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读书志首页
  2. 微信公众号

施受虐 | 痛苦无法避免,我只能选择折磨

01

“我唯一的兴趣是从疼痛中解脱。一整天,我都因为疼痛而尖叫。……你帮不了我!”

在咨询中,她叙说着她的痛苦,也叙说着对他人和咨询师的失望,以及深深的孤独和脆弱不安。

她是一个四十岁的单身女性,是一个教育机构的顶尖专家。她的临床症状来自四肢无力和慢性疼痛。她实验了很多方法,比如物理治疗、按摩、太极、气功等。但是康复的速度很慢,而且容易因糟糕人际关系加剧。无论和男人和女人,她都没有过满意的关系。她相信,如果自己照顾了别人的需要,那么自己的需要就无暇被顾忌。

伴随着疼痛的,是她对父亲的恨。童年的时候,父亲喜欢哥哥,强调男性气概。家庭中,男人被高估,女性被贬低。因为父亲的蔑视,她必须超越平庸活着。如果平庸的话,她就成了零。她没法真正接受自己,这意味着否定曾经的道路,跌入害怕的人生谷底,成为无力、无价值的尘埃。她只能对抗局限、追求完美。

青春期的她眼里,性代表着肮脏,她避免和男孩交往。她讨厌他们的推拉,害怕他们无法控制的欲望,以及厌恶自己脏的感觉。她觉得自己作为男人的“那个洞”而肮脏,“除了给他一个洞以外,什么都不是”。于是她拒绝了自己的身体,也禁止了自己的性欲。她只能痛苦而倔强地控制自己,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意志上,用严酷的完美主义压制自己。

在心灵的深处,她也充满了饥饿感。“我觉得很饿,需要被喂养,……我如此渴望,我贪婪,永不满足。”她觉得内心有个洞,渴望寻找某个东西。可是她的自我认同又充满冲突,强烈的渴望背后,是强烈的威胁感。

在这种冲突中,咨询师也成为她愤怒的客体。她认为咨询师无能、懒惰,提供不了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在她的梦中,咨询师是一个残废。她对咨询师大喊大叫,指责他浪费自己的信任。咨询师也能感到一种焦虑和愤怒。他急切想回应对她发出的威胁,找到和她工作的方法。结果,他总是被她折磨,经常感到难堪、脸红,在被迫的讨好中遭受羞辱。

她被称作戴安,是一个案例的主角。这个案例来自《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对抗》,里面记录了与施受虐有关的四个案例,以及精神分析师的探讨解读。

扫码即购

施受虐 | 痛苦无法避免,我只能选择折磨

施受虐 | 痛苦无法避免,我只能选择折磨

02

谈到施受虐,很多人首先会想到萨德主义(SM),所谓的施虐狂和受虐狂。比如,导演波兰斯基根据19世纪小说,拍摄了电影《穿裘皮的维纳斯》,讲的是一对男女以受虐的方式对待对方。控制与被控制、羞辱与被羞辱、做主人或做奴隶,他们不断地交换彼此的角色,在性和权力的关系中互相纠缠。施受虐也与性欲、攻击和性倒错广泛联系。

不过,现在的精神分析视野中,施受虐已超越性欲的范畴,进入精神关系的范畴。从关系意象的角度看,很多人会表现出精神施受虐(包括道德施受虐)。比如A在精神上控制着B,B感到痛苦又无力离开,甚至A和B互相控制,彼此加害受害。他们在彼此纠缠的关系中,表达憎恶、渴望、蔑视、恐惧、成瘾刺激各种情感。这类关系令人困惑,又令人着迷。

《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对抗》一书提出,施受虐来自重大创伤和无助感。为了应对无助和潜在的创伤,人们发展了两种自我调节和冲突解决的系统。一个是开放系统,它适应现实,特点是乐趣、能力和创造力;一个是封闭系统,它回避现实,特点是权力动机、全能和停滞。正是封闭系统孕育了施受虐。

在封闭系统中,心灵根据神奇、全能的信念组织的。他们一边着品尝敌意而痛苦的感觉,一边进行着攻击和自毁的行为,彼此纠缠反复,冲突并停滞着。他们在幻想中建造自己的全能感,用来对抗创伤、自我保护。不过保护是基于否认、回避、分裂、投射、理想化/贬低等防御机制。目的是控制他人,而不是改变自己。权力也成了唯一信念:为了生存,要么受害,要么加害。

在这种封闭系统中,一些个体发展出施受虐关系。痛苦是封闭系统的核心,是其唯一能控制的感受。个体从被迫的痛苦承担者,变为主动的痛苦迷恋者。这集中体现在他们的人际关系,充满对痛苦的品味和追逐。他们坚持着自己的痛苦,让对方一样成为受害者。在过去的创伤经历中,个案阐述了这样的信念:如果要在一起,则痛苦不可避免。这样,他们就陷入痛苦而纠缠的争斗中。

这种冲突中,痛苦和快乐同时存在。他们的客体关系中充满了羞辱和征服。斗争结果决定谁赢、谁输,谁摆布,谁屈服,谁施虐,谁受虐。最终结果是彼此伤害,痛苦而无法分离。这是控制和反控制的争执,也是生与死的斗争。正如《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对抗》一书提到,施受虐的核心是生的力量与死的力量的战斗。一部分要破坏(死亡),一部分要保存(生命)。

施受虐 | 痛苦无法避免,我只能选择折磨

03

施受虐个体进入心理咨询中,会出现复杂的移情和反移情关系。移情和反移情是这类施受虐病人核心问题的游戏。比如让说,个案认为咨询师在折磨自己,咨询师觉得个案在控制自己。他们一方面在贬低别人的自我,一方面也在贬低自己的自我。这种羞辱和关系冲突,很可能让双方退却,治疗关系无以为继。

如何面对这样的来访者,是心理咨询师的重要挑战。《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对抗》正是通过案例讨论的形式,试图展示出有效的精神分析对话。

书中给出的指南是,理解和探索个案的移情,和他们的心灵保持连接,一旦他们意识到心中隐藏的死寂,使之符号化并找到了意义。他们的关系将迎来新生。

施受虐 | 痛苦无法避免,我只能选择折磨

这也意味着,引导个案进入心灵的开放系统,学会利用人的真实心理和身体能力,达到现实中的有效性和胜任性。这需要发展个案的情绪聚焦和自我觉察能力。

在自我觉察能力中,符号化是重要的构成。符号化是将自己的感受,用言语乃至隐喻的方式表达。个案需要腾出心理空间,区分自己的细微感受,特别是一些内化的关系模式,以及深层的感受和意识。符号化提供另一种可能性之路,让彼此可以接触和容纳自己的感受,审视和思考彼此的客体关系。在开放和交流的系统中,体验真实的人性和自我。这也是咨询师的重要工作任务。

在戴安的案例中,身体的疼痛,其实是她自我控制、追求完美的体现。她否认身体的需求和信号,也不允许自己有情感享受。而痛苦可以强化自己的完美动机,让自己可以抵抗无助和不足感。她其实带有坚硬的心灵躯壳,去避免意识到现实,避免现实中的痛苦,保护内心深处的脆弱无助。而这种过度保护中,她把自己的人性也看成了缺陷,杜绝自己对脆弱的觉察和包容。

心理咨询师的工作之道,也正是通过努力和容纳,让戴安觉察和面对自己的脆弱。在真实、开放和人性的系统中,让她能思考、顿悟并选择。在真实感受的开放和交流中,个案也开始变得谦卑和充实。她能看到自己有能力的部分,也能看到有限和真实的部分。她需要倾述自己的悲伤,哀悼自己的丧失,也接触自己的成长。她也会变得慢慢平和与稳固,在开放系统中拥有更多的空间和能力,去处理痛苦、享受乐趣、收获创造力。

施受虐 | 痛苦无法避免,我只能选择折磨

04

以上,是我阅读《生与死的战斗:与施受虐对抗》一书的感受笔记。

更多无法直接表达的,是阅读案例对话时的感触。那里体现了丰富的咨询细节,冲突中的惊涛骇浪,被贬低时的屈辱压抑,转变时刻的闪光惊奇。那种从窒息到畅快的跃迁,从迷雾到顿悟的裂变,可以说是案例阅读中最宝贵的收获。

书告诉我们,和施受虐者的咨询关系中,交织着乌云密布和暴风骤雨。但是在驾驶着心灵的小舟中,咨询中的每个人也都在成长。你可以发现,原先在孤礁裸岩上无助的自己,可以绕过海面湍急的漩涡,承受海上暴烈的风雨,到达大海彼岸的港湾。那里有鲜翠的青草,盛开的鲜花,充满着生的气息,以及柔软的土壤。我们可以培育自己的创造,收获自己的快乐。

文章内容转载自微信公号“寒山闻心”。

文 | 罗林

编辑 | 世图君

电影 ∣ 动漫 ∣ 心理 ∣ 社科

施受虐 | 痛苦无法避免,我只能选择折磨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原创文章,作者: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shuzhi.com/archives/623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