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雾这么大,你要去哪里

    谈论爱情时,常有人说,这个夜晚,我们可以做很多,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很多时候,我对电影的感觉,也同样如此。刚刚爱上电影的时候,我曾有过“伟大”的妄想,恨不得看尽世间所有电影,恨不得把每个导演毕生的作品都细细研究殆尽,恨不得召集全天下所有的影迷围成一圈促膝夜谈。或许,这便是我当初决意将自己的公众号定名为“看电影看到死”的重要原因,也算是对自己整个青春时代为电影迷狂的一场祭奠。 然而,越长大越觉得,电影变成了另外一种测不准的存在。印象中,文德斯在他的《公路之王》中说:“假如没有电影,会比有电影更好。”理解文德斯导演的影迷都心知肚明,他之所以会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出于对电影恨之入骨,而是对电影太过执迷。看电影的时候,我们的视线掠过山丘、蹚过河流、落尽人群,看似历经万般神迹,最终却都逃不过生活本身。而我也从来都不信我们的生活会有什么拨云见日的真相,电影也注定无法带给我们这些。正如有人曾经问我,你觉得生活的本质是什么?我说,生活的本质是“雾”。 看不清,摸不透,抓不着,但又确确实实存在。生活如此,电影作为生活的某种投射,同样如此。犹记得六年前,我读到祝凤鸣老师的一首诗,里面有一句“雾好大,像一堵墙”…

    书摘 2017.09.23 191
  • 阴影

    眨眼之间,雷普利的世界变得一片混乱。 萨姆森号飞船的舱门刚一打开,就涌出了大量的异形。它们的行动如此迅速,寂静而愤怒地狂奔着,她根本没有时间数清楚到底有多少只异形。它们利用粗壮有力的四肢沿着对接舱穿过气闸舱,在金属表面蹦跳着前行。有人惊讶地喊叫着,然后这些生物撞向了沉重的货运网。 雷普利蹲下来,抓住砂凿,准备把这些生物拖向前厅的后门处。但货运网却出现了问题。混乱的网兜捆紧了两只异形,还有两只异形猛烈地扑腾着,四肢不停地胡乱挥舞,尾巴也狂甩着,锋利的獠牙不停地发出咔嚓咔嚓的撕咬声。恐惧顺着她浑身的经脉流淌,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小心,它们是——”她喊道。 然后它们冲了出去。 原本紧紧缠绕的金属网破裂了,高压电线在空中悬浮,发出尖锐的嘶嘶声。韦尔福德惊声尖叫,霎时间,他的身体已经血肉模糊。血水喷溅在前厅,到处都是,把刺眼的白色船舱内表层涂成了一片恐怖的红色阴影。 霍伯大喊着,点燃了他的等离子体喷枪。一只异形向他扑来,然后一脚踢开一排固定的座椅,转身逃离炙热的火焰。 它径直向雷普利扑去。 她蜷伏在舱壁下,握着砂凿的长柄,把它举向空中,离开自己身体一定的角度。那只异形身形高大,带着尖刺,浑身是…

    2017.04.15 164
  • 《守望者》:超人的守望

    本来,我想借用李伟才先生一部科幻作品的名字,将这篇文章命名为《超人的孤寂》。但将这个名字套在《守望者》这部根据漫画改编的电影上其实大有问题:首先,原作者阿兰·摩尔笔下的这些漫画人物与超人、闪电侠、蜘蛛侠、蝙蝠侠等漫画英雄大相径庭,根本称不上超人,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没有任何超能力——顺便介绍一下,阿兰·摩尔在美国是个神级的人物,有很多导演、明星、歌手都是他的超级粉丝。他是唯一凭借漫画(其实叫图画小说更合适)夺得过雨果奖的人。2005年美国《时代周刊》评选出自1923年创刊以来的100部最优秀的英文小说,《守望者》是唯一一部入选的漫画;再者,孤寂一词,还不足以形容影片/ 漫画中这群人的状态。归根到底我是在白费心机,因为没有比“守望者”更恰当的词语能够形容他们了:这些人不是神,不是正义使者,不是超级英雄,不是普通人……他们只是人类中半醉半醒的一群,用一只眼睛看着自己,用另一只眼睛看着混乱的世界。黑泽明的电影《乱》当中,狂阿弥曾向上苍追问:“让人类哭泣那么有趣吗?”而在本片里,作为私法执行者的笑匠回答说:“这一切都是一个笑话。” 想看到《X 战警》《蜘蛛侠》《钢铁侠》那种超级英雄式的动作大片的观…

    2017.04.11 199
  • 离开我的房子,你这个吃人脑的僵尸混蛋!

      目击者将杀手描述为一个普通人,畸形的怪兽,仿佛处于恍惚之中的人,以及看着像人但行为又像动物的生物。——《活死人之夜》 在罗梅罗《活死人之夜》的第一场戏中,我们遇到了电影史上第一个当代僵尸。除了对可怜的、笨拙的芭芭拉进行威胁之外,我总觉得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悲伤的生物,一个看上去更多是痛苦与受难而不是充斥着恶意的生物。正如格雷戈里·沃勒(Gregory Waller)在他的《活人与活死人》(The Living and the Undead)一书中发现的:   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第一个活死人在他成为怪物之前是一个人:在我们意识到他是他们中的一员时,在此之前,他曾经是我们中的一员。他与其他的活死人一样都保留着人类的身体外观。他们并非突然露出过大的犬齿或者用血红色的眼睛凝视着周围。当他们吃掉两个少年的残躯时,他们看上去很像——人类⋯⋯活死人?正如罗梅罗告诉采访者的那样,他们是我们的“邻居”。   因此,对于罗梅罗来说,生命与死亡强烈地缠绕在一起,死亡伴随着生命,并且总是持续地伴随着我们(在我们之中)。出于这个原因,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活死人——他们就是我们,我们也是他们。…

    2017.01.06 194
  • 酷儿之王:异性恋并不是“正常”,而只是普通罢了

    性如海一般宽广,异性恋并不是“正常”,而只是“普通”罢了。——德里克·贾曼 酷儿之王:德里克·贾曼 德里克·贾曼(Derek Jarman,1942/1/31~1994/2/19) ,英国著名导演,也是一个诗人、画家、植物学家和同性恋权利活动家。 同性恋电影正在经历惊人的复兴,虽然鉴于《本能》单一的关注点,你可能并不这么认为。德里克·贾曼的《爱德华二世》和保罗·范霍文(Paul Verhoeven)的《本能》同时上映,将二者进行对比,必然会带来很多启发。 贾曼选择了克里斯托弗·马洛四百多年前的戏剧,将其塑造成了现代(我斗胆说是后现代)的杰作。爱德华国王对于帅气的盖维斯顿(Gaveston)悲剧的爱再一次成了本片的核心,而宫廷的尔虞我诈和备受唾弃的皇后复仇情节则在贾曼的塑造下,演变成了酷儿欲望与异性恋谴责之间的战斗。正是因为贾曼将17世纪的艺术导向结合了 “狂怒”式的抗议游行,《爱德华二世》成功地将过去和现在进行融合,成果颇丰。 Edward II 如果你从来没有见过德里克·贾曼,你可以想象一下,他是安迪·沃霍尔和凯斯·哈林(Keith Haring)的结合体,但却是一个活蹦乱跳、热情大…

    2016.12.31 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