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电影中的性别暴力》

促进性别平等,男性不再缺席

促进性别平等,是21世纪重要的国际议题。 在推进性别平等的过程中,国际社会越来越重视男性参与的力量。 1994年,“男性参与”的概念在开罗国际人口与发展大会《行动纲领》中首次被提出;在1995年的北京世界妇女大会上得到了进一步强化,《北京宣言》第25条明确呼吁:“鼓励男子充分参加所有致力于平等的行动。” 2004年,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48届会议呼吁各国政府、联合国组织、公民社会从不同层面及不同领域,包括教育、健康服务、培训、媒体及工作场所推广行动,以提升男人和男孩为推进社会性别平等作出贡献。 2005年8月31日通过的《北京+10宣言》第25条也写道:“关注男性的社会性别属性,承认其在男女平等关系中的地位和作用,承认其态度、能力对实现性别平等至关重要,鼓励并支持他们充分平等参与推进性别平等的各项活动。” 2009年,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53届会议上进一步呼吁男女平等地分担责任,尤其是... »

《身体之重:论"性别"的话语界限 》

性别的物质性

近几十年来,女性主义理论开始呼吁从常被刻画为后结构主义的语言唯心论中找回身体。早些年,哲学家贾尼·瓦蒂莫(Gianni Vattimo)曾指出,被视为文字游戏的后结构主义标志着作为当代范畴的物质(matter)的瓦解。他认为,为了使后结构主义让位于一项更具伦理与政治价值的方案,这个迷失的物质现在必须被重构。由于难以厘清“后结构主义”指代何人或何物,更难推究要在“身体”这一语符下寻回何物,这些辩论的措辞往往晦涩不堪且变换不定。对某些女性主义者与批判理论家来说,这两个意符(signifier)甚至似乎在本质上就互不相容。我们经常听到下列告诫:如果一切都是话语,身体又算什么?如果一切都是文本,暴力与身体伤害怎么办?后结构主义中(或对其而言)是否具有重要(matter)的东西? 我觉得,不少人都认为,女性主义如要具有批判性,就必须根植于女性肉体的生理特征。即使性别分类总是和性属相提并论,性别仍须被... »

《英雄之旅》

探索幻境

坎贝尔:我认为从欧洲回国后的那段时期是我学术和研究中最重要的一段时期。在华尔街股灾发生前的大约两周,我回到了美国。当时根本找不到工作。我回到哥伦比亚大学,准备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我对他们说:“整个世界已经开放了。”“哦,不,”他们说,“你不要跟风,你待的地方和你去欧洲前没什么两样。” 然后我说:“见鬼去吧。” 我爸爸的钱都亏了,我在学生时期常随爵士乐队演出,在那几年里攒了一些钱。在这些钱的支撑下,我隐退到树林小屋里。我来到伍德斯托克,大量地阅读,这样过了5年。没有工作,没有钱。后来我发现作为年轻人,如果没有沉浸在某件事中,也没有能力去支持这件事,你就不需要什么钱。 在大萧条期间我给自己制定了日程安排。在没有工作或没有人告诉你该做什么的时候,你要自己找到该做的事情。我把一天分成四个时段,每个时段四个小时。我会在其中三个时段中看书,另外一个时段自由活动。 我每天早上8点起床,9点坐下来开始看书。... »

历史是怎样一种学问?究竟有什么用处?

历史是怎样一种学问?究竟有什么用处?

读吕先生的《中国通史》,才知道中国的经脉、骨骼是长什么样子的。就如同山戎、河流,走过四季,总是留下了别样的景致来。 ——豆瓣书评人: 奕由 从前的人,常说历史是“前车之鉴”,以为“不知来,视诸往”。前人所做的事情而得,我可奉以为法;所做的事情而失,我可引以为戒。这话粗听似乎有理,细想却就不然。世界是进化的,后来的事情,绝不能和以前的事情一样。病情已变而仍服陈方,岂唯无效,更恐不免加重。我们初和西洋人接触,一切交涉就都是坐此而失败的。   又有人说:历史是“据事直书”,使人知所“歆惧”的。因为所做的事情而好,就可以“流芳百世”;所做的事情而坏,就不免“遗臭万年”。然而昏愚的人,未必知道顾惜名誉。强悍的人,就索性连名誉也不顾。况且事情的真相,是很难知道的。稍微重要的事情,众所共知的就不过是其表面;其内幕是永不能与人以共见的。又且事情愈大,则观察愈难。断没有一个人,能周知其全局。若说作... »

五岁被爷爷性侵,十六岁前住在衣橱里,长大后却用她的坚强与善良感动了全世界

五岁被爷爷性侵,十六岁前住在衣橱里,长大后却用她的坚强与善良感动了全世界

十六岁以前,弗朗丝离“幸福”这两个字很遥远。她没有属于自己的房间,每晚被继母锁在衣橱里,和拖布、鞋子睡在一起。五岁时被爷爷性侵,六岁时被夺走童贞。十二岁时承包了所有的家务,每天会被继母以各种理由打一巴掌,踢几脚,被打得耳膜穿孔甚至更暴力。“抚养”她的人让她在屈辱、暴力、恐惧之中长大,她的人生就此完结了吗? 表面上的逆来顺受,却阻止不了她在暗中蓄积能量。十六岁时,她终于离开了黑暗的衣橱,与曾经的不幸告别,甚至成了模范母亲——她生了三个女儿,还是十几个孩子的“代理母亲”,并收养了两个有残疾的男孩。 她的蜕变,让整个法国为之动容,只因她从未示弱。 她的故事被改编成了一部小说《衣橱里的女孩》,这个故事也感动了全世界的读者。 我们多数人,并没有弗朗丝那样不幸的童年,那么阻碍我们得到幸福的性格弱点又是什么呢? 性格弱点1 讨人欢心的习惯和心态 弗朗丝从不试图讨好继母以获得安宁,从不想拉近自己与继母这个... »

物理学只是现代科学?古代科学的先进可能超乎你的想象

物理学只是现代科学?古代科学的先进可能超乎你的想象

中国古代物理学,已有相当的成绩。只是因为几种原因,当时不能发展,以至于后世失传,这几种原因 是:   1.古人重本业轻杂技。《礼·王制》云:“作奇技淫巧以惑众者杀。”所以奇肱氏的飞车,周公毁坏了,偃师的机器人、墨子的木鸢等等都在应禁之例了。   2.古人重伦理轻物理。孔子观欹器时,不但不言物理上的构造,反而推出“夫物恶有满而不覆”的道理来。   由于以上的原因,中国古代科学不但没有发展,在发明的时候,反而受了摧残,所以不曾传到后世。现在从古书见到的,分力学、光学、音学胪举于后。   (一)力学   关于力学的器物,现在一样也没传下来,只好用想象去测度了,分以下几种:   1. 重心——《家语》载孔子在太庙见欹器,有“中则平,满则覆”的话,必是重心的道理,古代乐器中的磬,形式不很规矩,直悬时,就不能不求重心了。   2. ... »

《制怒:如何掌控自己和他人的情绪》

恐惧的对立面是什么

恐惧,特别是在社会动物中,是一种社会官能现象,作为能迅速传遍整个种族的移情警报来说是非常高效的。毕竟,马不需要转身大喊:“草丛中有一只狮子,为了安全起见,我认为应该向东逃,到那个山坡上再判断整个局势。”感受到威胁的马在一瞬间就能让上千磅的身躯进入战斗或逃跑反应,转身逃跑更不是问题,高度紧张的神经信号在神经系统中高速传递——传到附近的每一匹马、每一只鸟、每一只兔子、每一只鹿和每一个人的神经系统中。然而,这种情绪分享可能会救人一命,也可能创造一种毁灭性的镜厅效应:骑手的血压升高或肌肉紧张都会加强马的恐惧,引发不必要的恐慌。在长耳野兔出现时,轻微、片刻的担心是正常的反应。 经验丰富的骑手有时意识到,用放松、专注、愉悦和快乐的情绪传染可以抵消恐惧带来的情绪传染,从而扭转逃窜行为。从生理学的角度,这意味着当你感觉到刺激即将传到你的身体时,你要让脊椎、直觉、下巴放松。不要紧靠在马身上,也不要抓马鬃,要... »

《共情力》

当悲痛遇到善良

当我们拥抱自己的悲伤,而不是屈服于本性而选择避开时,善良就会得到突破。我们所遇到的悲痛会在我们体内留下印记,除非我们能注意到悲伤的警告信号。如果我们放慢脚步,能够意识到悲伤所提供的警示信息,我们就能够从生活里不幸的但是可预知的伤痛中恢复过来。我们需要学习如何使我们情感的胜利变成完整生活的一部分。 兰迪(Randy)的故事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兰迪是一个强壮、焦躁的银行副董事长。他有成功的事业和家庭生活,但他通常压力重重。在他只有一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去世了,此后不久,他的母亲就嫁给了一个暴虐的男人。他的继父常对兰迪进行体罚,但却并没有这样对待他跟第一任妻子所生的两个男孩。直到兰迪成长至青春期,能够足够成熟地保护自己时,继父的这种虐待才停止了。 兰迪跟他的兄弟不一样,他在成年后偶尔会去看望他的继父。当他的继父被诊断为胰腺癌晚期时,兰迪承担起了照顾继父的任务。我问他,鉴于他曾经被这样对待,到底是什... »

《哲学的故事》

书摘:智慧与道德

说到底,世上只有三种伦理体系,也就是三种关于理想人格和道德生活的观点。一种是佛陀和耶稣的伦理,它主张忍让和平等,主张以德报怨,认为仁慈就是美德,在政治上倾向于不受约束的民主。另一种是马基雅维利和尼采的伦理,它提倡征服和统治,认为人生来就不平等,认为权力就是美德,倾向于世袭贵族政治。第三种是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星士多德的伦理,它否认博爱和强权的普遍适用性,认为只有成熟的思想才能根据具体情况作出何时应该用博爱,何时应该用强力来统治的判断。因此,它认为智慧就是美德,最好是贵族政治和民主政治相结合。斯宾诺莎伦理学的卓越之处,就在于调和了这些似乎相互对立的哲学,并将它们融合成一个和谐的统一体,从而创立了自己的伦理体系,它是近代思想的最高成就。 他认为行为的目标是幸福,他将幸福简单地定义为有快乐和无痛苦。然而,快乐和痛苦是相对的,也是不断变化的。“快乐就是人从不完美的状态向完美的状态的转变”。“快乐就... »

《安慰剂效应》

心理暗示的强大力量——安慰剂效应的五种解释

如同每一位科学家那样,关于安慰剂效应,我早有耳闻。虚假治疗,例如糖药片、生理盐水注射和假手术,在现代临床试验中通常被用来检测某种药物、手术或治疗是否真实有效。安慰剂的英文单词“Placebo”来源于拉丁文“我会感到愉悦”(I shall please),早期在医学术语中出现意为保守治疗,通常用于神经症患者的心理抚慰。 在长达数个世纪的时间里,医生们虽然开具处方对患者进行治疗,然而并没有任何临床数据能够证明这些治疗具有真正的疗效。没有任何人对医生的处方提出质疑,也没有人进行实际研究以证明处方中是否具有任何有效的成分。医生只是把一些补药混合起来,对患者进行治疗,然后总有一部分患者的病情有所好转。再不然就是医生在患者身体上进行手术,病人的病情要么缓解,要么没有。 直到19世纪末,采用安慰剂的想法才开始出现于临床研究中。1955年《美国医学会杂志》发表了亨利·比彻(Henry Beecher)医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