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读书志首页
  2. 书讯

让故事照亮每一个孩子的人生道路

让故事照亮每一个孩子的人生道路

 

我们小时候是多么的爱听故事,如果有父母或者一个祖辈能给我们讲故事,我们就会簇拥在她或他的周围,静静等待着主人公的下一场冒险。

 

后来我们长大了,我们自己成了父母,也开始给自己的孩子讲故事。

 

奇趣的历险和细腻的梦幻伴孩子入睡,一些奇异而美好的东西慢慢进入到她(他)们的心底。这些种子会发芽、开花、结出新的果子,变成新的种子。

 

一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必定会接触大量的故事,从童话故事到少儿文学故事,从奇思妙想到纪实文学。当孩子沉迷在故事中,无论是听还是读,都是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种享受。这也是孩子们成长的一种方法,反思个人经历的意义。

 

引人入胜的故事、生动逼真的角色,都会让孩子思考怎么做才正确,什么才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国际知名哲学家、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正是这一理念的倡导者,他携夫人发起了一个国际性的讲故事计划——巴巴央故事计划,将他在哈佛公开课里脍炙人口、备受瞩目的“苏格拉底问答法”——不断地诘问、应答、反驳和再追问——与给孩子讲故事结合起来,通过故事启发孩子思考,讨论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道德困境和人际交往问题(比如被欺负、被排挤时该如何做,如何正确排遣愤怒的情绪,如何避免暴力冲突等),同时让孩子展开想象的翅膀,去续讲故事,向家人们、朋友们和邻居们寻找新故事,创作自己的艺术作品……

 

当孩子读完故事后,有所思考就会想要寻找答案,孩子将问题抛给最信赖、最崇拜的父母,期待他们的回答。此时,父母的回答便是对故事的阐释,这阐释来自于父母对道德和社会的理解。这些理解通过带入故事情节和人物关系传递给孩子,一些模糊的观念在数秒内浮现。

 

获得答案的孩子有些继续读故事,而有些会继续提问,在令家长们头痛的一连串“为什么”中,孩子悄然完成了“苏格拉底式问答法”——不断第诘问、应答、反驳、再追问。

 

孩子长大后作为公民参与公共生活,将会面对许多大问题——怎样做一个公民,怎么做才正确,这些问题不是短短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用读故事、讲故事的方式,让孩子们从小参与“大问题”的讨论,是有效培养孩子思辨能力的方法。

 

好的方法需要好的故事选本。让孩子学会讲故事的前提是他们已阅读了大量的故事,孩子们(甚至我们大人)对故事的需求也是无厌足的。然而现实之中,充斥着大量罔顾童心的浅薄、可笑、即食性“儿童故事”。

 

作家粲然曾说过,成人和孩子在故事场里,极少一起去思考:什么东西值得人为之倾力付出?什么追求是愚蠢的?真善美的真正内涵是什么?人要过怎样有意义的生活?……这些极其有价值的讨论,是附丽在故事上,使故事永恒不免的艺术灵魂。然而在这个充斥着怀疑主义与玩世不恭态度,充斥着权力与恶意的时代,价值观的确实带来了故事被腐蚀的结局。

 

当代著名作家、文学家王安忆提出,给孩子的好故事应存有一种天真,不是抹杀孩子复杂性的幼稚,而是能够澄澈地照映世界,让孩子懂得明辨是非,体验生命的厚度。

 

当有机会选编一本《给孩子的故事》时,王安忆做了极为充分的准备。“‘孩子’的年龄段,下限应是认识汉字,数量多少不计,重要的是对书面表达能够理解,有没学到的生字生词,可以查阅字典,或者请教爸爸妈妈和老师。上限却有些模糊,小学高年级、初中和高中之间?就是十岁到十五岁,抑或十六岁,大概也不排除十七岁,将成年未成年,我们称之“少年”。这个成长阶段相当暧昧,不能全当成大人,但要当作孩子看,他们自己首先要反抗,觉着受轻视,不平等。”

 

出于对孩子的理解和对文学的严苛追求,王安忆决定脱出惯常“儿童文学”的概念——事实上,如今“儿童文学”的任务也日益为“绘本”承担,这意味着在“孩子”的阅读里,小心地画一条界线,进一步分工——她决定在所有的故事写作,而不是专供给“儿童”的那一个文类中,挑选篇目,收集成书。

 

《给孩子的故事》旨在让孩子的阅读“回到人类的童年时代,漫长的冬夜,围着火炉听故事”的时代。

 

25篇故事,均选自中国当代最具代表的作家作品;

 

25篇故事,传达的是一种与孩子平气平坐的视角;

 

25篇故事,将社会、人性、欲望、友情等冷静而又不失温情地展示给孩子;

 

25篇故事,带有文化的印记,实现了讲故事方式的高度纯粹,具有打动人心的真挚情感。

 

重要的是,让孩子于虚构中体验真实,在与故事人物同喜共悲的情感共鸣中,重新观看和感受自己的生活,滋养心灵的成长。

 

顺延“给孩子”系列:诗歌,散文,这一辑本应是“小说”才对,为什么却是“故事”?王安忆的理由倒并非从文体出发,而在于,给孩子一个有头有尾的文本,似乎试图回到人类的童年时代,漫长的冬夜,围着火炉听故事。这可说是文学的起源,经过无数时间的演化,从口头到书面,从民间到经院,再从经院回到民间,书面回到口头。

 

这一过程,恰恰暗合迈克尔·桑德“巴巴央故事计划”的核心。阅读真正能带给孩子思考的故事,鼓励孩子思辨、评价故事中的人物和情节,再复述、续写自己的故事。

 

最近一届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美国摇滚歌手鲍勃·迪伦,现代主义将形式的藩篱拆除,文学史等待着新一轮的保守和革命。孩子也许会提醒我们,事情究竟从哪里发生,从哪里发生就是本意。

 

仿佛处于人类的源起,每一个人其实都是一部独立的文明史,他们保有美学的本能,你要讲一件事情,就要从头开始,到尾结束,这是“故事”的要旨。

 

《给孩子的故事》收入的“故事”,基本上是小说,王安忆以为,这是火炉边上的讲述后来形成的最有效模式。其中有几篇散文,也是有人和事,有发展和结局,称之“散文”是因为来自真实的经验,不是虚构,是非虚构,但并不违反叙事完整的原则。

 

所以,我们称这本书为“故事”。

 

王安忆说:“我可以为这些故事负责,它们不会使读故事的人失望,无论在怎样的不期然的地方出发,一定会到达期然;掉过头来,在期然中出发,则在不期然中到达。”

 

王安忆还说:“还有一点承诺,些许要困难一些,那就是价值,这是选篇过程中,时不时受困扰的。倒不是说要灌输什么价值观,我们大人有什么比孩子更优越的认识?相反,我们还需要向他们学习,借用现在流行语,他们可称之“素人”,还未沾染俗世的积习,一颗赤子之心。难就难在这里,什么样的故事不至于为他们不屑,看轻我们这些大人;同时呢,也得让他们把过来人放在眼里。将一大堆篇目挑进来,摘出去,摘出去,拾进来,渐渐地,方才知道要的是什么。原来,我要的是一种天真,不是抹杀复杂性的幼稚,而是澄澈地映照世界,明辨是非。”

 

当孩子读完《给孩子的故事》里面25个故事,开始思考每一个故事对自己有什么意义时,这个故事就有了它应有的生命。

原创文章,作者:西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shuzhi.com/archives/958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