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杨澜:留学改变了我的世界

    杨澜:“辛苦”二字,应该是一直贯穿着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整个学习生涯,但我也非常感激这段生活,让我在国际政治、外交、经济、传媒等各个领域都打下了更为坚实的基础。 文/杨澜,选自《留学改变我的世界》,2005委员会主编,现已上市,本文原标题”归去来兮“ █ 18年一次的轮回 2014年秋天,我送儿子到哥伦比亚大学读本科。对我来说,这似乎是一个新轮回的开始。 1996年,我从哥伦比亚大学拿到硕士学位,离开纽约的时候,《纽约时报》财经版在头条位置上出现了这样的标题:《27岁的脱口秀主持人将改变中国电视》。在那张照片里,长发飘飘的我实际上已经怀孕了。随着儿子来到这片土地上求学,我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虽然这个原点在时空的走廊里已前行了18年。 时光流转,看着儿子轻身走上求知路,我想起的却是自己留学时的两大包行李,里面放着锅、被子、褥子、枕头……那时候父母觉得在美国什么都贵,我也很少会有机会回国探亲,于是就把冬天、夏天的衣服,生活起居的物品能带的全都一下带到了美国。 上学生活照 父亲运用了我难以想象的生活技能,把那么多物品都压缩成了最小的包裹塞进了我的箱子里。记得临出行的时候,母亲把几千美金缝在了我的…

    2017.06.13 185
  • 没成为天才,却得了天才病

    人人都渴望自己的孩子成为天才,在牙牙学语时便能够感知复杂情绪与大千世界,然而在家庭教育中,有一种父母,往往过早把自己的孩子归于天才一类,于是像培养天才一样去培养孩子。但很多时候,孩子没被培养成天才,却得了天才病。   什么叫天才病呢?   懒散傲慢,没有责任感,做什么事情都漫不经心;  做什么事情都是随机的,没有计划性; 对别人的许诺,从来没有想着去实现; 动不动就狂怒,情绪波动无常。  我们经常会说,天才所做的一切都是可以原谅的,与之相似的一个观点是,父母们经常会想,孩子只要学习好,所有其他的不足都无关紧要。某种意义上,他们已经把自己的孩子当作“天才”一样去培养,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培养孩子某一方面的能力上了;并且以对待一个天才的方式,容忍孩子的很多缺点——那些本应该引起注意的缺点。   在今天的中国,特别是在一些富裕的家庭里,父母更容易产生某种错觉,把孩子的某一些长处当作特别大的天分,为了让孩子这方面的优势得到充分的发展,父母不惜代价地投入金钱与精力,让孩子可以其他的都不管,只一门心思发展这一项,结果却往往是让孩子…

    2017.01.23 171
  • 在残酷的世界里学会分享善意

    当比尔·盖茨决定捐出400多亿美元的个人资产成立基金会后,他才发现捐钱有时比赚钱还难。 关于慈善,他提出了要允许犯错的主张,甚至每年会留出百万美元做“试点项目”,买的就是错误和经验。他曾捐巨资改善美国的基础教育,却发现吃力不讨好,因为人们对教育的标准有着千差万别的认识,而且很难分清政府的职能与公益组织的作用。于是他把目光又投向了贫穷国家的公共卫生,通过基金会下疫苗订单的方式给制药企业提供市场,再交给这些国家的政府分发接种,从而形成政府—企业—慈善三足鼎立、相互支撑的模式。 股神巴菲特认同盖茨的慈善理念和管理能力,决定把自己400多亿美元的资产分年度逐步转交给盖茨基金会,因为他认为,把钱交给盖茨夫妇这样既聪明又诚意做慈善的人很放心。 2010年9月,盖茨基金会与阳光文化基金会在北京举办“巴比晚宴”,盖茨和巴菲特与五十几位中国的企业慈善家聚首,讨论怎样更“聪明”地做慈善。 我问盖茨:“过去企业家往往制定遗嘱,在身后捐出财产。你为什么人到中年就决定捐献?”盖茨说:“如果你已经死了,怎么知道善款是否得到了善用呢?我认为还是应该在自己年富力强、头脑清醒的时候组建专业的团队。” 巴菲特也相信慈善要…

    2016.12.30 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