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白者》

《独白者》:一幅人性、人生、社会的浮世绘

《独白者》

《独白者》

从主体心理的角度来研究文艺,在20世纪以前哈特曼、布洛、立普斯、谷鲁斯等有过论述,但由于时代拘囿,心理学作为科学还没有彻底独立出来,还带有哲学思辨或者感性直观的性质。

随着现代心理学的成熟,弗洛伊德在对精神病人的长期治疗实践中,逐步形成了影响深远的精神分析学派;荣格在对弗洛伊德学说的扬弃中,发展了分析心理学理论即集体无意识理论;加拿大的学者弗莱在综合了弗雷泽学派与荣格学派的主要观点,并广泛吸收了当代文化学、人类学、符号学、语言学、心理学等成果后,建立了原型批评理论体系,于1957年发表的《批评的剖析》因其广泛精深的研究被誉为原型批评的“圣经”。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最早一批讲授实用心理学的大学老师,后成为新浪大神“司徒浪子”的向林,源于重庆医科大学心理学专业的背景,更由于他本身的心理学实践,最新著作心理学破案推理小说《独白者》,决定了该书兼具个像、独像、具象的集中统一的独特性,也是这本书能够引人入胜的地方。洋洋洒洒28万字,但读起来既不像“学者的书”艰涩难懂,也不像通俗小说那样缺乏必要的深度、广度和宽度,其恰到好处的文学尺度正好可以帮助我们探究人类,认识自己。

在《独白者》这部小说中,牵涉到的人物众多,可以说是小案件、大社会;小公司、大人性;小车祸、大世界;小人生、大纠葛!堪称一幅描绘人性、人生、社会的浮世绘。在整部小说中,有两个主要人物特别引人瞩目,其一是作为某省首富的阚四通,他意外死于一场车祸,围绕这场车祸,各色人物粉墨登场,展示着人性不可莫测和复杂多面的矛盾挣扎——正如本书扉页引用的司汤达的名言,“我从地狱来,要到天堂去,路过人间。”这究竟是预言还是命定?作家为本书、为人生设置了悬念,更为人性的变化莫测留下了空白和玄想的空间……

阚四通作为首富,是矛盾漩涡的中心点,集天才与疯子气质于一身的沈跃是矛盾与纠葛的解铃人。阚四通作为“自我”存在着,沈跃作为“超我”存在;而“本我”是人格结构中最基本的层次,它处于心灵最底层,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动物性的本能冲动,混乱而且毫无理性,按照快乐原则盲目地追求满足。

而久负盛名的心理学家沈跃,在解救人质挟持事件中,出色完成对人质——自己表妹的拯救,也预示着对“疑犯”的解救,肉体救赎和心理救赎统一在一起,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沈跃逐渐揭开案件谜底的过程,既是他对阚四通的事业和人生的阐释与追忆,更是破解自己精神困惑、人生迷茫的过程,他困在自己的心理围城中苦苦不能自拔,理性和感性的搏斗、心理和生理的冲突,学术理想与破案现实的纠葛,真相和罪犯之间的沟壑,这都需要平衡与把握,直到最后终结。

同样,书中的其他人物,如倪小云的心机值得诟病,但遭受的凌辱又让人同情;阚望、阚洪各有动机,却也有说不出道不明的难言之隐;作为首富的阚四通竟是自己车祸的策划者……此外,齐敏的无奈,邱继武的迷茫,李勤耕的被挟迫,这一系列真相的背后都有着一段段令人喟叹不已的故事。

精彩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悬念不断,全看沈跃的抽丝剥茧,堪称经典。麦家的《解密》《风声》等谍战题材电视剧风靡一时,惊心动魄;英国福尔摩斯探案集,着重在破案与推理过程;向林的《独白者》心理学断案别具一格;是以让文学的百花园更为璀璨夺目,光彩熠熠。

从某种意义上讲,阅读就是一种催眠,知识的催眠,经验的催眠,人生观的重新矫正过程,道德观的重塑,对偏见纠正的过程,深化对世界、人生、价值重新认识的过程。这是作者向林(司徒浪子)最为高明的地方和手段,同时也是这部大头部作品畅销的理由。

作者简介:

张勇,研究生毕业于宁夏大学,15年高中教师经历,现从事企业文化策划宣传,作品多发表于《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科技创业月刊》、《商情》、《山东商报》、《香港文艺报》、《宁夏大学校报》等刊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