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

  • 如何让你的灵感变得有商业价值?

    我的朋友老李是一个创业狂人,在大学里就想着各种办法赚钱:在男生宿舍卖过进口香烟,每一个订单都能送货到手;在学校门口的夜市摆过地摊,专门把些成本低的衣服、小饰品卖给女学生;也曾经在学校里设计过创业大赛,他自己则跟一个初创的工作室合作定做T恤,赢得了冠军。后来老李也跟着淘宝、微商这些大流卖过不少鸡零狗碎,说实话,钱是赚了不少,那会儿刚刚入行,大家对于在线购物的要求没有那么精细,可是他总是跟我说没有找到创业激情,除了赚到钱的快乐,没什么成就感。 如果你不了解他的脾气,肯定跟我第一次听见这种抱怨的想法一致:真想揍你丫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凭什么在我们面前炫耀你的赚钱能力,还把这※装的不露痕迹? 马爸爸的蜜汁微笑 直到我也见过一些创业公司的老板,听过马爸爸的讲座,见了锤子手机的发布会,才知道,不以赚钱为目的的创业是耍流氓,而只以赚钱为目的的创业,就是个小商贩,成不了大气候。就像《欢乐颂》里的赵医生一样,我看书不仅是种功利行为,世界上有种东西叫情怀。情怀懂吗?曲筱绡是越来越懂了,就像我也慢慢明白了老李一样(话题扯远了)。 许久未见老李,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头痛“情怀”俩字。在最近的一次读书会上偶遇…

    2017.06.20 187
  • 为什么我们要有性?

    鸟类、蜜蜂和跳蚤都有性,植物、真菌和变形虫也是如此。性似乎无处不在。但如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它只是少数物种的追求。生命在地球上出现后的头20亿年,性并不存在。即使是现在,主宰地球的生物——细菌和古生菌——依然是无性生殖。 因此,性的起源有点神秘。如果说性的起源难以理解,那性的功能就更令人困惑了。 乍一看这似乎有些可笑。可以肯定的是,性有一个明显的功能:它可以造成变异,为演化提供原材料。遗传信息的排列重组有助于物 种适应自然环境,促进有益基因在种群中的传播,消除有害基因。但这种常识性的观点有很大问题。首先,性是非常低效的。相比而言,克隆自己的效率要高得多。比起性,克隆能产生更多后代, 这意味着无性生殖的物种能凭借生产更多的后代来争夺相同的资源,从而迅速推动有性物种的灭绝。 不仅如此,每一个无性生殖的物种都有一套能够适应环境的基因组合。而性则创造出新的、未经检验的、可能较为低劣的基因组合。事实上,性所导致的重新组合往往会破坏而非产生有利的基因组合。 当然,长期来看,比如在千百万年的时间里,性是一个优势。无性的物种最终会积累无法消除的突变,导致该物种灭绝。但演化并不像那样起作用。它事先没有…

    2017.06.07 181
  • 飞机为什么会飞?其实啊……目前还没人能解释清楚

    “飞机为什么会飞?”这是一道超级“难题”,就连最前沿的科学——航空力学也没法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 我们都知道,每天都有许多架飞机翱翔在世界各地。从莱特兄弟将第一架飞机送上蓝天的那一刻到现在,已经有无数架飞机完成了空中旅程。 “飞机都上天那么久了,飞行原理居然还是个谜?”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毕竟,科学一点儿也不万能。 我们都以为科学早就揭开了飞机的飞行之谜。殊不知,现在的科学还不足以把“飞机上天的原理”解释清楚。 老实告诉大家,我原本也以为“飞机的飞行原理”在科学上早就被百分百解释清楚了。谁知在两年前的某一天,我接到了一位老物理学家的电话。他告诉我: “国外出了一本书,掀起了一场关于飞机飞行原理的大讨论。我想把这本书翻译成日文出版,你能不能介绍一家出版社给我?” 这本引起轩然大波的书,是由美国费米实验室的物理学家戴维·安德森与华盛顿大学的航空力学专家斯科特·埃伯哈特合著的。美国的科学杂志与航空领域的专业杂志对其竞相报道,好不热闹。 如果书里的内容都是胡说八道,它就不会得到社会的关注,专家们肯定也会付之一笑。问题是,一流的科学杂志和专业杂志都一本正经地讨论起了这本书的内容。 但是翻开这…

    2017.04.27 281
  • 到底什么是生命?该是时候认真回答这个问题了!

    宇宙的外面是什么?世界会不会是假的?我是不是活在虚拟世界中?上帝到底存在还是不存在?这个世界有没有终极真理?如果你像一个网络游戏里的角色试图琢磨自己手里武器的代码是什么,对“世界真相”与“人生意义”等重大议题保持好奇、甚至想死磕到底,那么恭喜,你完全有成为一名哲学家的潜质。然而,这个世界整天都在忙着探索、开垦、打仗、上天,留给普通人犯空想的空间已被挤压到最小值。相比于哲学家们关心的这些或轻盈或沉重的形而上大问题,我们普通人在乎的可就现实多了,顶多就是:我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问题,我们从孩童时期就整日里围着父母长辈不停地问,因为涉及到部分专业领域以及一些不可明说的尴尬,我们得到的答案总是千奇百怪,长大后回忆起来更会觉得啼笑皆非。然而,“我们从哪里来的”,这个简单问句的内在含义却极其深刻。它真正触及的到层面,其实是“生命”本质。 到底什么是“生命”?界定一件事物是否有生命的标准又是什么?我们能在一瞬间判断出眼前的东西是生物还是非生物,然而理由依据又是什么呢?你能给“生命”下一个明确的定义吗? 不用怪罪我们的父母,我想很多人都回答不上来。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借助一件强大的武器为我们的探索之旅…

    2017.04.20 176
  • 仰望星空——哈勃深空场

    1995年12月18日,这看上去是平凡的一天,一个来自美国的天文研究小组租用了哈勃望远镜,他们要选择一个颇受争议的天区进行观测。这是一块“黑区”,并且还是全天中最黑的“黑区”。这次观测选择的是全天中最黑最黑的一个点,大小仅仅只有144弧秒,这相当于你站在100米开外看一个网球的大小,只占整个天区的2400万分之一。 在一片质疑声中,哈勃太空望远镜把镜头聚焦到了那片位于大熊座的黑区上,从12月18日一直观测到了12月28日,谁也没想到,这些光子组成的图像将让全世界的天文学家接受到一次革命式的洗礼。 342张图像最后合成的照片被称之为“哈勃深空场”,这恐怕是人类天文学史上到目前为止最为重要的一张天文照片,没有之一。   在这张照片中,每一个光点,哪怕是最暗弱的一个光点,都不是一颗星星,而是一个星系,一个像银河系这样包含了上千亿颗恒星的星系!在这么一个全天2400万分之一的区域中,哈勃就拍摄到了超过3000个星系。这真是令人“细思恐极”。 宇宙中星系的分布密度是均匀的,这早已被证实过了,那么根据哈勃深空场拍摄到的星系数量就可以推测出,宇宙中可观测到的星系总数将超过1000亿个。如果…

    2017.04.20 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