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玉森画廊的客人

玉森画廊的客人

也就在那段时间,敲定了新房的所有设计细节和施工报价,与装修公司签好合同,将外立面由土黄色更换成深灰色的申请也得到批准。在一个秋风淅淅的日子,工程正式启动,整座房子被绿纱精心包裹,如同等待女儿拆封的礼物。她那久违的笑容,如此热切地被期盼,为此,杨哲必须更加细心,以确保万无一失。 然而,隐患还是不识趣地出现了。就在几天前,一位姓田中的老人打电话到区役所反对开工,坚称会被打扰。打点邻居是设计师渡边的任务,区役所直接联系他,请双方自行协商。老人执意索要全套施工图和进度表,渡边拗不过,但也暗中调查了他的住址,远在一个路口之外,直线距离百余米。作为唯一的反对者,老人似乎连邻居都称不上,他想要什么?渡边疑惑,在几次电话交涉中,他的含糊其辞更让渡边无所适从,不得不将事情汇报杨哲。 “是在提醒咱们,打点邻居的时候,不要把他忘了。”杨哲不假思索,“规矩是什么?什么范围内的邻居才要打点?” “相邻最近的五户。”... »

你为什么而活着

你为什么而活着

摘自毕淑敏《温暖的荆棘》 我有过若干次讲演的经历,在北大和清华,在军营和监狱,在农村土坯搭建的课堂和美国最奢华的私立学校……面对从医学博士到纽约贫民窟的孩子等各色人群,我都会很直率地   谈出对问题的想法。在我的记忆中,有一次的经历非常难忘。   那是一所很有名望的大学,约过我好几次了,说学生们期待和我进行讨论。我一直推辞,我从骨子里不喜欢演说。每逢答应一桩这样的公差,就要莫名地紧张好几天。但学校方面很执着,在第N次邀请的时候说,该校的学生思想之活跃甚至超过了北大,会对演讲者提出极为尖锐的问题,常常让人下不了台,有时演讲者简直是灰溜溜地离开学校。   听他们这样一讲,我的好奇心就被激励起来,我说我愿意接受挑战。于是,我们商定了一个日子。那天,大学的礼堂挤得满满的,当我穿过密密的人群走向讲台的时候,心里涌起怪异的感觉,好像是“文革”期间的批斗会场,不知道今天将有怎样的场面... »

《本来生活多趣味》

好玩,才是来到这世间最大的收获

日日平常事,天天安稳心,便是人间好日子                   文 | 许亿◆ ◆ ◆ 给你介绍一个人: 许亿, 他是一个有趣的吃货,曾著有《旧时光的味道》两部,激发多少人对美好食物的共鸣。 胖子,但自诩为卓尔不群的胖子,认为胖下去是自己的选择。他喜欢此刻有滋有味的生活。 《本来生活多趣味》是他最新的散文集,表达了他的生活态度: 本来生活处处充满趣味,只要不要背叛曾经的天真,简单去生活。毕竟,“好玩”才是来到这世间最大的收获。一、 如何谋杀黄昏 是凡干掉时间的武器,厉害莫过于酒精一途。 仅酒精杀伤力依旧不够,还需要一个与你一般无聊透顶的朋友。 需把酒,需空聊,于人声鼎沸处,谈清幽之事情。中年的感伤,必化作戏谑之言论。语迟处,呆顿处,可再饮一杯酒。 饮到思维空白时,起身,却步,落座,再起身,却步,落座。 如何干掉黄昏,自然散碎银两少不得。 买说得过去的酒,买闲愁得以消磨的一餐。有... »

全世界过得最幸福的一群人告诉你,这才是生活

全世界过得最幸福的一群人告诉你,这才是生活

01     北欧人是世界上能把日子过得最有腔调又松散快活的一群人。 从年轻中产家庭,到富豪阶层,极简北欧风可能是近年来最神奇的一股潮流,更有人断言:北欧风恐怕要成为一种全球审美了!自二战以来,北欧设计已经历了几十年的岁月变迁,却仍然是欧洲家居生活里的偶像,难怪北欧风是很多德国人法国人心中永不过时的经典选择。 北欧的腔调和面子无关,没有浮夸攀比,没有纸醉金迷。当然,也不是那种自我放弃式的“平平淡淡才是真”。北欧人的日常里,柴米油盐都要有艺术感。小到一个调料瓶,大到高楼大厦,都要“颜值”达标,器精活好。如果你对北欧人的生活有所了解,就会发现他们真的重新定义了“会过日子”,也重新定义了“幸福”。 很多人常常把北欧风和性冷淡联系起来,其实这是对北欧生活很大的误解。如果你在北欧生活过,就会发现他们其实比任何人都更接地气,更讲求实际功能而非单纯做个颜控。讲到这里,不得不说北欧人最擅长的就是把日子过得... »

《冰河》

小说到剧本,只差一步的距离

  最近几年,随着网络剧、自制短剧、短视频的热潮,不少之前并没有从事过编剧或者拍摄工作的朋友也纷纷转行。 这个过程中,一些优质的原创小说作者也想把自己的作品改编成剧本,或者亲自上阵把受到读者喜欢的作品改编成剧本拍摄。 在拍摄之前,最让大家的困扰便是剧本怎么写? 纵然有几十年写小说或者纪实类文学经历的小伙伴,也很难一下子完成小说到剧本之间的转换。 小编今天推荐的这本《冰河》可以算是能初步解决这种“差异化”创作的问题! 《冰河》是余秋雨先生的作品。 作品分为两部分,前面一部分是用传统小说的模式创作,后面一部分则是剧本模式。当然,这个剧本更适合舞台剧,而并非直接可以拿来做电影剧本使用。但是,这本书在解决“小说与剧本创作之间有什么区别”是完全可以指导小说作者或者刚开始写剧本的朋友完成创作的。 直接了当的对比,很直观展示出来两种创作的切入点的区别,呈现方式的差异与可直接借鉴的地方。 有意向... »

傅雷:他亲手埋葬了自己的一生

“当我们看到艺术史上任何大家的传记的时候,往往会给他们崇伟高洁的灵光照得惊惶失措,而从含有怨艾性的厌倦中苏醒过来,重新去追求热烈的生命,重新企图去实现“人的价格”;事实上可并不是因了他们的坎坷与不幸,使自己的不幸得到同情,而是因为他们至上的善性与倔强刚健的灵魂,对于命运的抗拒与苦斗的血痕,令我们感到愧悔!”这段文字是傅雷在《我们已失去了凭藉—悼张弦》里写的一段文字,现在看来,这段文字已经不仅是傅雷对挚友的悼念,更适合用在我们对于傅雷的怀念上。 傅雷何许人也——翻译巨匠、作家、教育家、艺术评论家,想必傅雷的这些身份已经众所周知,一个满腹才华的人,一个饱读诗书的人,一个具有审美情操的人,很多人也对傅雷充满了崇敬之情,而在我看来,傅雷就是一个普通人,普通的叫人难过,普通的心生怜悯,普通到忘记了傅雷这个人,只记得他的灵魂。 张弦是一位才华出众、性情沉默、与世无争的艺术家,与傅雷是莫逆之交。傅雷悼念... »

人如其读

一九八五年一月,我拜访了法国作家于连·格拉克,他当时已经七十五岁了,健康又健谈,他说的一句话给我很深的印象,至今仍然记得。他说:“当今的法国作家见面不再谈作品了,而是问‘昨晚的电视看了吗?’”中国的作家如何,我不知道。我认识的作家很少,但是我知道有不少操觚者见了面,口不离票子、车子、房子。十多年前,赵武平先生还在北京的一家报社当编辑,他好几次对我说,现在的人很少谈文章了,尤其是何为好文章,如何才能写得好。我深以为然。现在他拿出了一本小书,名曰《人如其读》,问序于我。我是一个喜欢读序跋的人,但是为他人作序,却还是头一遭。《人如其读》是书中一篇文章的题目,如今选作总名以冠其书,也许是暗寓人如何读书之意吧。读书之后有所见有所感,然后笔之于书,是为书话或书评。如果说本书与传统的书话书评有所不同的话,乃是文中皆有读书的人在。这样的文章,我喜欢,尤其是没有目的,没有功利,没有稻粱之谋,随心所欲而又不失... »

我的暨大恋爱史

01 我是带着一个噩梦来到暨南大学读研的。 公元1998年3月17日,接到暨大考研成绩单,知道自己总分、单科分和排名都过了。 接着,就有人给我托梦。 我梦见上了一辆开往广州的大巴,车门口有位女生,是我高中同学,清瘦,梳两条辫,握我手,笑。 非亲非爱,何以入我梦? 醒来后才想起,她已死了大半年。 半夜鬼托梦,一定犯下亏心事。 这位托梦的女同学,生前有点心疾,她的男朋友,也是我哥们,并不知情。 有一回,这哥们问我:“有人说她有严重心疾,知否?” 我牺牲诚实来成全人际关系,含糊以答:“这不是小事,你去确认一下。” 这不等于是承认了吗? 这哥们厚道,重情,没跟她分手,然而这次谈话几个月后,那位女同学去世了。那哥们哭得稀里哗啦地说,在她死亡消息传来前一晚,他梦见她自杀。 这是我为人的一个败笔,当然,我人生的败笔多了去,也不在乎这一两回,但这一败笔和一条人命多少搭上点关系。 从那晚的噩梦开始,我有点不... »

《塞纳书窗》

巴尔扎克和他的“缪斯”

摘自卢岚《塞纳书窗》 文学家的寂寞之路,经常需要女人陪伴,就像诗人需要“缪斯”来引路。她们伸出手来,将文学家的手紧紧握着,那一程又一程的长路,就有鸟语花香。一旦有了成果,里面也必定有着那些缪斯们若隐若现的影子,若有若无的声音。歌德说: 永恒的女性引导我上升。 巴尔扎克一生有过好几个女人,她们与他的艺术创作有着怎样的秘密关系,只有天才晓得。他二十二岁开始向文学世界进军,感到有一股力量将他推向那个世界,像一种不可避免的命运。满脑子的梦想、激情、野心,也满怀的彷徨、苦恼、丧气。那时,他遇上四十五岁的德·贝尔妮夫人,一位九个孩子的母亲。而巴尔扎克本人,才出生几天就由奶娘带回家抚养,从小缺乏母爱,后来他伤心地说:“我没有母亲!”一旦遇上这位有知识有品位的女人,越发感到母爱的欠缺,一种复杂的情感从心里进发,尤其,人类那种神秘的爱情理念,使他不顾一切世俗观念,将自己对爱情极度的渴望倾注到她身上。这就是巴... »

《梦里也知身是客》

天地行旅,清白之年

我在农村长大。如今离开家乡太久,也早已不再少年,但从前的时光,依旧是梦里恒久的题材。那些在泥土里打滚的劳作与嬉戏;拎着用罐头瓶做的灯笼去邻村上晚自习的夜路;三十多人挤在一起的集体大通铺的污浊气息;寒风中,啃冷馒头就咸菜,趴在自来水管上轮流吸冰碴的日子……说实话,我也无比怀念童年与少年,但我决不愿意赞美贫穷和匮乏。 这一点,月下与我真是“心有戚戚焉”。在新作《梦里也知身是客》中,她写了与自己最为切近的“人、事和情”。她写道:“有人说童年是最美好的时光,我想他们太喜欢粉饰太平。我只记得我的童年,是坐在土坡上,看着太阳慢慢落下去,心也一点点空起来。我始终找不出来哪一个时段值得我说停留。”   她下笔如刀,既准且稳,闪转腾挪间刻画出一个个形象。那些岁月流离中的人们,那些温柔而残忍的细节,那些被命运无情嘲弄的梦想,那些未及盛开便凋零的花朵……一张张熟悉而又疏离的面孔,以及她自己。 &nb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