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性别平等,男性不再缺席

促进性别平等,是21世纪重要的国际议题。 在推进性别平等的过程中,国际社会越来越重视男性参与的力量。 1994年,“男性参与”的概念在开罗国际人口与发展大会《行动纲领》中首次被提出;在1995年的北京世界妇女大会上得到了进一步强化,《北京宣言》第25条明确呼吁:“鼓励男子充分参加所有致力于平等的行动。” 2004年,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48届会议呼吁各国政府、联合国组…

性别的物质性

近几十年来,女性主义理论开始呼吁从常被刻画为后结构主义的语言唯心论中找回身体。早些年,哲学家贾尼·瓦蒂莫(Gianni Vattimo)曾指出,被视为文字游戏的后结构主义标志着作为当代范畴的物质(matter)的瓦解。他认为,为了使后结构主义让位于一项更具伦理与政治价值的方案,这个迷失的物质现在必须被重构。由于难以厘清“后结构主义”指代何人或何物,更难推究要在“身体”这一语符下寻…

一部“荒唐”的回忆录

我的名字是J.D万斯。坦白讲,我才33岁,属于80后,没有取得什么伟大的成就:我不是参议员,没当过哪个州的州长,更没担任过内阁部长;我并没有创立市值10亿美元的公司,也没建立改变世界的非盈利组织。我仅有的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一段幸福的婚姻、一个舒适的家,还有两条大肥狗。

灰暗年代的一抹口红

如果没有六七十年代浩浩荡荡的一连串运动,人们对杨绛的印象,可能会永远固化为“娇滴滴的名门淑女”。只有在经历了那么多劫难之后,人们才惊讶地发现,原来这个貌似娇弱的女子居然可以如此坚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