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与理智:经验仪式化的各个阶段》

《游戏与理智:经验仪式化的各个阶段》

前国际精神分析协会主席罗伯特·沃勒斯坦(Robert S. Wallerstein)曾经说道:“除弗洛伊德之外,恐怕没有一位心理学家比埃里克森对其所处的时代产生的影响更为深刻。”然而,我们可以从埃里克森的书中看出,这种影响更可能是相互的,即是说,埃里克森也深受其所处的时代的影响。埃里克森写作这本书的年代,正是美国状况频发的年代。20世纪70年代,越南战争、水门事件、经济危机等让美国人民对政府的信任直线下降,也对“美国梦”这一驱使他们或其祖辈漂洋过海、踏足新大陆的共同愿景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正如埃里克森在书中所写:“如今,‘美国梦’在很多人看来不过是一场‘噩梦’。信任所遭遇的危机绝不只是一条浅浅的裂缝,而是一道深渊。政府的欺骗行为频繁发生,全民如身陷流沙,回天乏术,只能任由其蔓延。”

埃里克森认为,对现实的共同愿景是人类的基本需要。当人们无法形成一个关于现实的共同愿景时,就无法产生现实感,就会出现身份认同危机。而人类构建愿景的能力或许早在儿童期就已经开始发展。在儿童期,儿童通过对玩具的摆弄和与其他儿童的互动,将头脑中的想象世界表达出来。这正是人类区别于其他物种的一个特殊能力,即运用带有特殊或象征性的物品,表达有限范围内某个想象的场景。而这个想象的场景,又或多或少是对现实的反映。比如从本书第二章中提到的小男孩罗伯特的游戏搭建中,我们看到了人权运动和现代教育对其产生的影响。

游戏性的想象需要与现实进行相互印证。但在埃里克森写作本书的年代,除了少部分在诗歌、音乐、文学等之中找到出路的人之外,大多数美国人无法在转变如此之快的既定现实中感受到现实性,甚至连自欺欺人者本人都很难分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想象(杜鲁门曾称尼克松为自己认识的为数不多的无法分清自己是在告知真相还是制造谎言的人之一)。因此,“这种相互印证则变得岌岌可危”。

在愿景难以发挥其效力的地方,往往会出现多种反愿景。最后,埃里克森谈到,只有在愿景和反愿景的相互对抗中,共同的现实才能被赋予连贯的意义,个体的和公共的力量才能得到释 放。

本书是爱利克·埃里克森晚年的一部著作,内容源自作者于1972年在哈佛大学发表的“戈德金演讲”的讲稿。“世图心理”还会陆续推出埃里克森的多部作品。关于本书,编者有以下两点说明:

第一,尽管在心理学及相关学科的课本上,埃里克森提出的主要概念——“identity”被译作“自我同一性”,但根据该词在本书中的具体含义(埃里克森自述自己用这一单词表达过几种不同的含义),编者将其统一改译为“身份认同”。

第二,在埃里克森写作这本书的年代,德扬博物馆(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曾展出过一幅由一位16世纪佛兰德斯匿名画家创作的画作——《圣胎告知》。为了阐述相关主题,埃里克森在本书中对这幅画作进行了文字描写。然而,编者发现就埃里克森所给出的简短文字来看,读者很难产生一个关于这幅画作的生动意象。故编者联系了该画作的可能所有者,找到了该画作以供参考。如需相关资料辅助阅读的读者,可联系“世图心理”微信平台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