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 人的一生应该为什么而活,应该怎样为什么而活

      “原谅自己应该做而没有做的事”   “记恨和固执都是毫无意义的”   “当你在床上时,你是个死人”   “只要你做的事是发自内心的,你过后就不会感到失望,不会感到妒忌,也不会计较别人的回报,否则,你就要患得患失”   “身份和地位往往使你感到无所适从,唯有一颗坦诚的心方能使你悠然面对整个社会”   “你给予了别人,于是你开始赢得了别人的尊敬”   “你无法用物质的东西去替代爱、善良、温柔或朋友间的亲情”   “如果你不拒绝恐惧的进入,如果你把它当作一件常穿的衬衫穿上,那么你就能对自己说好吧,这仅仅是恐惧,我不必受它的支配,我能直面它”   “对孤独也一样:体会它的感受,让泪水流淌下来,细细地品味-但最后要能说好吧,这是我孤独的一刻,我不怕感到孤独,现在我要把它弃之一旁,因为世界上还没有其他的感情让我去体验”   “我们大多数人都生活在梦里,我们并没有真正地在体验世界,我们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做着自以为该做的事”   “一旦你学会了怎样去死,你也就学会了怎样去活”   “…

    2017.06.14 188
  • 探索幻境

    坎贝尔:我认为从欧洲回国后的那段时期是我学术和研究中最重要的一段时期。在华尔街股灾发生前的大约两周,我回到了美国。当时根本找不到工作。我回到哥伦比亚大学,准备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我对他们说:“整个世界已经开放了。”“哦,不,”他们说,“你不要跟风,你待的地方和你去欧洲前没什么两样。” 然后我说:“见鬼去吧。” 我爸爸的钱都亏了,我在学生时期常随爵士乐队演出,在那几年里攒了一些钱。在这些钱的支撑下,我隐退到树林小屋里。我来到伍德斯托克,大量地阅读,这样过了5年。没有工作,没有钱。后来我发现作为年轻人,如果没有沉浸在某件事中,也没有能力去支持这件事,你就不需要什么钱。 在大萧条期间我给自己制定了日程安排。在没有工作或没有人告诉你该做什么的时候,你要自己找到该做的事情。我把一天分成四个时段,每个时段四个小时。我会在其中三个时段中看书,另外一个时段自由活动。 我每天早上8点起床,9点坐下来开始看书。那意味着我用起床后的第一个小时做早餐,整理房间。然后用第一个四小时时段中剩余的三个小时看书。 接下来用一个小时吃午饭,另外三个小时看书。接下来是可以选择的部分。通常情况我用三个小时看书,用一个小时外出…

    2017.06.04 209
  • 书摘:智慧与道德

    说到底,世上只有三种伦理体系,也就是三种关于理想人格和道德生活的观点。一种是佛陀和耶稣的伦理,它主张忍让和平等,主张以德报怨,认为仁慈就是美德,在政治上倾向于不受约束的民主。另一种是马基雅维利和尼采的伦理,它提倡征服和统治,认为人生来就不平等,认为权力就是美德,倾向于世袭贵族政治。第三种是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星士多德的伦理,它否认博爱和强权的普遍适用性,认为只有成熟的思想才能根据具体情况作出何时应该用博爱,何时应该用强力来统治的判断。因此,它认为智慧就是美德,最好是贵族政治和民主政治相结合。斯宾诺莎伦理学的卓越之处,就在于调和了这些似乎相互对立的哲学,并将它们融合成一个和谐的统一体,从而创立了自己的伦理体系,它是近代思想的最高成就。 他认为行为的目标是幸福,他将幸福简单地定义为有快乐和无痛苦。然而,快乐和痛苦是相对的,也是不断变化的。“快乐就是人从不完美的状态向完美的状态的转变”。“快乐就是力量的增长”。“痛苦是人从较完美的状态向较不完美的状态转变。我说转变,是因为快乐并非完美本身。假如一个人生来就具有他必须经过转变才能得到的完美,那么他将不会感到快乐。与此相反的情形使这个问题显得更为…

    2017.05.12 209
  • 柏拉图的《理想国》

    我们接下来讨论柏拉图最重要的核心文本《理想国》。在他的所有作品中,《理想国》是除《法义》(Laws)之外篇幅最长的作品,也是公认最伟大的作品。这部著作既有柏拉图早期作品中的幽默、反讽、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和生动的对话,也包含柏拉图晚年视野更宏大更严肃的观点,以及更具建设性的政治目标。全书开场别具匠心。雅典港口比雷埃夫斯港举行赛会,赛会结束后,苏格拉底和同伴正要回城。其他同伴叫住了苏格拉底,并引诱苏格拉底拜访他很久没见的老朋友克法洛斯。苏格拉底来到克法洛斯家中,看到克法洛斯坐在院子里,按照习俗头戴花冠,正在举行家庭献祭,脸上散发出度过美好一生所带有的柔和光芒。他们谈论一生为善去恶、不斤斤计较于现世利益的老人所获得的幸福。对这些善良的老人来说,生命似乎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履行对神的义务,履行对朋友的义务,事事都依习俗和法律行动,这就是全部,这就能使人获得自足。   苏格拉底对此提出疑问,指出其中的困难:我们在具体环境中如何判定什么是人应做的义务。善良的老人这时“去献祭了”。讨论由他的儿子玻勒马霍斯接过,他通过引用权威作家来论证自己的观点。随后,讨论又由智术师色拉叙马霍斯接过,他不再引…

    2017.05.01 215
  • 一切生孩子的理由, 我都可以否认掉

    2012年 6月 D,我的丈夫 看完午夜场电影,我和D找了一家小龙虾大排档坐下。在嘈杂的路边和昏暗的灯光下,人更有一种摇摇晃晃的倾诉欲。 (一) “今天的电影打几分?”D问我。 “七分吧,还不错。”我说。 “哟,分挺高啊。”他知道我对电影的苛刻,能及格的不多。 然后冷下场来,两个人拿起手机刷了刷。 夫妻之间,能说的话也不多,不像多年前做朋友时,一聊总能聊几个小时,不知道是因为那时太过年轻,还是因为现在太过熟悉。 我想起我们讨论过的一个悬而未决的话题。 “你说,你为什么喜欢小孩?”我问。 D立刻坐正了,知道我又开启了严肃模式。 “就是喜欢小孩啊,看到小孩就觉得很可爱啊。” “所有动物在小时候都很萌啊,可那只是它们很短的一个阶段,迟早都会长大的。 ”我不以为然,“我小时候也可爱,你看,那个炒龙虾的打赤膊的油乎乎的大叔也曾经很可爱,所有快要死的干瘪的颤巍巍的老头儿也曾经是肉乎乎的婴儿,那又怎样?你能在我们这些大人的身上看到一点儿以前做小孩的样子吗?” “那是人的必经阶段,你还是不能否认孩子可爱啊。” “那只是你一厢情愿地喜欢 ‘孩子 ’这个特定阶段,并不是真正喜欢这个人。你并没有想过他将来会…

    2017.01.18 213
  • 家的想象与性别差异

    巴什拉(Gaston Bachelard, 1884—1962)出生于巴黎东南乡下的一个杂货商与鞋匠的家庭,从小立志成为工程师。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在战壕中待了三年之久,随后改行修习哲学,并于1927 年以《论接近的知识》以及《固体热力学》两篇博士论文获得博士学位。接下来的十年当中,他又发表了各种科学认识论的著作,质疑先验知识以及客观性。《火的精神分析》(1938)一书则开启他对宇宙四个元素,火、土、气、水的心理意义分析,他的关注也从物理科学转向意识现象。他关心创造思考如何成形,因而连接了知识哲学与想象诗学,以及科学认识论与心灵现象的研究。他将认识论探究的焦点从“系统知识的连续性”转向“中断连续的阻碍与事件”,借以在思想的进路中产生新的想法。他的“认识论断裂”的观点,也影响其后福柯《知识考古学》与库恩《科学革命的建构》的知识体系。   认识论和诗学,看似两个不相干的题目,但是在他的身上,二者不但没有对立,还可以融合在一起。他甚至进一步提出“我梦想,所以我存在”这样的看法。巴什拉离开世间已经几十年,如今重读他的作品,他所提出的“科学与诗”以及“实验与体验”之间的交互关系,仍然…

    2017.01.15 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