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

  • 不拿画笔,照样成为教父级建筑设计师

    在距离纽约市中心一个半小时车程的郊区,有一座叫新迦南的安静小镇,站在这里,新英格兰地区的自然风光一览无余。 在一块朝西的平缓斜坡上, 在枝繁叶茂的大树绿荫里, 安安静静地矗立着一栋四面完全透明的建筑。 斑驳的阳光投影在玻璃外墙上, 折射出美妙的明明灭灭的光斑, 它叫“玻璃之家”, 是美国教父级建筑设计师菲利普·约翰逊的周末别墅。 这栋房子刚建成时, 有人说这里没有半点生活气息, 有人说这是一栋严重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古怪建筑。 然而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 菲利普·约翰逊的周末几乎都在这里度过。 躺在散发着阳光余温的松软大床上, 左侧是西边的山谷,右侧是东边的丘陵, 不说话,安安静静地等待, 便是日落西山、月出东山的奇景。 这是菲利普·约翰逊1949年一炮成名的处女作, 仅此一栋,就奠定了他在世界建筑界不可撼摇的地位。 这一年,他年已四十, 建筑生涯却才刚刚起步。 谁说人生是有边界的? 40岁之前,贴在他身上的每一个标签都足够让人羡慕—— 哈佛大学哲学系高材生; 还没毕业,钱突然多到这辈子怎么挥霍都用不完的超级“富二代”;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不要一分钱工资的“劳模员工”; 半壁…

    2016.12.30 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