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整容

从小就能拿妈妈的口红往嘴上涂,高跟鞋往脚上穿,眉笔往眉毛上胡乱画。当别的同学还对美没什么概念、对这么轻易就博得男孩子羡慕的目光的方法一无所知的时候,她就已经打扮得花枝招展,像个骄傲的孔雀一样,成了全校的风云人物。毕业后,大家很快失去了联络。只是偶尔听说,她身边的男朋友换了一茬又一茬。但与换男友同时增长的,还有她对美的热爱,她去做了抽脂手术,顺便割了双眼皮、打了瘦脸针。

时隔几年,我又遇到了她。她的样子变得几乎让人认不出来了。面容憔悴,整个人有些苍白无力,浮肿的脸上好像平白多了一层肉,眼睛无精打采,就连整个脸型跟原来不一样了。寒暄中,才知道,她又分手了,对方虽然也喜欢美女,但是无法忍受她三个月一动刀,半年光顾一次韩国整容圈的习惯,她现在也正因为整容的后遗症接受治疗。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整容
我看着极力向我证明爱美没有错,辩解整容又有何不可的她,陷入了沉思。古人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现代人们的观念变了,随意支配自己的身体是基本的自由,而且这种自由没有任何限制,只有你有能力,你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像小A这种不惜伤害身体健康,也要追求外在的美貌的女孩子多吗?没有统计数据,小编不敢妄加猜测。但她的“爱美”已经到了让人害怕的地步了。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网红脸、小鲜肉最得钟爱,所以人们的审美出奇地一致,变美的办法也大同小异。不信你看看娱乐圈,今天杨颖因为粉丝质疑整容脸,而到医院开证明,明天粉丝们又揪住唐嫣,说人家整容,不是天生丽质。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整容
总之,人们为了得到别人的爱慕和艳羡,增强所谓的魅力值,不断地对自己的身体和外表增增减减。如果一支口红不能引人注目,那她的解决办法或许是——再买一支!狠狠地买!也许下一瓶面霜、下一支口红、下一种发色或下一支防晒霜就可以产生魔法的效果。如果开始没有达到宠幸自己的目的,那就接着买,不顾一切地买!他们徒劳无功地追寻着自己心中的幻象,以为那个被“包装”得完美无缺的自己在别人眼中才是有价值的,才会得到认可。就像西蒙·布莱克本在《你就要很独特》中所说:“对外表的过度重视使得女性(也包括男性)在面对自己美貌不再时尤其恐慌和绝望,这一现象随着年龄增长而加剧。但,事实上,他们眼里的价值其实是他们想象的外表在别人心中的价值,一旦有这样的想法后,他们便成了恐惧感的奴隶,从此痛苦、绝望和悲惨等情绪也将常伴左右。”

每个人都想衣冠楚楚、彬彬有礼地与人相处,这是我们的尊严和社会礼仪对我们的要求。然而,如此注重外人的眼光,如此注重自己在别人眼中的价值,对旁人的赞赏渴求到如此地步,以至于将整容作为家常便饭,就已经是一种“病态”了。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整容
除了普遍的对容颜易老的恐惧,Ta们的心理状态主要有三种,一种是理想自我过高,也就是说对自己的期望值超过了自己的现实,因此就会坚持不懈地追求完美,企图通过整容达到理想中的模样;一种是因为自卑而产生的一种补偿机制,一个对自己相貌不满意的人,内心总有一种想要变美的倾向,以为那样Ta就会自信起来;还有一种已经形成了成瘾行为,第一次整容之后,Ta觉得自己容光焕发,内心的愉悦感和满足感超过了手术带来的痛苦和对整容失败的恐惧,于是就会一整再整,停不下来了。由此可见,疯狂追求颜值其实是我们内心的不安在作怪。它不仅让我们丧失了真实的自我,造成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而且让我们距离魅力越来越远。

所以,这场始于“自尊心”,表现为“求美”,却止于“丧失魅力”的运动,你还要继续参与吗?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整容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整容
《你就要很独特》
《你就要很独特》

本书作者

西蒙•布莱克本 (Simon Blackburn,1944- )英国哲学家、学者、评论家。被美国教育界评为“全球50位健在殿堂级哲学家TOP3”。曾在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等校任职。

已出版畅销书《思考:引人入胜的哲学入门》《我们时代的伦理学》以及《情欲》。此外,他还参编了《牛津哲学词典》。

原创文章,作者:西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shuzhi.com/archives/537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