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

  • 从《黑骏马》想到的

      《黑骏马》是安娜·塞维尔的唯一的一本书。 出于对虐待动物的不满,安娜在身染重病的时候,花了6年的写成这部作品。作品出版不久后,她也就去世了。 像所有的经典小说一样,100多年以来,《黑骏马》已风靡全世界。从那时以来这本书至少销售了3000多万本。并且,几度被拍成电影,历演不衰,唤醒一代又一代读者去理解所有不会说话的动物。 我高中时期,读到的是牛津书虫系列的一个版本——中英文对照版。那时候是为了学习英文,在老师的建议下,去书店买了几本书虫系列的作品。 《黑骏马》是当时读起来感触最深的,也是至今依然念念不忘记的一部作品。 小说主人公“黑骏马”是一匹漂亮的优种黑马,从小生活在贵族人家,受过良好的训练,性格温顺、善良,而且聪明、机智,主人非常喜欢他。但是好景不长,主人家里有了变故,黑骏马不得不被卖掉。他一连被卖过多次,接触过各种人:有喝多了酒就拿马撒气的醉汉,有动辄抽鞭子的出租马车车夫,有不把动物当回事的野蛮人,也有把动物当成朋友的好人家,尝尽了人间的甜酸苦辣。最后它侥幸有了一个好的归宿。作品揭示了马的内心世界,也有作为马冷眼旁观人类社会的描写。 我家并没有养马,但是,我却可以时常看到马—…

    2017.07.09 100
  • 所有的放不下,其实都是因为不甘心

    你有没有试过忘记一个人?   你有没有试过抓紧一个人?   或许忘记很简单,跟着时间走就可以。   或许抓紧也很简单,不放手就可以。   可是世界上有一种感情,便是你越想忘记,越是难以忘记;越想放弃,越是心有余悸。   每个人心底都有个秘密,秘密里藏着一个人的名字,这个秘密有的甜,那便是爱到了想爱的人,这个秘密有的很苦,那是曾经相爱后来分道扬镳,   而还有一种秘密很酸,那是爱而不得也求之不得,最终失散在人海,却牢记于心田。   那么你的秘密,是哪一种?   我很怕讲故事,可是最害怕做结尾,我怕别人问我,后来呢?   后来呢?他们在一起了吗?   后来呢?他们分开了吗?   后来呢?他们再遇见了吗?   但是你知道吗?很多故事都没有后来,如果硬要加一个后来,便是我还记得他,我也记得我爱过他。   年轻的时候,我们仗着自己青春年少,便把疯狂做的一干二净,连同着所有的爱恨情仇都做出了非常用力的模样,需要大声喊出的表白,需要温柔细语的我爱你,需要无时无刻的浪漫和陪…

    2017.07.09 59
  • 金融演化的脚印

    ——本文为高善文为中信出版社《新金融风向标》一书撰写的序言   长江商学院的学员们在学习过程中,在教授们的指导下研究和讨论了近些年中国金融创新与演化的十多个案例,并编纂成册,付梓之际,邀我做序。我通览全书,发现这些案例选取精当,资料齐备,讨论深入,从不同的角度,以有血有肉的现实金融创新活动为基础,全面丰富地刻画了正在快速演化中的中国金融体系和市场的一个个进步的脚印,对于从事金融研究、商业管理和对这些领域感兴趣的读者都很有价值,因此很高兴写上几句话。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金融到底是什么?从词语的表面来看,金融的含义似乎是资金与融通,应该说这样的构词有一定的道理。在实践中,金融就是将借方和贷方联系在一起的一种机制。举个简单的例子,以目前中国市场份额占比最大的叫车软件滴滴出行(下文简称滴滴)的融资和成长过程来讨论问题。   滴滴的创始人程维曾在阿里巴巴公司工作多年。2012年程维从阿里巴巴辞职,并开始创业。当时在程维看来,中国城市交通正面临困境,现有的出租运力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庞大需求,而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技术和模式,将人与人、人与车的信息快速连接,可以大大提高…

    2017.06.21 62
  • 做一个为文学留下印痕的人

    前几天收到一份快递寄来的书籍,打开一看,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文库”中李松睿的“中国现代文学论集”《文学的时代印痕》,因为种种原因,我还是在十分繁忙的琐事当中,抽空读了这本书,着实有许多话想说出来。 我与李松睿从未谋面,但是文字上的交道倒是有过两次,一次是2015年我在《文艺研究》上发表《中国当代文艺批评生态及批评观念与方法考释》时,他作为责编,其认真负责的校勘态度让我深深感动;另一次就是因为评审某一个奖项时,我第一次接触他的文字,才领略到他扎实的学风开阔的视野。 尽管我与李松睿的学术观点有许多并不相同的地方,但是,作为一个长期在文坛和学界工作的人,我谨记的是:学术乃公器,但凡是学术争鸣,只要不是恶意人身攻击,就应该克服学术偏见,让不同意见充分发挥,更需要为那些真正把学术当作自己生命的青年学者铺路架桥,即便是与你价值观相左。这么多年来,眼见着许许多多急功近利的青年学者为了暴得大名而不惜制造学术垃圾,便心有戚戚焉,无疑,当下许多时髦的评论文字将会被文学史的大潮无情地吞噬,成为稍纵即逝的流星。但是读了李松睿的《文学的时代印痕》,我以为,其中的一些文字是可以经得起历史检验的,那是因为一个人的…

    2017.06.21 59
  • 野蛮时代的历史见证

      其实每次读严歌苓的文章,最吸引我的,都不外乎是在某个时代背景下,被反复摧残的某个人,或者是被反复碾压的人性,每次,我都是被那样的一种无形的政治牵引着,不断的向前走着,我渴望了解那个时代的残酷,或者说是那个时代最赤裸裸的东西,但是,内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政治的东西我不会懂,就像《无出路咖啡馆》里,那个想要将自己从军经历掩埋的女子一般,也不是掩埋,但却有一种逃避,仿佛那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是却也为她的路添了不少的红绿灯不是吗?   从第一次看到《陆犯焉识》,我就一直觉得严歌苓写的不是小说,不是凭空捏造的东西,直到后来自己写小说,也看了太多别人的小说,才发现,其实每个小说的背后都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在支撑,是真的,每一个都是,否则,我们的书架上也不会多出那么多被称之为“小说”的东西。因为这些故事的真实性,我一度怀疑小说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直到现在,我仍然会将一个作者带进她写的小说里,那个主角就是她,她就是那一个个篇章里鲜活存在的一个人,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她体验过之后又赋予了的,哪怕是妓女,哪怕是个乞丐,更哪怕是一只狗。他们都是真实经历过的,而且我也越来越相信,只有真正经历过…

    2017.06.21 67
  • 原来我读的这个是经典?

      四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初入大学,学院给我们召开全年级新生见面会,院长忙着走穴挣钱没来,学院党团委书记带着几个辅导员和老师来给我们“教诲”。那是一个闷热的午后,冗长乏味的讲话很快让我昏昏欲睡,在结束的时候,学院里一位穿着随意的老师,踩着布鞋走上了讲台,总之,整个下午我只记住了这位教授的一句话:同学们,大学里一定要,多读经典少上课。 我谨遵仅记住的一句教诲,大学四年,无聊课程大都翘课,大多时候泡在图书馆,或者在校园某个无人角落的草坪抱着一沓书啃上一天或整个下午,直到夕阳西下,肚子发出“咕咕”声以示强烈抗议,这才起身去饭堂。我不明白什么才是所谓的“经典”,只是凭着自己的喜好,在图书馆书架前随意走动,发现感兴趣的书,便迅速将其“下架”带走。 就这样,我保持着高强度高速度的阅读,边读边写——其实多数时候只是将书中的一些内容重新排列组合罢。将文章发到博客以示自己阅读广泛来博取一些赞许填补空白的虚荣。两年之后,当我离开这个校区图书馆时,我的借书卡记录显示,我已经读完523本书,当然这个数据不能完全当真,因为并非所有书都是“读完”了的,有些是读完一遍,如《活着》《野草集》等精彩小说、杂文集;有些是细…

    2017.06.20 80
  • 旧书如美人,哪堪流复转

    陈子善   陈子善先生到店里来,略微打个招呼,就钻进书堆里去了,我们也不打扰他,任他看书去。上次他到店里时,不断有人进来和他打招呼,毕恭毕敬叫一声”陈老师”!先生站在书架前,身子是侧过来了,脸是转过来了,嘴里也说着”你好你好”,眼睛却始终没离开过立在架上的书脊。 不一会儿先生拿着一本自己的著作满脸问号地走出来:”这个书你们是从哪里搞到的?上头还有我的签名,可是我都不认识这个人,我什么时候签给他的呢?”我一瞧乐了,这个人我们太熟悉了。”这个就是马刀,尚书吧的老板啊!马刀是网名,百尝是笔名,这个才是真名!你是在里面那一摞里翻出来的吧?那一摞全是签名本,不卖的。前不久我们搞过一个签名展,后来就全收在那里了。”先生还在那里晕:”可是我什么时候签给他的呢?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上头写着还是在上海,我以前在上海见过他吗?”这回我答不上了,马刀不在,悬案待解。 看着先生满脸的大问号,我冒出一个小问号:如果他在某个旧书摊上看见自己签送出去的书,正在眼巴巴地等着买主,会是什么感觉? 先…

    2017.06.20 53
  • 如何让你的灵感变得有商业价值?

    我的朋友老李是一个创业狂人,在大学里就想着各种办法赚钱:在男生宿舍卖过进口香烟,每一个订单都能送货到手;在学校门口的夜市摆过地摊,专门把些成本低的衣服、小饰品卖给女学生;也曾经在学校里设计过创业大赛,他自己则跟一个初创的工作室合作定做T恤,赢得了冠军。后来老李也跟着淘宝、微商这些大流卖过不少鸡零狗碎,说实话,钱是赚了不少,那会儿刚刚入行,大家对于在线购物的要求没有那么精细,可是他总是跟我说没有找到创业激情,除了赚到钱的快乐,没什么成就感。 如果你不了解他的脾气,肯定跟我第一次听见这种抱怨的想法一致:真想揍你丫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凭什么在我们面前炫耀你的赚钱能力,还把这※装的不露痕迹? 马爸爸的蜜汁微笑 直到我也见过一些创业公司的老板,听过马爸爸的讲座,见了锤子手机的发布会,才知道,不以赚钱为目的的创业是耍流氓,而只以赚钱为目的的创业,就是个小商贩,成不了大气候。就像《欢乐颂》里的赵医生一样,我看书不仅是种功利行为,世界上有种东西叫情怀。情怀懂吗?曲筱绡是越来越懂了,就像我也慢慢明白了老李一样(话题扯远了)。 许久未见老李,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头痛“情怀”俩字。在最近的一次读书会上偶遇…

    2017.06.20 61
  • 毛姆读书的方法

    按着编年次序看我下文介绍的书,当然比较方便,但如果你已下定决心去读,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非按这次序不可。最好,你还是随自己的兴趣来读;我也不劝你一定要读完一本再换另一本。就我自己而言,我发觉同时读五、六本书反而更合理。因为,我们无法每一天都保有不变的心情,而且,即使在一天之内也不见得会对一本书具有同样的热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不为自己打算。至于我,当然选取最适合我自己的计划。清晨,在开始工作之前,我总要读一会儿书,书的内容不是科学就是哲学,因为这类书需要清新而且注意力集中的头脑,这样我的一天开始了。当一天的工作完毕,心情轻松,又不想再从事激烈的心智活动时,我就读历史、散文、评论与传记;晚间我看小说。此外,我手边总有一本诗集,预备在有读诗的心情时读之,在床头,我放一本可以随时取看,也能在任何段落停止,心情一点不受影响的书,可惜的是,这种书实在不多。                               ——《书与你》-第18页

    书摘 2017.06.20 54
  • 《探寻独角兽》解读分享经济创新创业密码

    国内著名互联网智库腾讯研究院、腾讯大燕网、新京报等联合奉献,全面阐述分享经济对实现新经济的意义以及推进路径。本书纵览分享经济在国内垂直领域的发展,剖析细分行业的深度态势,分享代表企业的创业及成长之路,研读分享经济领域的趋势及发展借鉴等。视角独特,干活充盈,可读性极强。

    2017.06.20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