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与思考

  下文是叔本华关于读书思考的文字摘录,叔本华最反对死读书、读死书的人。他认为读书必须思考,如果不思考,只一味地读,和经常骑马坐车而步行能力必定减弱的人一样,将会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他说:有许多学者就是这样,因读书太多而变得愚蠢。经常读书,有一点空闲就要看书,这种做法比常做手工更容易使精神麻痹,因为在做手工时还可以沉湎于自己的思想中。我们知道,一条弹簧如…

人如其读

一九八五年一月,我拜访了法国作家于连·格拉克,他当时已经七十五岁了,健康又健谈,他说的一句话给我很深的印象,至今仍然记得。他说:“当今的法国作家见面不再谈作品了,而是问‘昨晚的电视看了吗?’”中国的作家如何,我不知道。我认识的作家很少,但是我知道有不少操觚者见了面,口不离票子、车子、房子。十多年前,赵武平先生还在北京的一家报社当编辑,他好几次对我说,现在的人很…

我和书的故事之“偷书”

我和书似乎与生俱来就有着不解之缘。 我常说,一卷在手,无忧无虑,而唯余其乐。又说,一日无书,如三日无餐。 可是,我也有无书可读的时侯。 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下旬,天出奇地寒冷,有点象老人们说的,能冻死公鸡。那天我和我的同伴们挤在一辆军用卡车的行李堆上,从大同出发经张家口,然后上坝过山根达赖,于两天后到达了锡林郭勒盟的白银库伦军马场。 迎接我们的是零下…

买书的惯例

诚然,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些小癣好,然而藏书家们却似乎有更多的癖好。若布·卡普兰将在本文中详述他用新书充实他的书架和生活的全过程。

书架与我

  等哪天墙面用尽,或是找书耐心磨光之后, 我或许也只好狠下心肠,严格限定 收藏三千本书,一旦超买一本新书, 就得从旧书中找一本最不需要的丢弃。 一个爱书、藏书的人,多半也会希望有好书架相匹配。书少的时候,这可能不是个问题。但是,当书多到某种程度、空间又有限时,要找到合适的书架,却像是寻觅理想伴侣般的困难。这样的模拟绝无夸张之嫌,相信和我有着一样…

书与我

  我是一个不用功的人。“不用功”自然不是一件光荣的事,不过,我不愿因为它不光荣,而就向不知底蕴的人假装用功与渊博。但是,如果说,我真的不喜欢读书,那却又与事实不符。我很喜欢读书。“读书”和“用功”可能是两回事。用功的人不一定“喜欢”读书,喜欢读书的人也许不一定是用功。这分别大概就在于前者全凭感情,而后者却要靠理智。凭感情读书的人,全靠自己的好恶去选择,因此,他…

《巴黎茶花女遗事》初刻本流传轶事

  薄薄两册《巴黎茶花女遗事》,置于案头颇不起眼。然而,谁能想象在一百多年前,作为第一部国人翻译的西洋小说,它可是“一时纸贵洛阳,风行海内”。去年西泠秋拍中的这个版本成交价为16.1万元,该本为1899年林氏畏庐刻本,原刻初印本,封面白纸书签,扉页浅绿色色纸,上有林纾手书“巴黎茶花女遗事,冷红生自署”,卷末刻有“福州吴玉田镌字”。据称当时仅印100部,流传甚稀。笔者案头这…

原来我读的这个是经典?

  四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初入大学,学院给我们召开全年级新生见面会,院长忙着走穴挣钱没来,学院党团委书记带着几个辅导员和老师来给我们“教诲”。那是一个闷热的午后,冗长乏味的讲话很快让我昏昏欲睡,在结束的时候,学院里一位穿着随意的老师,踩着布鞋走上了讲台,总之,整个下午我只记住了这位教授的一句话:同学们,大学里一定要,多读经典少上课。

书之命运

(一) 瓦尔特·本雅明写下藏书“代表”了其收藏者这样的话,是因为一方面他看到一个人的藏书不仅总结了此人的一生:当他将最后一本书纳入自己的收藏,放上书架的时候,他的一生就此明了,少有后续;另一方面这些书也完成了其自身的生命轨迹:它们从一个人手中传下去,经历各式辗转,最终静置于此。本雅明同阿洛伊斯-胡德主教一样,发现了那句古老的拉丁金句的真正含义:书各有命。 …

忙不是借口

大家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可能会觉得我又要吐槽开口闭口说自己忙的人了,其实不然,我只是给我们忙人想想法子,支支招。如果您碰巧是仙人,那就不需要看这篇文章了,您可以看看《道德经》什么的,搞搞自己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