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书话

书话

买书的惯例

诚然,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些小癣好,然而藏书家们却似乎有更多的癖好。若布·卡普兰将在本文中详述他用新书充实他的书架和生活的全过程。

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历尽艰辛话买书
2017年2月4日
书话

书架与我

  等哪天墙面用尽,或是找书耐心磨光之后, 我或许也只好狠下心肠,严格限定 收藏三千本书,一旦超买一本新书, 就得从旧书中找一本最不需要的丢弃。 一个爱书、藏书的人,多半也会希望有好书架相匹配。书少的时候,这可能不是个问题。但是,当书多到某种程度、空间又有限时,要找到合适的书架,却像是寻…

继续阅读
书话

书与我

  我是一个不用功的人。“不用功”自然不是一件光荣的事,不过,我不愿因为它不光荣,而就向不知底蕴的人假装用功与渊博。但是,如果说,我真的不喜欢读书,那却又与事实不符。我很喜欢读书。“读书”和“用功”可能是两回事。用功的人不一定“喜欢”读书,喜欢读书的人也许不一定是用功。这分别大概就在于前者全凭感情,而后…

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漫画:当我想看书的时候…
2017年5月26日
读书的经历
2017年5月24日
卡尔维诺:为什么要读经典作品?
2017年5月15日
书话

《巴黎茶花女遗事》初刻本流传轶事

  薄薄两册《巴黎茶花女遗事》,置于案头颇不起眼。然而,谁能想象在一百多年前,作为第一部国人翻译的西洋小说,它可是“一时纸贵洛阳,风行海内”。去年西泠秋拍中的这个版本成交价为16.1万元,该本为1899年林氏畏庐刻本,原刻初印本,封面白纸书签,扉页浅绿色色纸,上有林纾手书“巴黎茶花女遗事,冷红生自署”,卷末…

继续阅读
书话

原来我读的这个是经典?

  四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初入大学,学院给我们召开全年级新生见面会,院长忙着走穴挣钱没来,学院党团委书记带着几个辅导员和老师来给我们“教诲”。那是一个闷热的午后,冗长乏味的讲话很快让我昏昏欲睡,在结束的时候,学院里一位穿着随意的老师,踩着布鞋走上了讲台,总之,整个下午我只记住了这位教授的一句话:同学…

继续阅读
书摘, 书话

书之命运

(一) 瓦尔特·本雅明写下藏书“代表”了其收藏者这样的话,是因为一方面他看到一个人的藏书不仅总结了此人的一生:当他将最后一本书纳入自己的收藏,放上书架的时候,他的一生就此明了,少有后续;另一方面这些书也完成了其自身的生命轨迹:它们从一个人手中传下去,经历各式辗转,最终静置于此。本雅明同阿洛伊斯-胡…

继续阅读
书话

忙不是借口

大家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可能会觉得我又要吐槽开口闭口说自己忙的人了,其实不然,我只是给我们忙人想想法子,支支招。如果您碰巧是仙人,那就不需要看这篇文章了,您可以看看《道德经》什么的,搞搞自己的业务。

继续阅读
书话

读书的经历

文/[德]赫姆林   在我早年的阅读经历中,有两件事,出于完全不同的理由,值得我永志不忘。头一件涉及一本书,或者说几本书,这本书,或者说这几本书,是我很早,即六岁到八岁之间就读过的。我指的是《一千零一夜》,此外还有安徒生的《没有画的画册》和《皮袜子》。这些截然不同的作品,界限和边缘都是模糊不清…

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书与我
2017年7月17日
漫画:当我想看书的时候…
2017年5月26日
卡尔维诺:为什么要读经典作品?
2017年5月15日
书话

卡尔维诺:为什么要读经典作品?

  伊塔洛·卡尔维诺,生于古巴哈瓦那,意大利作家。他的奇特和充满想象的寓言作品使他成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意大利小说家之一。——维基百科 为什么要读经典作品? 黄灿然 译   让我们先提出一些定义。 一、经典作品是那些你经常听人家说“我正在重读……”而不是“我正在读……”的书。 至少对那些被视为“博学”…

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书与我
2017年7月17日
漫画:当我想看书的时候…
2017年5月26日
读书的经历
2017年5月24日
书话

读书乐

接到《读者文摘》的请求,要我写一篇“我所得到的最好劝告”。对后生之辈和成年人,除了严肃的忠告外,还有一个改变未来事态的方法,那就是委婉的劝导。

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书与我
2017年7月17日
漫画:当我想看书的时候…
2017年5月26日
读书的经历
2017年5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