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团队激活个人》

《好团队激活个人》

一种新观点认为,互联网时代,个体意识在组织形态中的膨胀,使得新的时代下组织管理的任务变得不同以往。互联网出现之前,个体要实现个体目标一定要依附于组织,互联网出现之后,个体能力改变,组织要实现组织目标一定要依附于个体。个体的力量正在成为推动企业发展的核心,也倒逼那些进化缓慢的企业重新审视原有的组织架构——复杂的层级、分割的条块,遏制个体创造力的落后制度。

个体能力越来越成为企业活力与创意的原动力,而规则程序则是企业有序运行的保障。因此,进入“互联网+”时代,企业要想保持旺盛的生命力,不断做大做强,必须解决好一个关键问题:如何平衡规则、程序与活力、创意?

在《好团队激活个人》一书中,管理大师约翰·科特利用一则寓言给我们诸多启示。

从前,位于非洲大陆上南部的一片温暖而干燥的土地上,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动物部落,人类称这种动物为猫鼬。刚开始时这个部落仅有二十只猫鼬,后来部落成员数量繁衍到超过一百五十只,这个数目远远超过一般部落规模。猫鼬一年可产两到四窝崽,每窝产三到五只幼崽。如果你动手算一下——呃,两窝和四窝与每窝三到五只的差异……这么说吧,如果条件合适的话,会增加大量的猫鼬。故事由此开始。

一、马拉的部落

最上层有两位长老,他们负责为我们做出所有重要的决策;下面还有一级——六位家族首领,每人负责二十至三十只猫鼬的团队,以及挖洞组头领和保安组头领尼古拉斯。用尼古拉斯的话说,“要让一个像我们这么大规模的部落可靠地正常运作下去,最需要的是纪律与秩序。”“我们共同确保完成所有的必要工作,让部落里人人都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在什么时间以及如何完成自己的职责。”

纳迪亚,一只聪明、有冒险精神、精力旺盛的猫鼬,面试一份照顾一群很快就可以出穴的幼崽的工作。要胜任这份工作,她要经过培训,学习规则和程序。聪明机灵的纳迪亚不仅把规则记得清清楚楚,她还总是动脑筋想出改进工作的新主意,但总是被首领以“我们有个大哥大姐规则与程序组”予以否决。

纳迪亚心里充满疑问:我知道这是必要的,我不蠢,不过觉得他们太多窠臼!玩耍、尝试和学新东西的乐趣与刺激哪儿去了?

就在此时,部落遭受秃鹫的突然袭击,再加上雨水迟迟不来,马拉的部落遇到了困境。

保安小组成员阿约想到一个可以提高保安预警效率的想法——站在高树上侦察。但立即被保安组组长尼古拉斯以“这不是我们的行事方式”否决,并以“擅离职守”将其开除。

纳迪亚和阿约,两只沮丧、困惑、斗志全无的猫鼬谈了很多,他们决定离开部落。辗转几个部落,他们来到了莱纳的部落。

马拉的部落是典型的传统大型组织,或者说是大公司。这是一百多年以来,所有发达国家都已逐步实现的以雇员为主的社会的典型。这种体系带来的最大好处,是稳定的结构、有效的分工,伴随着流水线的大工业生产所带来的高效率和低成本,让早期的工业社会创造力大幅度提升起来,并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在这个时期组织更关注的是上下级关系,结构稳定性以及个体对组织目标实现的贡献;更关注服从、约束以及标准的制定。

就像马拉的部落遇到的困境一样,传统组织更关注的是上下级关系,结构稳定性以及个体对组织目标实现的贡献;更关注服从、约束以及标准的制定。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成员的个人创新能力的发挥,损害了成员的创新热情,阻碍企业进一步发展。

二、莱娜的部落

这个部落里只有大约十二三只猫鼬。“莱娜,维系这个部落的是什么?是什么使得它这么……”纳迪亚一时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有活力”与“有创意”这种情形。

经过一番思索后莱娜在沙地上画了些在人类看来像是太阳系的圆圈,有一个太阳,几颗行星以及数个卫星。“在中间,是每周会面的小组,我们在这个小组里讨论我们代表什么,我们希望成为什么样子,以及这个部落所面临的核心事项。这里的每个小组里都在进行着多项活动。这些活动的领头人是……呃,可能是任何人,他们的热情与远见常常使我感到意外。”“我们这里不可能失败,除非你连尝试都不愿去试一试。”

莱娜的部落继续快速壮大着。然后,它的部落成员数量增加到五十……问题出现了 :有些该做的工作没做,或没有每天都高质量地做好;在随后的几天里,部落里老成员与新加入成员、乐于奉献与只知索取猫鼬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

盼望已久的雨水来了,转而又成灾。土壤吸收速度跟不上雨水降落速度,地面上出现几个数寸见方的小水塘,水涌进洞穴里……当晚有七只猫鼬死去,幸免于难者则蒙受重大精神打击。

灾后局面变得混乱:“奉献者们”则指责那些只讲漂亮话却从来都不真正每天出工出力。“我厌倦了为其他人打掩护的做法了,这种‘有志者事竟成’的主意简直是胡扯,跟现实完全脱节!”其他猫鼬则在争论是否需要有个人出面掌控当前这种混乱局面,用铁腕手段加以整治,恢复秩序。

莱娜的部落规模相当于一个小企业,或者叫初创公司更合适。初创公司不按职位等级划分的组织结构,使职员能够非常迅速地学会涉及范围广泛的一系列技能,并且他们的创意能够快速实施,职员的工作热情高涨。因此,初创公司很有活力,发展迅速。

但是规模扩大之后,由于规则程序的缺失,很多理念、想法在实际工作中不能高质量地落实,因此,莱娜的部落发展遇到了困境,这是很多小公司发展壮大之后都会面临的问题。

马拉的部落、莱娜的部落所面临的问题,是企业规模由小变大过程中都可能出现的问题:规则程序与活力创意的关系如何平衡。马拉的部落,规则程序有余而活力创意不足;莱娜的部落活力创意有余,而规则程序不足。那么,能不能将两个部落的优势合二为一呢?也就是说,能不能存在这样一个企业,既有完善的规则程序又充满活力、富有创意?

三、拯救部落

糅合两种截然不同的工作方式——规则与程序(马拉的部落)+活力与创意(莱娜的部落)

圈和圈背后的原则能够激励我们以极大热忱采取行动以及进行创新,有时候行动和创新的步伐快得惊人。不过,它们不能够确保一个大的部落保质保量地完成日常例行工作。

而这些方框则能弥补这一点,它们能够确保一个大的部落保质保量地完成日常例行工作。

新思路的成功实践:建造昆虫农场——大部落里的小团队

纳迪亚在整个部落内部找到几个志愿者,组成一个小团队,确定项目领导者,在完成其日常工作之外再来搞这个农场计划。如果猫鼬们累了或在其他地方太忙,他们可以随时退出而不是被累倒。然后,会有其他猫鼬志愿者来接替他们的工作。经过这个小团队的努力,昆虫农场陆续生产出食物,保证了部落的食物供给。

接着,纳迪亚将成果逐步推广,她打算组建志愿领导核心。

一个由约十几只猫鼬构成的核心团队开始定期跟纳迪亚和尼古拉斯会面。这个核心团队开始选择要在哪些领域投入自己的精力,比如应对沙暴计划的团队、新保安理念的志愿团队等。这些小团队灵活、高效,是部落渡过危机、实现崛起的关键力量。

纳迪亚创立的以“昆虫农场”为蓝图的志愿团队,正是体现“大企业小团队”的新理念。 这一理念,使企业既能够为个体提供平台,让个体在平台上创造价值、实现价值,又能保证整个企业日常工作有序进行,从而实现个人与集体目标的协同前进,应该成为我们思考方向。这一理念充分体现了,在商业流动时代,如何创造共享价值——一个深层时代命题。因此,有人提出,互联网大公司小团队化是未来发展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