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你的灵感变得有商业价值?

我的朋友老李是一个创业狂人,在大学里就想着各种办法赚钱:在男生宿舍卖过进口香烟,每一个订单都能送货到手;在学校门口的夜市摆过地摊,专门把些成本低的衣服、小饰品卖给女学生;也曾经在学校里设计过创业大赛,他自己则跟一个初创的工作室合作定做T恤,赢得了冠军。后来老李也跟着淘宝、微商这些大流卖过不少鸡零狗碎,说实话,钱是赚了不少,那会儿刚刚入行,大家对于在线购物的…

为什么我们要有性?

鸟类、蜜蜂和跳蚤都有性,植物、真菌和变形虫也是如此。性似乎无处不在。但如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它只是少数物种的追求。生命在地球上出现后的头20亿年,性并不存在。即使是现在,主宰地球的生物——细菌和古生菌——依然是无性生殖。

飞机为什么会飞?其实啊……目前还没人能解释清楚

“飞机为什么会飞?”这是一道超级“难题”,就连最前沿的科学——航空力学也没法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 我们都知道,每天都有许多架飞机翱翔在世界各地。从莱特兄弟将第一架飞机送上蓝天的那一刻到现在,已经有无数架飞机完成了空中旅程。 “飞机都上天那么久了,飞行原理居然还是个谜?”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毕竟,科学一点儿也不万能。 我们都以为科学早就揭开了飞机的飞行…

到底什么是生命?该是时候认真回答这个问题了!

宇宙的外面是什么?世界会不会是假的?我是不是活在虚拟世界中?上帝到底存在还是不存在?这个世界有没有终极真理?如果你像一个网络游戏里的角色试图琢磨自己手里武器的代码是什么,对“世界真相”与“人生意义”等重大议题保持好奇、甚至想死磕到底,那么恭喜,你完全有成为一名哲学家的潜质。然而,这个世界整天都在忙着探索、开垦、打仗、上天,留给普通人犯空想的空间已被挤压到最小…

仰望星空——哈勃深空场

1995年12月18日,这看上去是平凡的一天,一个来自美国的天文研究小组租用了哈勃望远镜,他们要选择一个颇受争议的天区进行观测。这是一块“黑区”,并且还是全天中最黑的“黑区”。这次观测选择的是全天中最黑最黑的一个点,大小仅仅只有144弧秒,这相当于你站在100米开外看一个网球的大小,只占整个天区的2400万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