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报书评

  • 法国政治的一杯毒酒:民粹主义的诱惑

    作者=张怀英 来源=新浪历史
    民主政治已经捕获并占据了许多人的心灵。不能忽视,现代民主的出现是与革命相伴随的。与其说民主是文明进步的必然产物,倒不如说民主乃是人类古老持久的政治冲动。原因很简单,多数人的声音和情绪天生就有力量,而往往只有少数人才能保持清醒、认真、负责的头脑,人们宁愿在平等的旗号下将各种私货置入集体无意识的洪流。各国政治实践表明,“民主”往往假借民粹主义的形式,或者成为政治煽动家的工具,或者成为“卡里斯玛”现身的依据,而在一次次革命暴动与强人独裁的循环往复之中,受苦受难最多的仍是百姓自身——与其说现代政治旨在实现民主政治,倒不如说现代政治是要驯服民主政治。

    2017.05.12 63
  • “功高震主”的易代悲情:晚年孙立人在台湾

    作者=王丰 来源=《同舟共进》
    1955年6月24日,蒋介石免去了孙立人国民党军队“陆军总司令”职务,将其改任“总统府参军长”,随之又将孙秘密拘捕。8月20日,蒋以“纵容”部属武装叛乱,“窝藏共谍”“密谋犯上”罪名,革除了孙的“总统府参军长”职务。随后下令将孙立人软禁。

    2017.05.12 65
  • 被涂抹的义和团:中国历史规模最大的“集体无意识”

    作者=张鸣 来源=天益网
    从某种意义上讲,义和团是一种仪式化程度极高的群体,他们所从事的多数政治活动包括战争都伴随着某种仪式。拳民特异的仪式不仅成了义和团的标记,而且也决定了义和团的组织属性。当时的人们,无论对义和团的态度如何,无一不是通过拳民的仪式和与仪式相关的服饰来识别他们,也多少是由于拳民源于华北乡村文化的“降神附体”、喝符念咒、戏腔戏调等仪式,才使得义和团在如此广阔的地域上,没有统一的组织与安排,居然能以极度分散却又面目相近的“坛”的形式存在。大体相近的文化背景使得组织义和团的农民可以很方便地汲取差不多的文化仪式资源,而与这种仪式相适宜的组织就是分散的“坛”。

    2017.05.12 79
  • 量子力学的世界很神奇,但还没神奇到支持灵魂存在

    作者=李淼
    一、缘起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充满了奇迹,我们一生在小小的地球上就会遇上难以计数的美好和不美好的事物,更不用说整个宇宙了。普通人看到的是五光十色,孩子也许能看到更多,因为他们的好奇心更重,自己会为万物命名。一个孩子长大成人之后可能会因为习惯了周遭的事物对奇迹视若无睹,而经过专业训练的专家却知道一切都在某些法则之下运行。世界是有序的,而我们可以理解这些秩序,这本身就是奇迹。

    2017.05.12 59
  • 戳破“天皇”的神话:战后美国在日本的民主改革

    作者=盛邦和 来源=《二十一世纪》
    日本战败之后,美国随即以联合国的名义佔领日本,并于日本以“根绝日本的战争能力与军国主义”、“通过民主化使日本成为世界国家中的一员”为目标,採取一系列措施,推行所谓“战后日本民主改革”,诸如抢佔佔领者主导地位,进行“间接统治”、推动“民主化”,颁布新宪等等。美国的佔领政策固然在某种层面上具有时代意义,然而其对日本固有的深具封建色彩的社会基盘没有,也无法作根本的触动,紧接“冷战”的需要,又对日本旧政治、文化形态採取容留与温存的态度。这就使佔领的最后结果并未达至“根绝军国主义”的目的,而留下无尽的历史隐患。

    2017.05.12 74
  • 家国同构还是民族国家:追寻中国人的“国家认同”

    作者=高力克
    来源=2017年3月《经济观察报·书评》

    亨廷顿认为,认同是一个人或一个群体对其特性的自我认识,它是自我意识的产物:我或我们不同于他者的特别的素质。认同通常是人们建构的,英格兰人、法兰西人、德意志人这样一些国民身份或国家特性是在战争中凝聚而成的。

    2017.05.12 73
  • 失语的经济学家:为什么穷人往往不愿意离开贫民窟?

    作者=梁捷
    来源=2017年3月《经济观察报·书评》
    伟大的城市与贫民窟
    维科认为,城市是文明涌现的象征,那大约发生在六千年之前。城市出现,人类才拥有真正意义上的历史。而就在最近几十年,我们又在经历另一场革命,全球城市数量和城市人口数量爆炸性增长,世界上大多数人正源源不断地从农村转移到城市,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超级城市。上一次的人口革命创造了历史,这一次则改变了历史。

    2017.05.12 65
  • 胡乔木与钱钟书:故国同谁话劫灰

    作者=方晓强
    来源=《八十一年人生路:胡乔木生平》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后,钱锺书受到冲击,于1969年11月与杨绛一起被派往河南“五七干校”劳动改造,直至1972年3月才回到北京。胡乔木与钱锺书是清华同学,钱比胡高一届,但两人在学校时并不相识,直到1972年钱回到北京后才与胡交往,以后逐渐增多。晚年胡乔木常常到钱家中聊天,他们谈学术、谈诗歌,无拘无束。杨绛在《我们仨》中是这样记载的:“乔木同志常来找锺书谈谈说说,很开心。他开始还带个警卫,后来把警卫留在楼下,一个人随随便便地来了。他谈学术问题,谈书,谈掌故,什么都谈。锺书是个有趣的人,乔木同志也有他的趣。他时常带了夫人谷羽同志同来。到我们家来的乔木同志,不是什么领导,不带任何官职,他只是清华的老同学。”

    2017.05.12 106
  • 美国排华时,谁曾为华人捍卫人权?

    作者=程映虹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不但拒绝华工入境,而且拒绝在美华人归化为公民,等于单方面宣布中美1868年签订的《蒲安臣条约》中有关中美互相准许移民和归化的条款无效。此法案不但无视美国政府由国际条约规定的义务,也成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或许也是唯一以族群或者种族为对象的反移民法案。

    2017.05.12 63
  • 【思想争鸣】俞可平:游魂何处归──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知识分子 | 7号书斋(附俞可平讲座预告)

    “‘游魂无处归’是近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历史命运,导致这一命运的直接原因,

    2017.05.12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