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读书志首页
  2. 微信公众号

激情和限制 | 读《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的对抗》

激情和限制 | 读《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的对抗》

激情和限制

读《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的对抗》

作者|缪绍疆

1792年,皮奈尔被任命为巴黎男子疯人院(比塞特)的院长,他解除了疯人院里病人的镣铐,主张以更人道的方式来对待精神病人,这是写入精神病学教科书上的标志性事件。几乎与此同时,萨德侯爵因写作《朱斯蒂娜》《朱莉埃特》在1801年被再次强行关进夏朗东的精神病院,直至十几年后死在那里。即使在启蒙光芒的照耀下,萨德也是不能被接受的。因为他的施虐、残暴,以及毫无节制,至少表面如此。而这可能也确实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在萨德的另一部名作《美德的磨难》中,他只是在试图以他自己的方式来达到美德的彼岸。很多哲学家讨论过一个问题:康德的道德位置和萨德的施虐位置有多少重叠,康德是潜在的施虐狂,还是萨德是一个康德主义者?

受虐则源于马索克这位奥地利作家,他是乌托邦思考者,信奉社会主义和人道主义,他在1870年写作了《穿裘皮的维纳斯》,埃宾据此在《性心理变态》中以他来命名了“受虐狂”一词,埃宾同时也写道:“他(马索克)经历了严重的伤害,但他通过他的作品消除了他的性偏离……这是一个令人深刻的例子,性能量可以是善也可以是恶,这取决于我们内心的构成和方向。”

激情和限制 | 读《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的对抗》

《穿裘皮的维纳斯》剧照

“施虐”和“受虐”这两个词虽然较为晚出,但其表现一直存在,也许和人类历史一样久远,帝王贵族的施虐,苦修士的受虐都有很多例证。他们的施虐受虐可能并不处于性能量的支配之下,道德感往往是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明太祖是贫民出身,痛恨贪官污吏,贪污之人一旦被他抓到,下场通常就是剥皮。而有基督教徒会在大腿上绑上带刺的苦修带,每当活动时,倒刺扎就会带来皮肉的剧痛,他们认为这样能够更接近上帝。内在激情越强,个体的冲突可能性越大,所需采取的限制可能也越多。

启蒙时期之后,施受虐在西方被纳入了一个被审视的位置,被纳入到学科中,包括哲学、伦理学、性学,以及心理学等。在其中,精神分析对施受虐的探索可能最为精微,在方寸之室中,在经年累月里,分析师和病人之间的情感和需要被言说、被见证,也被规训。

《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的对抗》这本书序言中有兰格尔的一封信,里面提到:“我所写的是纯粹的、极端形式的施受虐。你写的是‘形式更加温和’的施受虐,更为广泛的施受虐。是的,就像是恋物或者古老的、潜藏的同性恋因素,施受虐在传统的神经症人格中是广泛存在的。在当今世界,完全不受施虐、恐怖主义的威胁,那恐怕是不可能的了。只有把我们的观点集合起来,才能够描绘出这个个体、这个病人、这个独特自我的全部图景。”《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的对抗》这本书确实如此,将近二十位作者通过四个临床案例,从自己的角度来理解施受虐这对关系。

施虐和受虐首先是在病人的内心冲突和潜意识幻想中,病人会扮演两个角色,在施虐和受虐中不断反转,就如《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的对抗》这本书一个章节的标题——A先生的原始超我:施虐复仇幻想、激发及随后的受虐懊悔。然后,这种关系会反映在病人和分析师的关系中,同样是轮流扮演两个角色。这也类似于本书的另一个章节标题——和B先生穿越“伤害的爱”的航行。

激情和限制 | 读《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的对抗》

精神分析是一种心理治疗方式,也可能是最有名的一种心理治疗方式,但和大众理解有差异的是,这种方式是反社交的,有着几乎最严格的规定,分析师和病人要杜绝任何可能的社交行为,在这种框架下,病人的内心得以展开,激情和幻想被允许其正当性。而这种严格的设置本身就有着施受虐的意义,因此长程精神分析一定会有施受虐的部分。分析师去体验,去容纳,也去限制,然后病人来学习这些。

福柯认为,精神分析是基督教忏悔实践的现代版。忏悔能够使个体获得解脱,重新和至高者和解,在精神分析中,个体在分析师的帮助下,重新审视自己的激情和欲望,加以限制,其中最重要的条件是分析师要能够在病人的激情中存活下来。但和牧师有神可以依托、可以信仰不同,分析师是在人文主义的背景下成长,他如何去探索人性的险峻幽暗,而又不被激情湮灭,《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的对抗》这本书提供了这样一些参照。

《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的对抗》

用精神分析的手术刀全方位、多角度帮助我们去理解人际的、内心的暴力,从最为明显的暴力,到精心掩饰的暴力。

扫码即购

激情和限制 | 读《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的对抗》激情和限制 | 读《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的对抗》

缪绍疆博士

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门诊主任、医学心理学教研室主任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应用心理学研究所硕士生导师

文 |缪绍疆

编辑 | 世图君

电影 ∣ 动漫 ∣ 心理 ∣ 社科

激情和限制 | 读《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的对抗》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原创文章,作者: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shuzhi.com/archives/835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