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生活多趣味》

好玩,才是来到这世间最大的收获

《本来生活多趣味》

《本来生活多趣味》

日日平常事,天天安稳心,便是人间好日子                  
文 | 许亿 ◆ ◆
给你介绍一个人:
许亿,
他是一个有趣的吃货,曾著有《旧时光的味道》两部,激发多少人对美好食物的共鸣。
胖子,但自诩为卓尔不群的胖子,认为胖下去是自己的选择。他喜欢此刻有滋有味的生活。
《本来生活多趣味》是他最新的散文集,表达了他的生活态度:
本来生活处处充满趣味,只要不要背叛曾经的天真,简单去生活。毕竟,“好玩”才是来到这世间最大的收获。一、 如何谋杀黄昏

是凡干掉时间的武器,厉害莫过于酒精一途。

仅酒精杀伤力依旧不够,还需要一个与你一般无聊透顶的朋友。

需把酒,需空聊,于人声鼎沸处,谈清幽之事情。中年的感伤,必化作戏谑之言论。语迟处,呆顿处,可再饮一杯酒。

饮到思维空白时,起身,却步,落座,再起身,却步,落座。

如何干掉黄昏,自然散碎银两少不得。

买说得过去的酒,买闲愁得以消磨的一餐。有些东西是吃不到的,而有些,是吃不动的,吃不到,是一种委屈,吃不动,则是伤感。

扭头看,美女如织,却道美女也不过如此。从天边西斜处,杀来一道色彩斑斓的光。刹那间,光入眼帘,往事上心头。

老曾经是一种兴趣,只是当时,不知道,老是一种宿命。

何以解愁,何以解何以之愁。默闭双眼一刻,复饮酒,做戏谑之言论,如一切无发生,如发生一切无言以对事。自然由他去。黄昏之霞色,历历如刻。记忆的暗影处,所透每一束光,隐约如伤,又俨然无动于衷状。

复饮酒,谈论花鸟鱼虫琴棋书画所有百无聊赖之情趣,饮到情趣无趣时——

起身,却步,落座,再起身,却步,落座。

浮生如浮一大白,到刻意要紧时,越肆无忌惮。推杯换盏,挑灯夜战。不意间,称心如意。

刺黄昏者何人!昔日懵懂之少年,今日之肥白中年胖子。

刺黄昏者何意!推杯站得起来。

已然忘意,

尚未忘怀。

二、 懒惰的生物应该在竞争中被进化掉?
     

我同情那些废寝忘食、坚持不懈去完成理想的人们。那些声名显赫,大权在握,坐拥千万身家,还是省吃俭用,还辛辛苦苦向上攀登的人们根本不入我的法眼,是的,我一点儿不羡慕他们。

按说丛林法则,懒惰的生物应该在竞争中被进化掉。

但看来至少在人类不适用的。历史是由勤劳的人们创造的,但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懒惰绝对是他们创造历史的动力。所以说懒惰当然不是全无用处。

没有闲心,不放空自己,又如何发现这滚滚红尘,污浊尘世中依然有隐隐约约的美好。如过去乡下茅坑边青石旁生出的白色的精致小花……

当然,人不能走极端。比起茅坑,抽水马桶更为必要。

三、 好玩,才是来到这世间最大的收获
     

趣味因人而异。比如我,习惯每天写一点东西。

习惯由来已久,好像教徒对着信仰祷告。只不过我没有那么多祈求,只想和一个假想的自己聊会儿天而已。自言自语在别人看起来很怪。但在我而言,乐在其中。

除此,我日常吃喝玩乐,与其他胖子无异。

我认为,即便虚度,也让日子仿佛有趣一点。发发呆,想点与实际未必有关的东西。哪怕把时间过得细细碎碎。

也从风中听到悦耳的呼啸声音,从空气中感知那种松弛的气息。

然后,站起来身来,为微风沉醉的晚上约一个酒局。

以上文字摘编自《本来生活多趣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