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龙:继承与发展 | 《精神分析:开放性对话》推荐序言

李小龙:继承与发展 | 《精神分析:开放性对话》推荐序言

继承与发展

《精神分析:开放性对话》推荐序言

作者| 李小龙

一百多年前,弗洛伊德在维也纳给一位深受心理问题困扰的十八岁女孩做了近三个月的精神分析治疗。这位女孩后来在专业文献中被称为“杜拉”,她因为情绪问题和与家人关系中的某些冲突,在父母的建议下前来寻求帮助,却又在分析逐渐深入时突然终止了治疗。直到今天,对杜拉案例的讨论仍在继续,包括精神分析师和临床精神病学家在内的很多作者从杜拉的诊断、病因、治疗过程及分析中的移情和反移情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回顾和阐述,这些讨论从一个角度隐喻着精神分析发展过程中无处不在的历史感:一方面,弗洛伊德强调的潜意识对人精神活动的重要作用仍然是临床精神分析治疗的基石;另一方面,对杜拉案例的思考直接或间接地开启了后来精神分析的新方向。

阿诺德·理查兹的《精神分析:开放性对话》一书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之一就是,他对美国精神分析发展过程中一些重要事件和观点的梳理,从历史脉络的角度阐述了他对美国精神分析现状和发展前景的看法。

对任何一个临床精神分析师来说,除开他所置身其中的历史文化背景,历史感主要沿着两个方向延伸,一个源于他自己成长过程的内在经历,另一个是精神分析发展的外部历史。两者共同构成了他的自我成长和专业取向的框架,而且都关乎他的自我认同感的连续性。不时有来访者在治疗中问道:“回顾以往的成长经历有什么意义?”或者他们会在治疗中以过度简略或抽象的方式过滤掉那些饱含情感的鲜活记忆,这样做的代价是让他们在内心的自我成长过程中处境艰难,在有些情形下还会因为自我认同感的断裂而发生危机。理查兹在本书的开篇就讲述了他如何成长为一个正统的精神分析师的历程。他与精神分析的相遇至少可以追溯到五岁时的一次经历,之后是不断扩展的阅读和思考,精神分析逐渐成为他兴趣的中心。从理查兹简短的叙述中我们可以知道,他对精神分析的认同既是内在自我成长的缩影,又是与外部世界建立了现实关联的结果。正因为如此,理查兹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不仅获得了诸多成就和殊荣,而且一直保持着令人钦佩的活力和创造性。在精神分析的学习、应用和探索过程中,了解其历史是一个与掌握理论和技术同样重要的环节。贯穿于精神分析中的分合起伏,既回响着相应的那个时代的声音,又与置身其中的分析师个人的人格及理论取向有关,由此构成的另一幅不同于观念演进的心灵长卷从更为人性的角度书写着精神分析的内涵。

李小龙:继承与发展 | 《精神分析:开放性对话》推荐序言

阿诺德·理查兹,纽约精神分析学院培训和督导分析师、纽约弗洛伊德协会委员及美国精神分析研究院和新泽西精神分析协会荣誉委员。

从弗洛伊德时代开始,精神分析的发展就一直伴随着不同观点的争论,并由此引发了相应团体之间的分歧甚至对抗,这种情形在美国精神分析的开始阶段体现为理查兹所说的布里尔的排外政策,也就是他坚持“精神分析师只有成为医疗职业中的一类才能够在美国发扬壮大”,这一做法的结果是让一些心理学家离开了精神分析,另一些持不同观点的人受到排挤。20世纪40年代,英国精神分析学界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形,冲突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梅兰妮·克莱茵和安娜·弗洛伊德,双方通过对话最终达成的妥协实际上拓宽了精神分析在理论和临床实践中的疆域,并留给后来者诸多启示。中国的精神分析在最近二十年被越来越多地应用于临床工作的同时,关于治疗师资质的问题也受到更多关注。随着精神分析培训和行业规范的逐渐完善,我们也会面临某些类似的问题。在这一方面,理查兹的观点为我们提供了可资参考的思路。

理查兹在书中花了大量篇幅来讨论美国精神分析不同学派的观点,比较它们之间的异同,并提出自己的看法。他也愿意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氛围中与同行交流和争论,这种争论有时甚至会很激烈,从他收录在书中的对同行的回应这一部分可以窥见一斑。这让人想起精神分析史上一些耳熟能详的名字:阿德勒、荣格、霍妮、拉康、科胡特……对于任何一门学科来说,继承传统和在此基础上的创新正是其内在活力的体现。要创新就会有分歧和争论,并时常会有很多其他非专业的因素掺杂其中。我想起科胡特的例子,他在提出自体心理学的观点后,从专业同仁到一般朋友,很多都变得对他冷落,不理不睬,这里包含的就不仅仅只是专业上的分歧了。

但就我们目前的精神分析现状来说,问题还不在于分歧所引发的结果,而在于我们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学术争论。回顾精神分析的历史,那些参与到重要争论中的分析师要么自成体系,要么独立阐扬自己的观点,几乎都能依托丰富的临床工作经验建立起自己的一套理论框架,甚至形成一个学派。比如理查兹在书中提到的美国精神分析界的情形,就涉及当代的驱力学派、新的客体关系范式、人际间理论等诸多分支。他们在彼此争论中都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对精神分析中的一系列重要问题提出自己的独到见解,诸如心理发展的驱力、心理结构、心理发育的阶段等。提出新的观点并非为了标新立异,不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生活方式的转变,人的心理也会发生变化。比如科胡特提出的“内疚人”和“悲剧人”的区分,就是对时代变迁的一种感受、思考和回应,其目的是为了更有效地帮助来访者走出他们的心理困扰。且不说我们是否赞同这些观点,如此众多的富有独创性的思想本身就是精神分析中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就国内的情形来说,经过专业同行们近二三十年不间断的坚持,我们已经从开始的模仿学习走向了更加广阔的天地。无论在对精神分析各学派理论的理解、探索还是在临床应用方面都达到了相当的深度,和国外同行的学术交流、培训体系的日渐规范和临床运用的不断扩展,加上固有文化视角的整合,使我们有可能在对精神分析的探索中形成有创见的思想和方法,找到自己的路子。当然,这里面还涉及一个如理查兹所说的良好的争论氛围的问题,其中重要的是尽量避免非专业的个人或门派因素的卷入,就如同每个精神分析师所熟知的反移情对临床治疗的影响一样。

李小龙:继承与发展 | 《精神分析:开放性对话》推荐序言

在校读过程中,我对参与本书翻译工作的各位同道始终怀着深深的感谢。他们以良好的专业素养、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准确、清晰地传达了原文的含义,同时兼顾学术性和可读性,为读者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他们具体的分工是:

本书贡献者、原版推荐序一、原版推荐序二、序言、各部分文前文字、第五篇、第六篇、第十五篇、第十七篇、第十九篇:张皓(译),何巧丽(校);

第一篇、第二篇:殷芳(译);

第三篇:季伟华(译),殷芳、张皓(校);

第四篇、第十四篇:张皓、何巧丽(译);

第七篇、第八篇、第九篇、第十篇:缪绍疆(译);

第十一篇、第十二篇、第十三篇:何巧丽(译),张皓(校);

第十六篇:魏宏波(译),张皓、何巧丽(校);

第十八篇正文:季伟华(译),何巧丽(校);

第十八篇附:季伟华(译),张皓(校)。

李小龙

注册心理督导师,心理治疗师

精神科副主任医师

武汉市心理医院门诊部主任

武汉市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主任

《精神分析:开放性对话》

被誉为“精神分析活化石”的理查兹博士,

梳理精神分析百年发展的脉络与传奇。

曾奇峰、李小龙作序推荐:

对话就是终极意义,它是所有存在的目的!

扫码即购

李小龙:继承与发展 | 《精神分析:开放性对话》推荐序言李小龙:继承与发展 | 《精神分析:开放性对话》推荐序言

编辑 | 世图君

电影 ∣ 动漫 ∣ 心理 ∣ 社科

李小龙:继承与发展 | 《精神分析:开放性对话》推荐序言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原创文章,作者: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shuzhi.com/archives/1217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