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 马未都:我与藏书票

    本文为子安著《藏书票札记》一书序言 鲁迅先生在上世纪30年代曾热衷于藏书票。他不限于收藏,还潜心研究继而推广小型木刻版画。1931年,鲁迅先生创办了木刻讲习会,他在介绍欧美版画的同时,也关注再度刊刻中国传统古代版画。在先生的影响下,踏上美术之路的许多青年人构成了新旧中国交替时最为重要的美术力量。   这股美术力量对20世纪中国的影响非同小可。20世纪的媒体是报纸的天下,小型版画则是报纸的最佳表现形式,延安“鲁艺”的经典之作让黑白两色的木刻风靡了新闻出版界。这种简单的美术表达,以最为直接的宣传效果传达了作者想要表达的精神内容。   这一切实际都缘于西方的藏书票的引进。藏书票与藏书印不同,藏书票不仅个性化,还具有传播功能中的共性化特征;而中国传统的藏书印只限于个性化的表达,私密性很强。西方的开放理念与东方的传统保守在藏书行为上泾渭分明。   藏书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欧洲的文艺复兴时期,它比邮票要早出现300年。尽管藏书票上多数有拉丁文“EX LIBRIS”(属于我的书)的字样,但它还是作为公共艺术迅速风靡出版业。文艺复兴之后,西方的出版业蓬勃发展,德国印刷业的革…

    2017.07.24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