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去年末露营时突然接到编辑电话通知我去北京领亚马逊的作家奖。这个消息让远在一万多公里外正要打盹的我打了个激灵,半年内我带着房车走走停停吃吃喝喝,心已经在新西兰的海岸线上浪到懒散,正迫不及待找个机会,刺激刺激苟且残喘的上进心。

颁奖典礼定在两周后,常年和时尚无缘的我赶在起飞前最后两个小时扫荡般地买好了衣服,我在商场的镜子前自恋地转了一圈,庆幸自己还没和社会脱轨太多。

可是在接下来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再加上转机时十几个小时的延误后,当我最终从机场走出来,我发现自己简直像是陈奂生进城,北京已经不再是我12岁时见到的那个北京了,四处霓虹,人潮拥挤,我如一只掉队的大雁,迷失在它白昼一般的夜里。

在去北京之前,浩哥给我安排好了住处,他那与我同龄的表妹冉冉在北京工作,租了一处民居,恰好能给我腾出一个落脚的地方。

我与冉妹第一次见面,就在抵达北京的那个晚上,我与她约定好在她的公司楼下碰头。我裹紧羽绒服,这在机场还觉得时髦的款式,在车水马龙的北京街头已变成了落伍的符号,我仔细搜寻着一个年轻姑娘,直到一个戴眼镜的姑娘向我走来,确定彼此的身份后,她说,“嘿嘿,我今天下班早。”

我内心崩溃,北京时间已经到了晚上11点,冉妹说她下班早?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那一晚我喝到几乎不省人事, 事实上在北京的几个晚上我都是迷醉的状态,北京的夜给了太久未见识热闹的我,很多不得不疯狂的理由,但也给了我在夜深人静时思考未来的机会,给我接机的龙哥指着北京的三里屯说,“你看,那里是创业人的聚集地,晚上10点,还是堵车高峰呢。”我听见身体里比二十岁萎缩了一半的野心,舒展开来的声音。

我在北京做了一次分享会,结束后大家一起去吃饭,酒足饭饱上了出租车,已经过了晚上12点。回家的路上,我给冉妹发了条信息,久久没收到回音,我心里抱歉地想,“呦,糟了,姑娘肯定是睡了,我可千万别吵醒她。”

待我蹑手蹑脚地上了居民楼,推开门,屋内漆黑一片,空气中是久未有人在的温度,打开灯后,看到自己早上离开时胡乱搭在枕头上的卫衣,还保持着褶皱的姿态,

一个小时后,我歪倒在床上,频频打盹,这时冉妹才推开门,一边呵着冻僵的手,一边抱歉地说,“今天忙,多加了一会班。”她说得那样轻描淡写,大概是经历过几百次后才有的从容。居民楼外的马路上,车子滴滴的声音又响起来,这城市真忙,是不是一个刚刚下班的人正巧挡住另一个创业者的路?

那晚上,我和冉妹聊了很多,我们的生日只差几个月,个性也差异不多,都不愿做那种父母羽翼下的小女孩,想靠自己去远方看一看。她毕业后就一心一意扑在事业上,做朝八晚十二的拼命白领,最忙的时候近乎日夜无休,我也从二十三岁就开始过一个人闯江湖的生活,能体会到女孩子拼起命来的辛苦。

第二天早上,我还赖在床上,冉妹就已经准备去上班,我看着她关上门,心觉这是我在北京看到的最动人的背影。一个姑娘,在北京,她的生命里不想要安稳,她想要点比安稳更好的东西,比如,对生活的主动权。

在离开北京后,我又回到新西兰,从房车中搬出来,买了房,告别了散漫的生活。我把所有书搬进一个房间,当它作暂时的书房,把自己投身于其间,早八晚八地工作,写公众号,接约稿,做网上分享,照看微店……只有偶尔才出门透透气,闻闻安稳的气息。我很爱这种生活,不顾一切低头走路,每次抬头都能遇见一个新的机会。

前不久,冉妹给我发了一条消息“我又升职了!这回和我之前的领导同级了!”

距离我们上一次见面,仅仅过去了4个月。

人在年轻的时候,应不应该选择一种安稳的生活方式?

我至今还记得在我大学毕业那一年,无数同学投身于公务员的考试中,连已经工作的同学都会报名参加。在我的家乡,至今,安稳也是一种炙手可热的生活方式——工作最好是8小时制,内容越简单越好,保证一日三餐10点钟睡觉,有月薪5000进账,至于其它的,这辈子还操什么心?

我见过一个二十三岁的男孩,从毕业那一刻就给自己设定好了安稳路线,如今5年过去,他依旧在为他安稳又轻松的工作而自豪,“我工作特别闲,上午看个电影,中午吃饭,下午看个球赛,就下班了!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出国的,创业的人折腾个什么劲儿?不累啊?”

和他同龄的男孩子,折腾5年后,80%已成为浑身是经历的人,“有房有车有铁饭碗”已经不再是成功的标签,“有野心有作为有资源”才是更性感的魅力。他们说,“安稳?你落伍了!”这让我想起自己那件自以为时髦的羽绒服,北京的黑夜无法掩饰它老土的气场。

我的朋友小米在一次旅行回来说,“好多天没工作,我真迫不及待开启工作模式了!”这姑娘是个爱折腾的人,当年从家乡跑到上海来闯,几年内不仅在上海买了房子,更是把事业做得蒸蒸日上。

我在做自媒体的路上,遇到了很多如小米这样优秀又拼命的人,对于她们来说,稳定是浪费生命的另一种说法。人不跳出舒适圈,就没法知道自己的潜力,你一个本来可能当老板的人,却一辈子小心翼翼地捧着铁饭碗。八十岁的时候回头看看过去,你浪费了多少潜在的才华,你不委屈?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我意识到,稳定,也许是一个人在三十岁前最坏的决定。

很多人在折腾的路上,也许同我一样,时常受到来自父母的阻碍。我的母亲是个与外界联系不多的人,也许是大东北的文化养懒了人。她不明白为什么老天给了别的姑娘享福的机会,却偏偏给了自家女儿吃苦的天赋?在她的眼中,我的出国,我的写作,我的买房,我的创业……每一条路都走得如此坎坷,无不与辛苦粘连,就连跑步游泳这类小事,在她看来都有伤筋动骨的危险,实在不是个二十几岁姑娘该尝试的事情。

母亲常常在电话中与我灌输“安稳”的思想,她甚至隔三差五地把新西兰的招聘广告发给我,“你应该找一份新西兰的办公室工作,每天工作八个小时,一天三次休息,周末不加班!公司提供免费咖啡和甜点,多好!”在母亲眼中,一个女孩靠双手闯天下,放弃安稳的工作和可嫁的依靠,这是巨大的悲剧。

没亲身经历过的人,无法了解这些招聘广告给外界制造的假象。那些手持咖啡,穿职业装,在写字楼出入的白领,每周工资在700纽币左右浮动,我计算下我的房贷和期待,如果选择这样的生活,那安稳背后,岂不尽是苍凉?

三十岁之前留给辛苦,三十岁之后才能留给自己,有人说安稳是给自己的一个交代,我觉得折腾才是对自己诚实,那是拒绝对自己的未来有半点辜负的执着,它更适合一个不想随波逐流的人。

有很多二十几岁的姑娘们,喜欢用“看尽繁华”的心态讲,“我累了,现在只想过岁月静好的生活。”

可其实,除了岁月静好的生活,她们也想要一万元一罐的LA MER,想有去巴黎的回来机票,想住上装修精致的大房子,想有一辆让自己倍感骄傲的车,也想让未出生的孩子去读双语幼儿园……

既想要好的人生,又不想过得太累,这是大多数人的希望。

但是好的人生,大多有点累,这是大多数人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问问自己,三十岁不到,你就真的想稳定了?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这篇《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是在我的朋友熹文的个人公众号“请尊重一个姑娘的的努力”里看见的。

很多人都觉得她是开了挂的人生,但她从QQ空间写日志到有意思吧驻站作者,再到现在的自媒体作家,熹文所付出的努力远比我们想像的多得多。

2012

她是持打工度假签证出国的大学毕业生。为了生存,这一年,她打10几份工,在餐厅端盘子、洗碗,去咖啡厅做清洁,一周工作60多个小时。

2013

她是一边打三份工一边读书的新西兰留学生。在好不容易说服校长同意每学期付一次学费后,新一轮的辛苦就来了,她必须赶在开学钱,赚够下个学期的学费。

2016

她是一个住在房车上的姑娘,做饭、看书、写字,而更多的时候,则是约上三五好友,在不知名的海边聊一晚上天,又或者什么都不说,就静静地听着海浪拍在沙滩上的阵阵声响,不知不觉把啤酒罐堆成一座小山丘。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现在,作为自媒体作家,她的文章常常霸屏朋友圈,被人民日报、十点读书、有书、思想聚焦等公众号纷纷转发,全网阅读量10000000+,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你肯定经常看到她的文章。

关于励志,她坚信女性应该活出自我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在文章《你弱的时候,坏人最多》中写到:

生活用最残酷也最真实的方式告诉我,坏人很多,是因为自己很弱,他们一眼看穿了我的窘迫,这窘迫出卖了我的弱小,它被放大被利用被娱乐,掩盖住人性所有的闪光点。

在文章《人格就是,你穷,但你从来不哭穷》中写到:

人性是贪婪的,有些人可以控制这份贪婪,有些人则无法拒绝,要多一点,再多一点,多到内心原本的空洞都塞不下,溢出来,流成灵魂中不肯停歇的欲望。

在文章《我在名牌包包前忍住100次,才买了一个房》中写到:

一个女人为自己买房的意义在哪里?想必与尊严有至多关联,又给了安全感繁衍的空间。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关于生活,她追求自由和纯粹的快乐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在文章《《奇葩说》蔡康永:生活就是暴击的循环》中写到:

无论一个人在哪种生活中,都会遇到不同形式的暴击,不要想着逃避这些,你逃避了这些就逃避了生活本身,暴击是让你用来成长的,太容易的路,根本不会带你到任何地方。

在文章《你取悦自己的时候,最性感》中写到:

我们必须学会以一种持久的方式,向每一天中源源不断地倾注热情。仪式感是记录生活的方式,也是创造期待的方式吧,我观察旁人的生活,原来每个人都是一本小说,只不过有些人在创造生活,有些人在虚度人生。

在文章《一个住在房车上的姑娘》中写到:

这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活得聪明,另一种活得明白,第一种人往往很成功,第二种人往往很快乐。年轻时我们都向往成功,不觉得快乐可以有多重要。可是或许啊,快乐才是那个艰难的部分。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关于爱情,她说好的恋人不怕晚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在文章《如何打败前男友》中写到:

一个女人对爱情的战争,渐渐平息下来,我也终于有机会告诉那些受过伤的傻姑娘,请补偿那些对不起自己的日子,重生是一个坚强又优美的动作,你会发现爱自己比爱别人更容易也更值得。

在文章《和一个视野开阔的人谈恋爱很重要》中写到:

人常说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其实改变一个人的,或许是我们在时光里所遇见的各式爱情。你遇见一段眼界狭窄的爱情,就如跌落进只能看到头顶一片天空的深井里,而你收获一段视野开阔的爱情,它就为你提供了一双翅膀,让你飞出井底的荒芜。

在文章《爱意退化综合症》中写到:

周宁得了一种病,每天都忘记孙圣的一件好。

孙圣想不通,周宁一向体贴温和,当时看上自己不就因为这份书生气吗?怎么现在也像那些庸俗的小妇女一样咄咄逼人了?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如果你还没关注她的公众号,千万不要错过,这个公众号有趣也有故事,毕竟向往自由生活的人很多,真的实现的人很少。

长按识别二维码,和老杨成为好友吧!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三十岁不到,你就想稳定了?

关注公众号后回复文章标题,就能看到以上文章完整版

原创文章,作者:黑天鹅图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shuzhi.com/archives/1237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