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讯, 心理学

你可能正在经历一场精神谋杀

《冷暴力》
《冷暴力》

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一段感情出现了裂痕?

 

“他总是一句话也不说…”

“电话也不打,微信也不回,见到我甚至扭头就走…”

你委屈到忍不住要问“我哪里做错了?他/她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在面对情感问题时,很多人的常态反应是拒不承认两人之间存在问题,且不愿沟通也不愿共同寻求解决之道,而许多正在经历冷暴力的人却苦苦挣扎却寻不到出路。事实上,在伊里戈扬于1998年提出“冷暴力”这一概念以前,人们可能有模糊的感受,但却没有清晰的认知。

 

今天为大家介绍的这本书,就是伊里戈扬所著的这本在法国畅销了20年、被译为24种语言的心理学经典——《冷暴力》。

 

 

一、冷暴力不只是冷战

 

在《冷暴力》这本书中,伊里戈扬明确提出:“拒绝沟通”只是冷暴力关系中的非正常“沟通方式”的一种,比“拒绝沟通”更可怕的还有“冷嘲热讽、轻蔑诽谤、谎话连篇、否定人格等”伤人不见血的畸形互动。

 

上学的时候考试成绩不佳,父母也许没有动手打你屁股,但光看他们脸色就足够你心惊肉跳了——你心里很清楚,恐怕在一段时间内你都没好果子吃了!

 

我有一个朋友,明明身材匀称还把自己饿得一脸惨像,原因只是男友觉得她太胖了!可关键是她的男友并没有提供实质性的减肥帮助,只是以各种方式打击着自己女友的自尊心,最后女孩子还要不断反思自己为什么没有瘦成维秘台上的天使,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除此之外,生活中我们还有可能遇见:

职场上那些抱团孤立他人,背后中伤,损害他人名誉的同事……

明明打着朋友、哥们、闺蜜的旗号,却总是对你话里有话,攀比打击。

 

一旦回击,得到的回应永远都是“你想多了”、“我没有针对你”、“你怎么能这么看别人?”

 

难道真的是你真的想多了?

受害者有苦难言,最后只能怀疑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一些看似无害的字眼,一些非语言的暗示同样让你惴惴不安甚至崩溃。

 

精神虐待成为了一种不折不扣的心理谋杀。

 

 

二、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我懒得跟你废话!”这句话听着耳熟吗?

 

喜欢运用冷暴力来伤害他人的施虐者,起先可能是因为“懒得搭理”,“不愿费劲解释”之类自以为心胸宽广式的自我暗示心理,可这里也往往存在一种“破坏性”的掌控式冷暴力!

 

当然,任何人在遇到危机时,都可能会运用虐待行为的策略来自卫。因此,许多精神分析师都认为,每个人内心都多少有点恶毒。而且自恋的性格特征其实也相当普遍,这些不见得都是病态。但反常的自恋者却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破坏冲动。所以,不当的行为长期且不断的重复发生时,它便具有了破坏力。

 

而令人恐惧的“精神虐待”始于不尊重他人、说谎或单纯的操控行为。

 

没错,就是“操控行为”!它不再是纯粹的“爱答不理”,而是一种“狩猎式”的权利关系!

《冷暴力》一书中写到:“精神虐待其实就是一种权力的展现,施虐者透过控制与摧毁受虐者的生活,满足他们自恋的欲望”。

 

引诱往往是第一步,继而是向受虐者施加影响力,其终极目的在于掌控你,让你毫无自主判断力,在自我怀疑和否定中完全失去自我,最终受控于他!

 

一段关系的产生,可能充满着美好和爱意。他追求你,包容你,宠爱你,表现得如一位绅士一样得体、大方、又智慧,即使有了小小的摩擦也是耐心倾听和抚慰你,甜言蜜语像糖衣炮弹一样,使你乖乖沦陷于他的温柔之中。

 

突然有一天,当他不再展现他的绅士风度的时候,又恰巧与你发生争执,想想他拒绝沟通,闭口不言或者冷眼旁观、冷嘲热讽时的嘴脸,像不像一只不动声色却又攻击欲望十足的猛兽?

 

冷酷的语言暴力,充满鄙视、隐藏的敌意以及高傲、伤人的侮辱,看似无害且持续的攻击,一次又一次,啃食破坏你的独立性,为的就是让你开始自我怀疑,让你成为挑起冲突的罪魁祸首,以求一己之利。

 

 

三、身处其中,如何自救?

 

许多精神虐待是悄悄发生的。

比如我那位忙于减肥的朋友,她的男友并不会在我们表现他对女友嫌弃的一面,如果不是对朋友充满信任,他仍然是我们眼中对女友体贴入微的好好先生。另一方面,更多的局外人倾向于说和,而他们并不见得有多清楚其中的缘由。

 

所以,遭受到精神虐待人想要反抗却很难单独成事。这个时候,借助心理治疗就十分必要。

 

选择心理治疗

能够使你化被动为主动的第一步,是选择心理治疗的方式。但如今各式各样诱人的新疗法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各个保证疗效迅速,运作方式犹如宗教。然而,所有的严肃疗法系统的目的都是让病人回归自我。所以,为了确保在落入他人操控框架中,一定要查证治疗师的背景,或者多访问几位治疗师,再从中选择自己最信任、觉得相谈最自在的那位。

 

说出虐待行为

很多人往往记不得过去受虐的关系,一是他只想通过遗忘来逃避,二是要他说出口的事情仍超乎他自己的想想。但想要获得自由,走出内疚,就得抛开言词的模棱两可以及无法开口带来的负担。

 

离开

接受治疗时,首先要问的不是:“我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而是“我要怎么尽快离开,越快越好?”

 

接受痛苦

许多人如果在童年时期遭到了精神虐待或者隐藏暴力的影响,日后会出现一个问题:他似乎只能做出一种特定形式的反映,并给人一种紧抓着所有的苦不放的影响。但必须通过真正的哀伤,才能放下并接受自己,接受自己最深层的情绪与伤痛,并承认痛苦是自身价值尊重的一部分。唯有接受,才能让人不再痛苦,不再欺骗自己。

当人找回信赖时,便可回忆收到的暴力以及自己的反应,重新检视受虐的情境及自己在其中的角色。这时,我们不需要再逃离自己的记忆,而能够以不同的新角度来接受它。

 

疗愈

疗愈,是指把支离破碎的自我再整合起来,使其恢复正常运作的能力。心理治疗应让人领悟,不能重新回到被害的角色中。当我们逐渐善用自己的力量,曾促使其遭受掌控的受虐狂因素会自行消退。

 

 

许多人在脱离被掌控的桎梏后,更加深刻领会且想告诉世人的就是:

对于一个人而言,学会保护自主权,远离言语暴力,拒绝让自尊受到任何践踏有多么重要。

 

能够让人们认识、了解且远离冷暴力,唤起人们对精神虐待的关注,这也正是伊里戈扬写下这本《冷暴力》的真正用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