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 摇摇晃晃的人间

    余秀华 一直深信,一个人在天地间,与一些事情产生密切的联系,再产生深沉的爱,以至无法割舍,这就是一种宿命。比如我,在诗歌里爱着,痛着,追逐着,喜悦着,也有许多许多失落—诗歌把我生命所有的情绪都联系起来了,再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让我如此付出,坚持,感恩,期待,所以我感谢诗歌能来到我的生命,呈现我,也隐匿我。 真的是这样:当我最初想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时候,我选择了诗歌。因为我是脑瘫,一个字写出来也是非常吃力的,它要我用最大的力气保持身体平衡,并用最大力气左手压住右腕,才能把一个字扭扭曲曲地写出来。 而在所有的文体里,诗歌是字数最少的一个,所以这也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情。 而那时候的分行文字还不能叫做诗歌,它只是让我感觉喜欢的一些文字,当那些扭扭曲曲的文字写满一整本的时候,我是那么快乐。我把一个日记本的诗歌给我老师看的时候,他给我的留言是:你真是个可爱的小女生,生活里的点点滴滴都变成了诗歌。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我非常感动,一个人能被人称赞可爱就够了。我认定这样的可爱会跟随我一生,事实也是这样。 于我而言,只有在写诗歌的时候,我才是完整的,安静的,快乐的。其实我一直不是一个安静的人,我不甘心这样的命运…

    7小时前
    18
  • 我们爱过又忘记

    今天要写的,是一位特殊的现代诗人,她的名字叫余秀华。2015年初,她的名字刷爆了朋友圈,我也借此认识了她。从此,过了读诗的年纪,几乎不看诗,更不看现代诗的我,开始喜欢读诗了。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奇迹就这么发生了,也许这真是一个诗意回归的时代。 呈现在眼前的,是余秀华的第三本诗集《我们爱过又忘记》,喜欢这个书名而买的。书名取自香港诗人廖伟棠名诗《来生书》中的一句。当问起为什么用这个书名时,余秀华说:“谁不是这样呢,爱过,又忘记。人们最擅长的就是喜新厌旧,每个人都会被人忘记也会忘记别人。可我还是希望,有的人,不止是爱过,而且不会忘记。”   这样的回答,对爱情有这样清醒的认识,对人世有这么透彻的领悟,不禁让人怀疑,这真是出自一个脑瘫患者之口吗?    “你准备好红吧。”   余秀华是谁?刘年又是谁?一年前,这两个名字还鲜为人知,而今,认识余秀华的,必然知道刘年;认识刘年的,也必然会认识余秀华。有时候,编辑与作者似乎是一个共生体,不可分割。   《诗刊》编辑刘年发掘了农民诗人余秀华,红了余秀华,他也因此声名远扬。 在湖南文艺出版社出…

    2017.01.16
    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