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 故事都讲不好,还来带团队?

        摘自《不会讲故事,怎么带团队》 文:肖恩·卡拉汉 牛逼的领导都会讲故事,但凡成功的领导者,如马云、王健林、乔布斯,都是讲故事的高手。 一个好的故事可以瞬间吸引员工的注意,改变他们的想法和行为,让他们更自信、更坚强; 一个好的故事可以激励员工不断进取,让他们工作起来更积极、更热情,让团队更团结、更和谐! 作为领导者,解决上下级沟通不畅、团队关系僵硬、员工执行不力的问题用讲故事的方法来再妙不过了,罗振宇说:不管是日常社交还是职场,做营销还是做管理,只要你想影响其他人,那讲故事的能力就是你不能缺的核心能力,而很多朋友偏偏缺的就是这个。 当我们用心聆听周围的谈话,注意听到的故事,把发掘精彩故事的雷达放到最精准,就会发现好故事的胚子都有以下几点特征:       1、故事主角或为自身,或影视明星,或政商大佬     名人轶事是民众普遍感兴趣并关注的,更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有人可能会认为,个人化的故事不宜在讲述。然而,这样做有一个巨大的好处,那就是,听众能更加了解你的为人。 如果你作为领导者讲了一个关于自己的故事,结果就会让自己更有亲和力,也能让下属了解你在乎什么。同时,这么做也能促使下属…

    2017.12.14 29
  • 全世界过得最幸福的一群人告诉你,这才是生活

    01     北欧人是世界上能把日子过得最有腔调又松散快活的一群人。 从年轻中产家庭,到富豪阶层,极简北欧风可能是近年来最神奇的一股潮流,更有人断言:北欧风恐怕要成为一种全球审美了!自二战以来,北欧设计已经历了几十年的岁月变迁,却仍然是欧洲家居生活里的偶像,难怪北欧风是很多德国人法国人心中永不过时的经典选择。 北欧的腔调和面子无关,没有浮夸攀比,没有纸醉金迷。当然,也不是那种自我放弃式的“平平淡淡才是真”。北欧人的日常里,柴米油盐都要有艺术感。小到一个调料瓶,大到高楼大厦,都要“颜值”达标,器精活好。如果你对北欧人的生活有所了解,就会发现他们真的重新定义了“会过日子”,也重新定义了“幸福”。 很多人常常把北欧风和性冷淡联系起来,其实这是对北欧生活很大的误解。如果你在北欧生活过,就会发现他们其实比任何人都更接地气,更讲求实际功能而非单纯做个颜控。讲到这里,不得不说北欧人最擅长的就是把日子过得舒服的同时,还不忘散发出一种时髦随性的气质。 看到全球都在推行北欧式的生活态度和家居风格,北欧人笑了。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不就是最普通的日常吗?装修自己的房子,做奶爸,不应酬,健身,享受大自然,把自己的…

    2017.12.11 34
  • 二十五岁做些什么,三十多岁才不会后悔

    我的好朋友小丁有一天突然跟我说,觉得自己的昵称不能再叫“小丁”了,因为过了二十五岁,再用“小”字形容自己就有些奇怪了。 二十五岁,真的是一个有些尴尬的年龄。 2013年1月,我二十六岁。刚脱下制服,离开了体制,一个人从高原回到成都打拼,却找不到工作,因为从大学毕业后就进入刑警队,除了破案,什么都不会。 在家做枪手,帮人写图书稿子,没有署名权。因为多年没出过新作品,稿酬也开得很低。那年,出版行业已经变得不太景气,拖欠稿费是常有的事。但总觉得这样坚持写下去,迟早会成为畅销书作家。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我到亲戚家做客,吃饭的时候我随口抱怨了一句盐放多了,亲戚在一旁插话:“有饭吃就不错了,以后父母不在,就靠你每天在家里写作吃得起饭吗?” 痛苦和嘲讽占据了我的整个二十五岁,但我依旧在写。 到了二十九岁,无论事业还是感情,都在逐渐步入正轨。新书畅销,宝宝也在健康成长,年底计划换房换车。 其实我明白,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源于幸好当初没有轻易放弃。二十五岁后的努力和资本积累,让我三十岁的时候可以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二十五岁是不能轻易挥霍的美好时光。 那么,二十五岁做什么,才不会后悔? 别老想重新开始,…

    2017.12.09 61
  • 听见信号的声音,预见真正的未来

    ——《预见》作者【美】艾米·韦布(Amy Webb)自序   如果你是一位领导,不管是大公司的CEO、非营利组织的董事会成员、中级人力资源经理、媒体高管、投资人、首席营销官、政府行政人员、学校主管、还是一家之主,你都需要有技巧地监控趋势,为未来做好打算。做不到这一点,你所在的组织就会受到威胁,未来的收入也得不到保障,而且还可能导致更加严重的后果。如果人们不更加努力地理解当下行为的影响,整个人类都会受到威胁。 我是一名未来主义者,通过研究新兴科技、预测未来趋势谋生。“未来学”(futurology)这个术语来源于拉丁语(futurum或future)和希腊语后缀-logia(某类科学)。1943年德国教授欧·费莱希泰姆(Ossip Flechtheim)创造了这个词,他和赫伯特·乔治·威尔斯(H. G. Wells)几十年前一起提议将“未来主义”作为一门新的学科。这其实是一个跨学科的领域,结合了数学、工程、艺术、科技、经济学、设计、历史、地理、生物、神学、物理和哲学。作为一个未来学家,我的工作不是去传播预言,而是收集数据、发现新兴趋势、想出策略、计算出未来各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

    书摘 2017.10.17 31
  • 傅雷:他亲手埋葬了自己的一生

    “当我们看到艺术史上任何大家的传记的时候,往往会给他们崇伟高洁的灵光照得惊惶失措,而从含有怨艾性的厌倦中苏醒过来,重新去追求热烈的生命,重新企图去实现“人的价格”;事实上可并不是因了他们的坎坷与不幸,使自己的不幸得到同情,而是因为他们至上的善性与倔强刚健的灵魂,对于命运的抗拒与苦斗的血痕,令我们感到愧悔!”这段文字是傅雷在《我们已失去了凭藉—悼张弦》里写的一段文字,现在看来,这段文字已经不仅是傅雷对挚友的悼念,更适合用在我们对于傅雷的怀念上。 傅雷何许人也——翻译巨匠、作家、教育家、艺术评论家,想必傅雷的这些身份已经众所周知,一个满腹才华的人,一个饱读诗书的人,一个具有审美情操的人,很多人也对傅雷充满了崇敬之情,而在我看来,傅雷就是一个普通人,普通的叫人难过,普通的心生怜悯,普通到忘记了傅雷这个人,只记得他的灵魂。 张弦是一位才华出众、性情沉默、与世无争的艺术家,与傅雷是莫逆之交。傅雷悼念张弦的文章,写的慷慨激昂,为世间失去了这么一位伟大的艺术家而痛心疾首,悲伤长号!傅雷怎么样?重感情,有情有义吧,讲到这,再看看傅雷的另一位挚友,那就是刘海粟,大家不知道张弦的话能理解,但是刘海粟并不陌…

    2017.10.12 38
  • 人如其读

    一九八五年一月,我拜访了法国作家于连·格拉克,他当时已经七十五岁了,健康又健谈,他说的一句话给我很深的印象,至今仍然记得。他说:“当今的法国作家见面不再谈作品了,而是问‘昨晚的电视看了吗?’”中国的作家如何,我不知道。我认识的作家很少,但是我知道有不少操觚者见了面,口不离票子、车子、房子。十多年前,赵武平先生还在北京的一家报社当编辑,他好几次对我说,现在的人很少谈文章了,尤其是何为好文章,如何才能写得好。我深以为然。现在他拿出了一本小书,名曰《人如其读》,问序于我。我是一个喜欢读序跋的人,但是为他人作序,却还是头一遭。《人如其读》是书中一篇文章的题目,如今选作总名以冠其书,也许是暗寓人如何读书之意吧。读书之后有所见有所感,然后笔之于书,是为书话或书评。如果说本书与传统的书话书评有所不同的话,乃是文中皆有读书的人在。这样的文章,我喜欢,尤其是没有目的,没有功利,没有稻粱之谋,随心所欲而又不失据,因为是写在书后,空间有限,容不得信马由缰,或王顾左右。 什么是文章,什么是好文章,如何写好文章,这在中国叫做文章学。文章学是一门大学问,可是如今从事其研究的人似乎不多。难道是今日文章的衰敝导致了人…

    2017.10.09 50
  • 我的暨大恋爱史

    01 我是带着一个噩梦来到暨南大学读研的。 公元1998年3月17日,接到暨大考研成绩单,知道自己总分、单科分和排名都过了。 接着,就有人给我托梦。 我梦见上了一辆开往广州的大巴,车门口有位女生,是我高中同学,清瘦,梳两条辫,握我手,笑。 非亲非爱,何以入我梦? 醒来后才想起,她已死了大半年。 半夜鬼托梦,一定犯下亏心事。 这位托梦的女同学,生前有点心疾,她的男朋友,也是我哥们,并不知情。 有一回,这哥们问我:“有人说她有严重心疾,知否?” 我牺牲诚实来成全人际关系,含糊以答:“这不是小事,你去确认一下。” 这不等于是承认了吗? 这哥们厚道,重情,没跟她分手,然而这次谈话几个月后,那位女同学去世了。那哥们哭得稀里哗啦地说,在她死亡消息传来前一晚,他梦见她自杀。 这是我为人的一个败笔,当然,我人生的败笔多了去,也不在乎这一两回,但这一败笔和一条人命多少搭上点关系。 从那晚的噩梦开始,我有点不安。 当年暑假,我去衡山还愿,顺便给这位女同学们烧了点费用,求她不要介意,别再托梦就好。 当时,跟我远上衡山烧香的,还有一位女同学,说准确点,是一位女同学的妹妹,是大学师妹。如果再狗血一点,可以虚构成…

    2017.09.28 31
  • 雾这么大,你要去哪里

    谈论爱情时,常有人说,这个夜晚,我们可以做很多,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很多时候,我对电影的感觉,也同样如此。刚刚爱上电影的时候,我曾有过“伟大”的妄想,恨不得看尽世间所有电影,恨不得把每个导演毕生的作品都细细研究殆尽,恨不得召集全天下所有的影迷围成一圈促膝夜谈。或许,这便是我当初决意将自己的公众号定名为“看电影看到死”的重要原因,也算是对自己整个青春时代为电影迷狂的一场祭奠。 然而,越长大越觉得,电影变成了另外一种测不准的存在。印象中,文德斯在他的《公路之王》中说:“假如没有电影,会比有电影更好。”理解文德斯导演的影迷都心知肚明,他之所以会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出于对电影恨之入骨,而是对电影太过执迷。看电影的时候,我们的视线掠过山丘、蹚过河流、落尽人群,看似历经万般神迹,最终却都逃不过生活本身。而我也从来都不信我们的生活会有什么拨云见日的真相,电影也注定无法带给我们这些。正如有人曾经问我,你觉得生活的本质是什么?我说,生活的本质是“雾”。 看不清,摸不透,抓不着,但又确确实实存在。生活如此,电影作为生活的某种投射,同样如此。犹记得六年前,我读到祝凤鸣老师的一首诗,里面有一句“雾好大,像一堵墙”…

    书摘 2017.09.23 26
  • 巴尔扎克和他的“缪斯”

    摘自卢岚《塞纳书窗》 文学家的寂寞之路,经常需要女人陪伴,就像诗人需要“缪斯”来引路。她们伸出手来,将文学家的手紧紧握着,那一程又一程的长路,就有鸟语花香。一旦有了成果,里面也必定有着那些缪斯们若隐若现的影子,若有若无的声音。歌德说: 永恒的女性引导我上升。 巴尔扎克一生有过好几个女人,她们与他的艺术创作有着怎样的秘密关系,只有天才晓得。他二十二岁开始向文学世界进军,感到有一股力量将他推向那个世界,像一种不可避免的命运。满脑子的梦想、激情、野心,也满怀的彷徨、苦恼、丧气。那时,他遇上四十五岁的德·贝尔妮夫人,一位九个孩子的母亲。而巴尔扎克本人,才出生几天就由奶娘带回家抚养,从小缺乏母爱,后来他伤心地说:“我没有母亲!”一旦遇上这位有知识有品位的女人,越发感到母爱的欠缺,一种复杂的情感从心里进发,尤其,人类那种神秘的爱情理念,使他不顾一切世俗观念,将自己对爱情极度的渴望倾注到她身上。这就是巴尔扎克的初恋。 夫人比他年长二十三岁,长女已经出嫁。巴尔扎克一头栽进去的,是一场充满幻觉的爱,这种爱的世界是不能能以现实尺度来量度的。路易十六的安朵涅特王后是夫人的教母,为纪念王后遇害,夫人和她的女儿…

    2017.09.18 36
  • 身份对于年轻人意味着什么?

    年轻人必须以己之力成为完整的人。在发展阶段,这主要表现在身体发展、生殖成熟、社会意识方面的多样性变化上。我把这一阶段的完整性的实现称为一种内在身份。年轻人,为了体验这种完整性,不仅在童年时期需要在自己和期望未来成为的自己之间建立起一种连接,还需要在自己感觉到的自己和别人眼中的自己之间找到这种连接。就个人而言,身份包括所有早年孩童时想成为的或者被迫成为的相继的身份特性。身份是一个独特的产物,目前新身份遇到的危机只能在家庭以外的同龄人和领导人物的帮助下得到解决。寻找新的可靠身份的青少年也许在不断地定义、过度定义和再次定义自己中陷入了无情的比较。可靠的探寻线索则可以在对最新出现的可能性和最古老的价值观的不断测试中被发现。自我定义,不管是出于个人还是群体的原因,变得非常困难。个体由此产生了角色混淆,即年轻人拒绝接受他的性别、民族、职业身份,并且经常被驱使去决定站在哪一 边。   在讨论身份的时候,我已经使用了“整体性”(wholeness)和“总体性”(totality)这两个术语。两者都有整体的意思,但我在此要强调的是它们之间的差异。整体性似乎在暗示部分,甚至是相当多元化的部分,即…

    2017.09.15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