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读书志首页
  2. 文化
  3. 心理学

爱情是一个故事

《爱情是一个故事》
《爱情是一个故事》

扎克和塔米结婚28年。朋友们一直认为他俩的婚姻不会长久,而这种猜测似乎合情合理。塔米老是威胁扎克说要离开他,而扎克则不断发难,并表示冲她发火是最令他愉悦的事情。

扎克和塔米争吵不休,总是闹得人尽皆知,这让朋友们感到有些难堪。朋友们无法想象这样一对怨偶是怎样生活的,他们认为扎克与塔米不离婚纯粹是由于惯性。

另一方面,瓦莱丽和伦纳德却离婚了。朋友们找不到他们分手的原因。他们的婚姻看似美满。当然,许多婚姻有问题的夫妻也会粉饰太平。但奇怪的是,瓦莱丽与伦纳德也认为自己拥有美满的婚姻。他们既这样告诉对方,也这样告诉朋友。他们的孩子总是说,父母相处和谐,即使是吵架,也不过是轻微的争执而已。

最后,伦纳德遇上了一位女同事,抛弃了瓦莱丽,他们的婚姻由此告终。伦纳德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尴尬与羞愧,用“我终于找到了真爱”这一借口来为自己开脱。但是,他承认在厌倦之前,曾经认为瓦莱丽是他的真爱。根据最新的消息,他正在接受治疗,试图弄清这是怎么回 事。

从传统观点来看,扎克与塔米应该分居,而瓦莱丽与伦纳德应该拥有美满的婚姻。然而,无论如何,他们的结局都令人感到意外。我们该如何理解发生在这两对夫妻身上的现象呢?

爱情故事

若想了解这两对夫妻的行为,你可以思考一下夫妻双方在目前关系中的故事类型及其理想的故事类型,看看这对夫妻的实际爱情故事与理想爱情故事是否吻合。我认为,婚姻能否维系取决于夫妻的理想爱情故事与实际亲密关系中的爱情故事是否一致。例如,假如你渴望浪漫的爱情故事,却发现自己实际上处于战争故事,你可能感到失望。有些人喜欢战争故事,若是处于浪漫的爱情故事中,他就会感到厌倦无趣。

有趣的是,扎克和塔米都“把爱情视为战争”。无论他们的关系在别人看来多么怪异荒唐,但是,这种关系适合他们。这恰好是扎克和塔米所渴望的关系,他们渴望的关系是相同的。相比之下,在他人看来,瓦莱丽和伦纳德的婚姻美满,但是,它最终不符合伦纳德所渴望的爱情故事;从根本上说,他们所渴望的亲密关系截然不同。他们逐渐形成并保持着迥异的爱情故事。

我们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爱情故事。许多年前,当我还小的时候,埃里奇·西格尔(Erich Segal)写过一本畅销小说《爱情故事》(Love Story)。这本书的名字既简单明了,又恰如其分,这本书以及由此改编的同名电影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诸如此类的故事会不会对我们的现实关系产生影响呢?

我们常常被告诫“做人要现实”,要区分我们告诉自己的故事与实际发生的情况,区分事实与虚构。若想了解一个人,关键是要发现他的“真实情况”,摒弃我们的猜测或想象。

然而,我们头脑中形成的有关一段关系的事实是为了符合自己的个人虚构,因此,我们在个人关系中无法割裂现实与虚构。在许多情况下,我们是由自己的故事混合而成的。正如伊曼纽尔·康德(Immanuel Kant)在《纯粹理性批判》(The Critique of Pure Reason)中所指出的,客观事实是不可知的。我们所知的是自己构建的事实。事实是以故事的形式呈现的。

事实上,爱情是一个故事;创作者不只是我们,威廉姆·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ía Marquez)、埃里奇·西格尔(Erich Segal)或芭芭拉·卡特兰(Barbara Cartland)都是故事的创作者。长久以来,爱情故事一直流传,而其主题与情节并未改变。不过,发生改变的是,在日常生活中这些故事如何发生,以及哪些爱情故事更加受人青睐。一些自助书籍或杂志文章介绍了有助于理解并改善亲密关系的一般方法。但是,相比之下,我们更喜欢小说、戏剧、肥皂剧里的爱情故事。因此,我们应该更关注生活中的爱情故事,而不是那些具有逻辑性与规范性的恋爱步骤清单。这些清单的问题不在于“它们是非理性的”,而在于“即使作为心理治疗进程的一部分,它们也是无用 的”。

就改善人们爱情生活的传统疗法而言,倘若它们只是陈述了我们告诉自己的故事所产生的影响,它们就不起作用。换句话说,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段亲密关系的失败?我们要从故事的角度看待这些故事。人们不断更换治疗师、婚姻咨询师,结果发现无济于事。这是因为治疗对象是症状,而非原因。就像阿司匹林治疗的是症状而非病因一样。阿司匹林能缓解由病毒引起的发烧,但它无法治愈病毒。更糟的是,不管怎样说,病毒引起的发烧并不是由病毒造成的。发烧是机体的一种反应,试图通过提高体温来杀死病毒。我们治疗的只是症状,实际上这让事情变得更糟。

就一段关系而言,不良的症状(抑郁、焦虑或不安)是出现问题的征兆。接受心理治疗或服用药物可能减轻抑郁或焦虑的症状,但无法改善引发问题的这段关系。我们或许以忍耐这段错误的关系而告终(说它是“错误的”,是由于它不符合我们理想的爱情故事),而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改变我们的关系或者改变我们的爱情故事。

电影《当哈利碰上莎莉》(When Harry Met Sally)非常成功,这是由于它探究了爱情故事的观点,尤其是爱情故事与友情故事的不同之处。哈利与莎莉的关系以及他对莎莉的感觉符合他对友情故事的预期,而不是对爱情故事的预期。尽管他们关系密切,但是,哈利多年来一直向其他女性求爱。哈利最终改变了自己的爱情故事,部分是由于与莎莉的关系。但是,在改变这个故事之前,无论双方怎么努力,哈利一直没有对莎莉产生爱意。哈利改变他的故事后,他和莎莉的关系发生变化,甚至是全新的转变。

人们时常陷入爱情,因此,一些人总试图理解、改善或转变自己的亲密关系。他们不遗余力:与对方谈心,与这段关系之外的朋友交流,与家人沟通,向治疗师咨询。他们购买书籍,参加课程,观看视频。但是,他们改善关系的做法是否奏效?离婚率提供了线索,美国与许多其他国家的离婚率都在50%上下浮动。我们还会想到那些虽未结束但仍不快乐的亲密关系。对许多人来说,他们所知的真正快乐的亲密关系,用一只手就数得过来。

若不是维持亲密关系难得超乎想象,那就是当我们试图理解并改善关系时忽视了维持亲密关系的重要因素。这正是爱情故事理论的用处所在——每个人都有理想的爱情故事,它是我们了解自我时最重要的方 面。

原创文章,作者:西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shuzhi.com/archives/545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