较含糊,具体年份难以考据出来。

于是有些专家考据出来某个时间,又被其他的专家反驳认为那个时间不对。还有一些专家则干脆认为,武则天根本没有出家当过尼姑,而是高宗在他父亲死后,直接将她充了自己的后宫——这是违反当时礼仪规定。

因而,这首诗除了透露出来作者身处那个时代的服饰、家具,以及她本人的相思情之外,更是让某些历史事件的情节变得扑朔迷离,更难弄个水落石出了。

有一点却可以肯定,如果没有高宗,武则天也没有办法“自由”——不管是当尼姑还是终老后宫,她都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余地。

说到底,她和那个时代其他女性一样,是男权的附属。

至于后来她能权倾朝野,那其实是另外一个故事。毕竟男人有自信过头,走眼的时候啊!

人已赞赏
书话

写在藏书票的边上

2021-3-12 22:06:21

书摘

从达利欧的“债务危机”角度看中国经济

2021-3-15 18:41: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