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生,我最近忽然想到你。起因是周末看了一部日本电影,三浦春马主演的《好想告诉你》。

 

那是个很温暖很治愈的故事。爽朗帅气的风早君因为那一天回头看到的爽子的笑脸,慢慢在心底落下樱花瓣。但是秋生,我看到漂亮的胡桃同学,就想到了你。

 

她是这段爱情里最先到来的那个人,却也是不被爱的那个人。我在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你。

 

我记得那是个小雨天,细雨蒙蒙,天却很明亮。我推开画室的门,你正在窗台上喝酒。我们其实不太熟,你却忽然和我说话,叫我陪你坐。

 

你说,今天你最喜欢的那个男生决定结婚了

 

你像电影里的胡桃同学一样,从小暗恋着你的风早君。

 

你因为他递给你的一块橡皮喜欢他的温柔。

 

你因为他的帅气爽朗羡慕他的大方个性。

 

你因为他和你短暂同桌而怦然心动。

 

为了他,你拼命努力与他考上同一所学校;为了他,听他喜欢的乐队专辑;为了他,记熟所有篮球明星拗口的名字;为了他,把自己修炼成漂亮甜美的小公主。

 

你和他终于成为公认的一对,永远最般配。

 

可惜, 上帝却偏偏在他遇到别的女生时, 拨动他心里的琴弦。

 

那个“别的女生”,不够聪明,不够漂亮,不够活泼,不够配得上他,但是动心这件事就是这般没道理可讲。

 

他还没有意识到那个女生的特别,你却已经敏锐地看到他对她的与众不同。

 

你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听他说有一个女生二胡拉得很好,以后文艺部的活动可以邀请她参加?你是用怎么样的表情面对当他和你擦肩而过的时候,忽略了你打招呼的手,只望向坐在教室里的她?

 

秋生,你一向我们学院最美最受欢迎的女孩,情人节收到的鲜花堆满垃圾桶,谁能想到你也曾经历过无望的恋爱。

 

你突发奇想,拉着我要去游乐园。我只能跟你去啊,谁能拒绝失魂落魄的失恋少女?

 

从地铁站最东边的始发站,坐到最西边,地铁那么长,你一言不发地靠着我的肩膀。对面的车窗上映出你的面庞,你睁着眼睛,面无表情,窗外开始下雨,雨点落在窗上,我不知道是不是你也有流眼泪。

 

你披散着长发,穿着格子裙,灰色针织衫,素面朝天,也仍有人回头看你。你这么漂亮,那一天却这么绝望。

 

游乐园即使是在雨天依旧人满为患。我们排在长长的队尾等坐摩天轮。

 

摩天轮是他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小小的音乐盒,只是少年时期学来的电影桥段。包上漂亮的礼物盒,系上闪亮的缎带,小卡片上说明一片同学情谊,然后在生日那一天混在所有的小礼物中。

 

可是这么多“情谊”,却只有摩天轮被你精心挑选出来,保存了这么多年。

 

秋生,你说你也学着做过恶毒的女孩。

 

在校运动会,你做广播员,每逢那个女孩递上来的广播通稿你全都跳过。

 

在你和她共有的小交际圈,暗示那个女孩子的别有心机。

 

在他的篮球赛场,你美美地坐着观赛,给他递水递毛巾,在队员的起哄下,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

 

在他面前做出好朋友的落落大方,在别人面前演出感情甜蜜的恩爱戏码……

 

偶像剧里女二号的手段那么多,你学到的却只有那么少少的几个。

 

摩天轮我们坐了一次又一次。但是啊,再美丽的摩天轮也不能带着你触摸到天空,它只带给你无尽的向往,和仿佛触手可及的欲望。

 

我们去KTV唱歌,你抱着话筒反反复复地唱莫文蔚的《他不爱我》。

 

“我看到了他的心,演的全是他和她的电影。他不爱我,尽管如此,他还是赢走了我的心。”

 

结果就在这一年的冬天,冯德伦和徐若瑄的绯闻几近坐实,莫文蔚在自己的演唱会上也唱了这首歌,她泪如雨下。

 

但是秋生,你知不知道,她两年后又遇到了新的爱人,有了新的甜蜜恋爱。

 

过往的痛苦仿佛流沙,你以为它会将你淹没吞噬,但是其实流沙终会流走。

 

电影里,面对早已预见结局的表白,胡桃同学含着眼泪问风早君。

 

“被我表白,有没有点高兴呢?”

 

“有,谢谢你。”

 

“你真没有眼光,像我这么可爱的女生,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了。”

 

秋生,如果可以回到过去地,我好希望能够回到你表白之前,告诉你,一段单恋也可以这样干干净净收尾。

 

只是认真地剖白自己的心意,把内心的真实想法好好传达给对方。也许当时还不能完全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让自己的爱恋画下句点,但是至少很多年后,我们回想起来那时,也能看到自己漂亮纯粹的面孔。

 

你表白的那天是不是元旦?你和他搭档主持校园晚会,圆满结束之后,大家一起去校外庆功。

 

你是怎么和他说的呢?

 

那么多人拱他给你送玫瑰,同你表白。你也知道他选了一只百合送给你,只是为了不冷场,不让你丢脸吧?他是个很好的男生,可惜最不好的一点就是他不喜欢你。你却拥抱他,在所有人面前说你最爱百合,在漫天的烟花下,轻吻他的嘴唇。

 

秋生,你的眼睛里有没有映出他错愕的表情?有没有看到他的目光惊慌的游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上?

 

他没有推开你,只是慢慢地别过头。他没有追着别的女生而去,只是淡淡地看着你。他的确是个很温柔的男生,但是多可惜,他就是不喜欢你。

 

秋生,你是否早已知道,这一天他也正满心踌躇地酝酿着自己的表白?你是否那时候就明白,你让他也错过了自己初次爱恋的那个人?

 

你给我看钱包里那张通往他所在城市的火车票。缺了一个角,是你通过站台时售票员检票的证明。车票背面的是你潦草的字迹,你说你要用一生顽固地爱他。

 

有一段民国八卦是讲沈从文爱上自己的学生张兆和,天天给她写情书骚扰她,张兆和不胜其扰,跑去找校长投诉。

 

胡适这个校长十分不负责任地说:“我知道沈从文顽固地爱你!”

 

可是张兆和也同样坚决地回应说:“我顽固地不爱他!”

 

但他们最终成了一世夫妻。

 

你是不是觉得,你如沈从文一样执拗一下,终究可以得到你想要的结局?

 

然而,秋生,他不是张兆和。他有了新的女朋友。错过了拉二胡的女生,他又遇到了另一个会腼腆微笑的女生。你只能远远看一眼,然后背转过身。喜欢一个人,走到这一步,已经连和他打一个招呼都怕是打扰。

 

我们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车窗外车水马龙,一片霓虹。你的手机铃声一直响,一直响。空旷的车厢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和执着不肯放弃的手机铃声。

 

在你单恋着远方的人时,是否身边也有一个人同样顽固地单恋着你?

 

毕业那年我听说你出国了。

 

那阵子宿舍楼下有一个男生,拦住每一个女生追问你的联系方式。我也见过他,高高瘦瘦,戴着黑框眼镜,穿着干净的衬衫和外套。

 

有那么几秒钟。秋生,我为你幻想过,也许也许,这是你的那位风早君。

 

他在毕业之前恍然大悟你才是他真心所爱的女生,于是他不远千里追寻来到这里。

 

旁边女生的窃窃私语让我知道他只是你在这里的一个追求者。

 

电影结束的时候,爽子跑去找风早君,人群里,胡桃同学打扮得漂漂亮亮,爽子一转身就看到她。胡桃同学给爽子指明了风早君的去向。

 

最后一个镜头是她望着爽子去找风早君,一脸想要叹气的表情。

 

大概,爱情的世界一贯如此,从不如人所愿。有时候除了叹叹气,独自哭泣,在深夜里徘徊一小会儿,也只能继续往前走了。

 

秋生,离你哭泣的那一天已经过去六年了,你是不是也已经继续往前走了呢?有些人或许注定只能是我们生命中的惊鸿一瞥,我们站在桥上,他从桥下乘舟而过。不能携手过一生确实很可惜。但是,有这样的人曾经出现过,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庆幸呢?我们曾经因为他,有过那么甜蜜的心跳,那么幸福的憧憬。那都是我们苍白平凡的人生路上最绚丽的风景。

 

不过,秋生,我想这些话本不必我再来讲对不对?

 

我看过你挂在微博上的照片,你已经走遍这个大世界,拍下无数让人惊叹的人、风景、光影。

 

脱去精致高跟鞋,脱去柔软长裙的你,依旧那么美,满屏的阳光都比不过你灿烂的笑脸。

 

只是,秋生,这个周末的晚上我忽然想到你。

 

我只希望,你身边有你爱的人相陪。我只希望,当你再想起在心底逗留过的那些人,已经能从容地以微笑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