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怒:如何掌控自己和他人的情绪》

《制怒:如何掌控自己和他人的情绪》

恐惧,特别是在社会动物中,是一种社会官能现象,作为能迅速传遍整个种族的移情警报来说是非常高效的。毕竟,马不需要转身大喊:“草丛中有一只狮子,为了安全起见,我认为应该向东逃,到那个山坡上再判断整个局势。”感受到威胁的马在一瞬间就能让上千磅的身躯进入战斗或逃跑反应,转身逃跑更不是问题,高度紧张的神经信号在神经系统中高速传递——传到附近的每一匹马、每一只鸟、每一只兔子、每一只鹿和每一个人的神经系统中。然而,这种情绪分享可能会救人一命,也可能创造一种毁灭性的镜厅效应:骑手的血压升高或肌肉紧张都会加强马的恐惧,引发不必要的恐慌。在长耳野兔出现时,轻微、片刻的担心是正常的反应。

经验丰富的骑手有时意识到,用放松、专注、愉悦和快乐的情绪传染可以抵消恐惧带来的情绪传染,从而扭转逃窜行为。从生理学的角度,这意味着当你感觉到刺激即将传到你的身体时,你要让脊椎、直觉、下巴放松。不要紧靠在马身上,也不要抓马鬃,要稳稳地坐在马鞍上,保持灵活、平衡的姿势。恰当的微笑会很有帮助。记住,不一致的情绪——比如假装一切正常、掩盖恐惧——会导致你的血压升高,进而导致马的血压升高。然而,认为一只二十磅的长耳野兔会对你身下半吨重的满身肌肉的马造成什么威胁,那就太荒谬了。想到这里我都不禁笑出声来。

在这种情况下失去和马的连接尤其危险。因为你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惊呆了,这样就把该怎么做和去哪里的选择留给了一匹焦虑倦怠的马。你没有优柔寡断,也没有试图断开超负荷感觉信息的连接,而是感觉正在发生的事情,并将其作为输入信息。显然,这需要勇气,也需要训练。让事情更困难的是,你必须调整自己对恐惧的生理反应以将马的情绪和注意力导向正确的轨道。如果你全身心投入,深呼吸,即使没有完全放松,身体也会重新达到均衡状态。你将坐骑的注意力集中到期望的结果上——要么从这合理的威胁中脱身,像一条威严而且愤怒的响尾蛇一样面对挑战;要么就沿着小路跑回家,就像一只野兔逃窜出来时那样。

当你有意要用恐惧的对立面影响他人时,你必须志在成功。然而,在马受到第一次惊吓的时候,斯蒂芬妮抑制的情绪被一个恰到好处的笑话缓解了,而且事情证明,欢笑是扭转毁灭性的情绪趋势的最有效的方式。正如戈尔曼和伯亚斯揭示的,人类的确有一个特别的镜像神经元集合,“镜像神经元唯一的作用就是察觉他人的微笑或者大笑,从而做出微笑和大笑的反应。”显然,马是无法笑的,但骑手开心时经历的突然的情绪波动也具有跨物种的传染性。

无论你是骑手、家长、教师还是管理者,良好的幽默感可能是终极的秘密武器。幽默感不仅可以缓解失控的战斗或逃跑反应,还能提高整体的表现。戈尔曼和伯亚斯引用了法比奥·萨拉(Fabio Sala)的研究。萨拉发现出色的领导者对员工微笑的次数要比平庸的领导者对员工微笑的次数多两倍。“其他研究者发现,好心情有助于让人更快地接受信息,并且迅速创新地做出反应。换句话说,微笑是很重要的事情。”

然而,和大多数形式的情绪智慧一样,要想有效地笑,一个好的判断力和对微小变化的敏感至关重要。比如说,讽刺从本质上来说是表里不一的表现,让人们用油嘴滑舌但可能导致分裂的方式表达内心的不满和愤怒,让争论的双方都深受其害。那些赞同你观点的人可能会被你尖锐的措辞暂时吸引,但最后可能会得到愈加激烈的冷嘲热讽和责难,最终阻碍团队合作的开展和谈判的进行。那些被嘲讽的对象所感受到的侮辱会迅速转化成愤怒。人们经常用讽刺来火上浇油而不是用来平息事端。研究表明,当血压升高时,情绪智慧和创造力就会下降。

从另一方面来说,幽默则蕴含了一种积极的传染性力量,可以缓解人们的恐惧和愤怒,换来欢乐和愉悦的感觉,让人们更高效地合作。正如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所说:“开玩笑是很严肃的事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最黑暗的时刻,英国首相用欢笑的力量缓解紧张情绪,在交流意见时用激励、抚慰或批评的语气。下面是些例子:“神经病就是既不肯听劝又不肯换个话题。”“政客的第一个能力在于能够预测明天、下周、下个月、明年会发生什么,第二个能力在于解释为什么预测失败了。”“绥靖者是喂鳄鱼的纵恶之人——希望鳄鱼最后一个吃他。”“勇气是不仅能站起来侃侃而谈,而且还能坐下来认真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