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为什么有些人配偶很出色还是会出轨?

《欲望心理学》
《欲望心理学》

对于我们之中的大多数人来说,对希望某事的发生的欲望有时会膨胀为希望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

我们从让自己兴奋、激动或繁忙的生活经历中收获很多。(有谁可以在路过一场车祸现场时不会放慢脚步?)

小孩子喜爱被追逐,他们喜欢在捉迷藏游戏中被“找到”,他们喜欢被逗乐,他们喜欢在被举到更高处旋转时的兴奋。露天游乐场的游艺设备给游客带来了兴奋感,让他们初步体会到了危险——虽然只是模拟的危险,也因此带来兴奋感更为强烈。

随着我们慢慢长大,生活本身为我们很多人提供了太多的兴奋,但是我们中一些感情丰富的人从来没有失去对儿时的对兴奋的依恋:从极限运动到鲁莽的恋情、飞车游戏、赌博,他们对兴奋的欲望似乎是永远不会满足的。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欲望不能通过日常生活中的情感而得到满足,或者网球或高尔夫球比赛得到满足,或者通过常规的旅游观光假期得到满足:他们需要“走到边缘”。一些人也确实是这样做的,通过攀登高耸而险峻的山峰、跳伞、乘直升飞机上高山滑雪,似乎只有通过从容不迫地将自己推向危险之路,他们才可以产生一些兴奋,让自己感到完全的活力。而有些人利用毒品来让自己踏上一个虚幻的内心“边缘”之旅。这两种情况,目的都是通过被提高了的兴奋感来改变对生活的感知。

一些人觉得在沙发上玩电子游戏或者观看没完没了的坠机片段或者有关连环杀手、强奸案、种族骚乱、恐怖袭击或政治危机的消息很刺激。在抱怨媒体强调丑闻和灾难的同时,他们带着兴趣观看着这一切:“如果你知道要出事,你还会一定要登上那架飞机吗?”“试想如果我是那个女孩。”“一个人怎么能对其他人做出那样的事呢?”

即便是环境恶化、气候变化或经济崩溃的消息也会带来兴奋感:这太糟糕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能够幸存吗?我们对坏消息的欲望一部分是受到不可理解的好奇心驱使的,我们对人类的极限感到好奇,包括不良行为的底线,这同时也是替代寻求刺激的一种形式。

当然,体育运动也是如此。每种运动都为我们的生活增添了兴奋感,带来了令人振奋的紧张感。几乎所有的运动比赛最终都源自远古狩猎或战斗——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之中会有许多人将运动视作神圣的,并为体育竞技场上的胜利者赋予英雄般的地位:他们就象征着远古时代的冠军猎手和武士。这同时也是为什么父亲会对儿子在运动方面的表现赋予强烈的感情的原因:在一些原始情感的层面,他们感到自己的儿子正在为狩猎或战斗接受身体健康方面的测试。

观看职业体育运动则完全是另一码事。忠诚的支持者为运动员的表现而极度激动显示了我们多么强烈地渴望兴奋。“我为足球而生”——或者曲棍球、垒球或竞赛,这对于那些感到工作乏味的观众来说是毫不夸张的话。

观众的热情有时会达到无法控制的程度:足球运动中的球迷流血冲突就证明了这一点。但是每个文化都有着自己各种不同的运动欲望。澳大利亚人、加拿大人和新西兰人有时声称自己是体育狂人——他们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2010年温哥华冬季奥运会和1995年、2000年的美洲杯比赛中获得胜利时流露出了强烈的国家自豪感。但是与苏格兰人、西班牙人、巴西人、法国人或者意大利人的热情相比,他们只是小巫见大巫。(意大利人可以效仿画家卡拉瓦乔:当在网球比赛中失利时,他枪杀了他的对手。)

结婚仪式对于各个年龄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兴奋的来源,但是对性的兴奋衍生出来新的欲望是许多人无法摆脱的,特别是对恐惧自己的性能力衰退的中年男性,或者不能再容忍配偶把自己不当回事的女性。

中年人寻找性冒险有时是在双方忠诚关系的安全界限内进行的,在这一界限内他们会运用各种策略——从性感内衣或养性健身术辅导班到奇特的假期或肉毒杆菌除皱术,为的是给夫妻的性生活“增添趣味”。但也有时候,这一切通常会在充满隐伏危险的婚外情中进行。

我把手放在那,她把手放在那——还是同样的老套,一晚又一晚,一年又一年。你不想承认,但是这确实可以变得乏味,如果有别人表现出对我有一点兴趣,我就会招架不住。

有一个朋友曾经告诉我当妻子开始买艳丽的内衣并穿着它上班的时候,他就开始担心了。

一个老板爱上了他年轻又迷人的私人秘书,危及了家庭和婚姻的稳定;厌倦了的家庭琐事的主妇开始与水管清洁工发生了恋情;丈夫开始和一名新近离婚的需要安慰的女同事一起喝“咖啡”;被忽视的中年妻子几乎不能压制自己对教区教士的性幻想……这些事情都是可以预料的,但是并不愉快,也不令人兴奋——这些事已经成了陈词滥调。用另一种陈词滥调来说,它们大多注定要以泪结束。但为什么我们还是会这样做呢?我们对于这些情况都不是无知的受害者,但是我们的判断很容易地被荷尔蒙的作用所损坏(特别是在低落时),将我们踢到一个更为危险的和更为刺激并带有性激情的地方。

在这些冒险的经历之后,一个困窘的浪子回头也许可以幸福地重新燃起之前视为理所当然的关系,但是这其中的风险也是巨大的:可能这种浪子回头可以使一方勉强接受“这些事情发生”,并谨慎地重新建立关系,但在这种新建立的关系中却丢失了另外一个欣喜——完全的信任。

我们对性兴奋的欲望有点像是热制导导弹。如果我们能了解它的力量,那么我们也许会在选择目标时更加谨慎,尽管历史上从未听说过有成功的先例。

营销公司了解我们对兴奋的欲望有多么地强烈,他们同时也知道,对于我们之中的大多数来说,这种兴奋需要新的与众不同的东西才能带来:不论是尝试口香糖新口味或新的假期目的地、尝试把居室改变为一个新的鲜明醒目的色彩,还是尝试可以让自己成为关注焦点的光鲜亮丽的卷发。汽车公司承诺其轿车可以成为“最终的座驾”,这其中暗含的意思就是,这款汽车的司机可以享受到的兴奋是那些选择其他轿车的笨蛋们所无法享受到的。“兴奋”现在是从运动轿车到赢得观众的摇滚明星和电影导演的营销标签。

世界上一连串的城市都推出了旨在为居民注入兴奋的节日,并吸引了很多寻求兴奋的游客,这又一次回应了我们需要更多超出日常的兴奋。即便是在有“欧洲城市宝石”的美名的爱丁堡,人们也感受到了需要重新给它冠以“节日城市”的重要性,据说悉尼通过年度的艺术节而“活跃了起来”。

 

摘自《欲望心理学》

作者:休·麦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