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玉森画廊的客人

玉森画廊的客人

也就在那段时间,敲定了新房的所有设计细节和施工报价,与装修公司签好合同,将外立面由土黄色更换成深灰色的申请也得到批准。在一个秋风淅淅的日子,工程正式启动,整座房子被绿纱精心包裹,如同等待女儿拆封的礼物。她那久违的笑容,如此热切地被期盼,为此,杨哲必须更加细心,以确保万无一失。 然而,隐患还是不识趣地出现了。就在几天前,一位姓田中的老人打电话到区役所反对开工,坚称会被打扰。打点邻居是设计师渡边的任务,区役所直接联系他,请双方自行协商。老人执意索要全套施工图和进度表,渡边拗不过,但也暗中调查了他的住址,远在一个路口之外,直线距离百余米。作为唯一的反对者,老人似乎连邻居都称不上,他想要什么?渡边疑惑,在几次电话交涉中,他的含糊其辞更让渡边无所适从,不得不将事情汇报杨哲。 “是在提醒咱们,打点邻居的时候,不要把他忘了。”杨哲不假思索,“规矩是什么?什么范围内的邻居才要打点?” “相邻最近的五户。”... »

《冰河》

小说到剧本,只差一步的距离

  最近几年,随着网络剧、自制短剧、短视频的热潮,不少之前并没有从事过编剧或者拍摄工作的朋友也纷纷转行。 这个过程中,一些优质的原创小说作者也想把自己的作品改编成剧本,或者亲自上阵把受到读者喜欢的作品改编成剧本拍摄。 在拍摄之前,最让大家的困扰便是剧本怎么写? 纵然有几十年写小说或者纪实类文学经历的小伙伴,也很难一下子完成小说到剧本之间的转换。 小编今天推荐的这本《冰河》可以算是能初步解决这种“差异化”创作的问题! 《冰河》是余秋雨先生的作品。 作品分为两部分,前面一部分是用传统小说的模式创作,后面一部分则是剧本模式。当然,这个剧本更适合舞台剧,而并非直接可以拿来做电影剧本使用。但是,这本书在解决“小说与剧本创作之间有什么区别”是完全可以指导小说作者或者刚开始写剧本的朋友完成创作的。 直接了当的对比,很直观展示出来两种创作的切入点的区别,呈现方式的差异与可直接借鉴的地方。 有意向... »

我的暨大恋爱史

01 我是带着一个噩梦来到暨南大学读研的。 公元1998年3月17日,接到暨大考研成绩单,知道自己总分、单科分和排名都过了。 接着,就有人给我托梦。 我梦见上了一辆开往广州的大巴,车门口有位女生,是我高中同学,清瘦,梳两条辫,握我手,笑。 非亲非爱,何以入我梦? 醒来后才想起,她已死了大半年。 半夜鬼托梦,一定犯下亏心事。 这位托梦的女同学,生前有点心疾,她的男朋友,也是我哥们,并不知情。 有一回,这哥们问我:“有人说她有严重心疾,知否?” 我牺牲诚实来成全人际关系,含糊以答:“这不是小事,你去确认一下。” 这不等于是承认了吗? 这哥们厚道,重情,没跟她分手,然而这次谈话几个月后,那位女同学去世了。那哥们哭得稀里哗啦地说,在她死亡消息传来前一晚,他梦见她自杀。 这是我为人的一个败笔,当然,我人生的败笔多了去,也不在乎这一两回,但这一败笔和一条人命多少搭上点关系。 从那晚的噩梦开始,我有点不... »

《维罗妮卡决定去死》

维罗妮卡决定去死

我还活着,维罗妮卡想道,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我大概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直到他们能确认我已完全正常为止,然后让我出院。我会重新看到卢布尔雅那的街道,还有它的圆形广场。桥梁以及行走在街道上的那些上下班的人们。因为人总有一种要帮助他人的倾向——仅仅是为了感受到自己比实际上的自己更好——,所以他们会让我重回图书馆上班。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又会重新光顾原来的酒吧和夜总会,与我的朋友们一起谈论世界的不公正和存在的各种问题。还会去电影院和到湖边散步。 因为我选用了服药自杀的方式,所以我没有变成畸型,依然年轻、漂亮、聪明,不用费力——过去也从未费过力——就能找到情人。我将与他们在他们的家中或是在树林里做爱,我会产生某些快感,但是性高潮一过,空虚的感觉就会重新归来。我们之间已经没有许多话可谈,无论是他们还是我都明白:到了一个人向另外一个人说声对不起的时候了——“天太晚了”,或是“明天我还要早起”,然后就尽可能... »

文物——一个过去的故事

  选自《故事生灵》 在深深的大山里,有一个村子,石屋,石墙,石板铺成的巷道。铁道没有修,有一条公路通过,也长时间不见一辆汽车的。村口树上的钟,一天敲响三遍,庄稼人白天去山坡上耕种,晚上,回到各自家里睡觉。巷和巷对称,也见些变化,家与家分散,却有了联络。人的日月舒闲,夜里就很安静,山高月小,听得见鸡犬声传递。这村子叫大王堡。   大王堡西边的沟里,流下来一道浅水,在青草上悄悄地淌。逆水远上十里,有了一个山洼,洼垴处一棵古柏,千年物事,腰身三搂,顶上却稀稀几丛柏朵。河已变成小溪,伏隐在柏后的石崖底下,看不出一点雄壮来。却有一匝矮矮的砖墙,围住了一个亭子,亭边一间茅屋。一个老女人就住在里边。   老女人是大王堡的人,住在这里十年了。   亭子很小,八角翘檐,漆粉大都脱落,涂满了鸟粪,亭顶上的瓦槽长着草,有一茎蒿,还抽了白白的绒絮。亭院大些,有一截石板路铺... »

从《黑骏马》想到的

从《黑骏马》想到的

  《黑骏马》是安娜·塞维尔的唯一的一本书。 出于对虐待动物的不满,安娜在身染重病的时候,花了6年的写成这部作品。作品出版不久后,她也就去世了。 像所有的经典小说一样,100多年以来,《黑骏马》已风靡全世界。从那时以来这本书至少销售了3000多万本。并且,几度被拍成电影,历演不衰,唤醒一代又一代读者去理解所有不会说话的动物。 我高中时期,读到的是牛津书虫系列的一个版本——中英文对照版。那时候是为了学习英文,在老师的建议下,去书店买了几本书虫系列的作品。 《黑骏马》是当时读起来感触最深的,也是至今依然念念不忘记的一部作品。 小说主人公“黑骏马”是一匹漂亮的优种黑马,从小生活在贵族人家,受过良好的训练,性格温顺、善良,而且聪明、机智,主人非常喜欢他。但是好景不长,主人家里有了变故,黑骏马不得不被卖掉。他一连被卖过多次,接触过各种人:有喝多了酒就拿马撒气的醉汉,有动辄抽鞭子的出租马车车夫,有不把... »

野蛮时代的历史见证

野蛮时代的历史见证

  其实每次读严歌苓的文章,最吸引我的,都不外乎是在某个时代背景下,被反复摧残的某个人,或者是被反复碾压的人性,每次,我都是被那样的一种无形的政治牵引着,不断的向前走着,我渴望了解那个时代的残酷,或者说是那个时代最赤裸裸的东西,但是,内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政治的东西我不会懂,就像《无出路咖啡馆》里,那个想要将自己从军经历掩埋的女子一般,也不是掩埋,但却有一种逃避,仿佛那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是却也为她的路添了不少的红绿灯不是吗?   从第一次看到《陆犯焉识》,我就一直觉得严歌苓写的不是小说,不是凭空捏造的东西,直到后来自己写小说,也看了太多别人的小说,才发现,其实每个小说的背后都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在支撑,是真的,每一个都是,否则,我们的书架上也不会多出那么多被称之为“小说”的东西。因为这些故事的真实性,我一度怀疑小说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直到现在,我仍然会将一个作者带进她写的小... »

《刀锋》

越过刀锋

  两年前,在雅加达中央博物馆旁一家殖民时期风格的百年老餐馆里,朋友向我推荐了毛姆的《刀锋》,据称故事是发生在同样风格的俱乐部里。喜欢《月亮与六便士》,你应该也会喜欢《刀锋》,朋友说。 两年后我开始读《刀锋》,才发现并不是我想象的战后军官在俱乐部饮酒寻乐的故事。但作家毛姆初次被主人公拉里触动,确是在芝加哥那家带图书馆的俱乐部里。当战后归来的军官拉里不工作也不完婚,泰然自若的读起哲学书时,毛姆看到了这个时代宠儿不一样的一面。 《刀锋》讲的是一个人追寻人生的意义的故事:美国人拉里在一战中去法国当飞行员,战争中战友为救自己而牺牲。战后归国,拉里无法再过安逸富足的生活,他开始辗转欧洲寻找生命的意义。大量的阅读,艰苦的体力劳动,基督修道院清修都未能让他获得心灵的平静。直到他扬帆远行东方,在印度吠陀经哲学中找到了安生立命之道。在追寻的过程中他和未婚妻解除婚约,放弃获得俗世成功的一切机会,散尽家财。而故... »

《名声在外》

名声在外,是因为我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一   我的一个师妹在一家媒体实习,平时有些来往。   师妹颇有才华,从小怀有新闻理想,跑新闻也积极,同样一起事件,资历老的记者写的稿子也被她比下去。我们见面几次,她都表示对这份工作非常满意,希望毕业能留在那家媒体。为此,我还特意去询问了她的主编,对方笑答:“别人都没定,但是她我们是留定了。”   本来以为这件事皆大欢喜,不会再有变化。然而,临近毕业季,我却听说师妹提前退出了实习,没有留下来工作。   本以为是另有高就,可等我找到她,几经询问,才知道:她离开本不情愿。   师妹入社表现就太过出挑,所以难免被人注目。她跑新闻跑得勤,稿子质量也好,自然得到主编青睐。   然而也许是年轻,还不懂得经营人际关系,师妹在职场里人际关系并不好。久而久之,甚至有传言说是因为她年轻漂亮,又会拍主编马屁,所以才过稿比别人容易,更甚,还... »

《我的世界从此多了一个你 》

爱你这件事,我有一生可浪费

秋生,我最近忽然想到你。起因是周末看了一部日本电影,三浦春马主演的《好想告诉你》。   那是个很温暖很治愈的故事。爽朗帅气的风早君因为那一天回头看到的爽子的笑脸,慢慢在心底落下樱花瓣。但是秋生,我看到漂亮的胡桃同学,就想到了你。   她是这段爱情里最先到来的那个人,却也是不被爱的那个人。我在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你。   我记得那是个小雨天,细雨蒙蒙,天却很明亮。我推开画室的门,你正在窗台上喝酒。我们其实不太熟,你却忽然和我说话,叫我陪你坐。   你说,今天你最喜欢的那个男生决定结婚了   你像电影里的胡桃同学一样,从小暗恋着你的风早君。   你因为他递给你的一块橡皮喜欢他的温柔。   你因为他的帅气爽朗羡慕他的大方个性。   你因为他和你短暂同桌而怦然心动。   为了他,你拼命努力与他考上同一所... »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