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终于,由“异形”之父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异形:契约》成功过审。

6月6日,《异形:契约》在全国两百家影院进行了超前点映场。

并且,6月16日全国公映,你准备好接收这场狂欢盛宴了吗?

《异形:契约》的故事是发生在《普罗米修斯》的十年后,并且这部电影的恐怖色彩是整个异形系列里仅次于1979年的首部《异形》。

以下是达叔刚刚从散场的人潮中挤出来,写下的第一手的观影体验(保证无剧透!)

  1. 一定要选择灯泡亮度高的影院,比如杜比影院等。因为全片90%是夜戏。

  2. 有明显删减痕迹,几乎无一个异形正面特写,煞费苦心。

  3. 即使是删减版,同样少儿不宜,音效和气场足以吓尿你。

  4. 没有填《普罗米修斯》的坑,反继续挖坑,一条道奔着“三部曲”而去。

  5. 有两个法斯宾德,请观看注意名字区别,以及很有层次的演技。

  6. 瓦格纳的一曲《众神进入英灵殿》是为题眼:众神之末日,烈火延烧英灵殿,火焰将使指环洁净,回到莱茵的少女手中。

  7. 雷德利爷爷的世界观已经不顾一切了,希望他身体健康。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作为《异形》系列的创始人,雷德利·斯科特可以说是创造了一个新的恐怖片世界。除了《异形》之外,他的另外一部鼎鼎大名的《末路狂花》你也一定听过。当然,他还做过吴宇森和朴赞郁的制片人,前些年还接触了电视剧,弄出了一部《傲骨贤妻》……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雷德利·斯科特。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异形:契约》 剧照

从《异形1》到《末路狂花》,他的履历中包含的作品在整个好莱坞内都是最丰富且“反类型”的。刚好,被期待已久的他的新作《异形:契约》即将上映,此时来回顾他传奇般的创作生涯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正如导演工会奖主席Paris Barclay所说:“雷德利开创性的技法和他无与伦比的导演本能在这个时代给我们带来了许多非常难忘的电影。……在过去的四十年,他开拓性的职业生涯已经展现出了一个导演非凡的幻想具有着多么重要的影响。”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为了致敬导演工会奖对于斯科特的认可,我们将再版从2001年二月以来《Interview》期刊号中关于他的专题。在《角斗士》大获成功接下来的一年里,他并没有满足于既得的成就,而是早已投入到《汉尼拔》的工作中去。这部电影是《沉默的羔羊》的续集,并将在之后的那年里打破票房纪录。由于斯科特在之前的那个十年内被一系列的批评和商业失利的声音所损伤,新千年给斯科特的创作生涯带来了复苏。在这次的采访中,斯科特将谈及应对失败,他对于奥斯卡奖的“英式”冷漠,以及是什么使得他在不同类型的电影中都能获得成功。

—Frank Chlumsky

《异形:契约》中文预告

异形“残暴”追杀宇航员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雷德利·斯科特

雷德利·斯科特

他证明了最伟大的冒险都是个人的

By 伊丽莎白·威兹曼

伊丽莎白·威兹曼,《纽约每日新闻》影评人

我们曾跟随他踏进过外太空中最黑暗的深处(《异形1》,1979),也曾感受过一条自由延伸的开阔大道(《末路狂花》,1991),我们还曾探索过影响深远的过去(《决斗者》,1977)和令人窒息的未来(《银翼杀手》,1982)。而我们总是做好紧随其后的准备,原因就在于,不像许多其他好莱坞导演,雷德利·斯科特——这位在英国出生并成长的导演——发现了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都是属于个人的。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末路狂花》1991剧照

当然,当你推翻赖以生存的那块石头时,你必然会发现在下面有一些蠕动着的东西。对许多观众而言,不受欢迎的惊喜显然是那部《哥伦布传》(1992),在《末路狂花》之后,雷德利被大肆嘲笑了。而他接下来的项目,《巨浪》(1996)和《魔鬼女大兵》(1997),也同样收到了斥责。

然而伟大人生的美好就在于,尽管你有可能重重地跌倒,但你总是准备好卷土重来。因此,去年,雷德利突然给了我们“当头一击”,并把我们完全置于古罗马的正中央,十分典型的给一位角斗士一生的辉煌壮丽和人性化的细节赋予了无尚的荣誉。接下来马不停蹄地,他又与汉尼拔·莱克特医生达成了协议,一个他认为已经“闭嘴”了足够长时间的人。《汉尼拔》也在2001年登陆院线,因为如果只有一件事是斯科特所无法忍受的,那就是沉默。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汉尼拔》2001 剧照

伊丽莎白·威兹曼对话雷德利·斯科特

伊丽莎白·威兹曼你所拍摄的每一部电影都将观众带入了一场全新的冒险。你也是以这种方式看待它们吗?

雷德利·斯科特:是的,但是理想上来说,所有的电影都是这样的。你们所看到的每一部电影都应该至少将你们带进一场精神层面的冒险中去。

伊丽莎白·威兹曼:你的电影都是如此地不同,你认为它们之间有任何普遍的联系吗?

雷德利·斯科特:单纯从感觉上来说是没有联系的。每次我导演的时候,我都会寻找一种全新的经验和意义。他们说再也没有什么新的东西了,世上只有七种原始的理念。这听起来相当地令人沮丧,但是我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多多少少有些准确吧。所以这就成了你看待事物的方式。

伊丽莎白·威兹曼:你已经打破了许多类型的界限了。

雷德利·斯科特:那是当然。但你逐渐意识到没有什么比人物和故事更重要了。创造一种“类型”世界,无论它是科幻题材或是史诗性的,一旦你已经想通了时,就变得相对容易了。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普罗米修斯》2012 剧照

伊丽莎白·威兹曼:你是如何着手创造那些世界的呢?

雷德利·斯科特:呃,就像是穿衣服,但是是以我喜欢的做法来加工装饰,因为我确实很擅长这个。我就坐在那儿,想象着公元175年的一名罗马将军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的。想象站在一个竞技场内将会是什么样的,当面对5000个认为你是野蛮人的人时将是什么样的?一旦你真的感受到的时候,你就可以开始将其融化成质地和气味,再加上很多的灰尘泥土!接下来就在这些灰尘中混合进感情就可以了。

伊丽莎白·威兹曼:你刚刚制作完成了《沉默的羔羊》(1991)续集,并且你也已经看到了其他的导演继续沿着你的思路创作。你是怎么看待之后的《异形》电影的呢?

雷德利·斯科特:它们都非常出色。但是一旦它们被看见之后,你永远都不能再复制那个生物最初的本质了。第一部的关键在于那头怪兽是如此的独特,是令人震撼的。然而我会制作续集吗?那是当然的。我创造了它,所以当他们打算制造另一只我从未听说过的怪兽时,我也是很惊讶的。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汉尼拔》2001 剧照

伊丽莎白·威兹曼:那次的经历对于你投入《汉尼拔》的创作时是否给了你什么独特的见解呢?

雷德利·斯科特:几乎没有。《沉默的羔羊》是那么地棒以至于我无法忘记它,但是《汉尼拔》呈现了一个属于它自己的故事。他们是完全不同的创作方向。

伊丽莎白·威兹曼:你的作品一直都笼罩在神秘之中。可以稍微透露一点吗?

雷德利·斯科特:那是10年后了,汉尼拔仍在逍遥法外。他沉默了10年,并且我们将再次遇见克莱丽斯,在她的人生中是一个新的角色。这完全是一部心理惊悚片,我认为甚至是个爱情故事。

伊丽莎白·威兹曼:爱情故事?汉尼拔和克莱丽斯吗?

雷德利·斯科特:[笑]也许是一种特殊的爱情吧。说“爱慕”和“尊重”会更合适一些。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汉尼拔》2001 剧照

伊丽莎白·威兹曼:当你在制作一部电影的时候,你的目的是寻找个人的答案?是创作出一部杰作?还是说为了娱乐?

雷德利·斯科特:你刚刚恰好列出了我三个主要的创作动机!当然了,这个过程的一部分是为了成为一个娱乐者。我知道好莱坞电影确实引发了一些不屑,但是也有一些相当不错的主流电影。作为一个导演,如果你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在很低的预算范围内保持创作自由,那么你就得接受你将只会有很少的观众。但很不幸的是,我所喜欢从事的素材类型,并不便宜。所以我不得不戴上至少三顶帽子,把它们放在一起。

伊丽莎白·威兹曼:三顶帽子是……

雷德利·斯科特:创造力,商业性,和大概在某个地方的艺术性吧。[笑]

伊丽莎白·威兹曼:你曾经在银幕上做出过什么令你感到后悔的妥协吗?

雷德利·斯科特:不,从来没有。呃……还是有的,但仅仅只是被我自己驱使的。你对于自己的素材感到非常不耐心,所以危险就是赶紧努力把它剪掉,以至于你却去除掉了人物的内心。

伊丽莎白·威兹曼:这是你什么时候做的事?

雷德利·斯科特:是《黑魔王》(1985)。并且我在《银翼杀手》的某些方面也同样妥协了,然而我并不应该那么做。这是一部黑色电影——你没法从那撤回来,并安排一个开心的结局,或是进入画外音,因为在电影中观众将会发现。总之如果他们没有发现的话,那就太蠢了,他们压根就不应该看电影吧。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银翼杀手》1982 剧照

伊丽莎白·威兹曼:你会责怪制片厂做出的这些改变吗?

雷德利·斯科特:哦不会的。在我看来并不存在“他们”和“我们”的概念。我对于制片厂有着极大的尊重——是他们付我钱,让我能够度过一个愉快欢乐的时光,创作出我们都达成协议的幻想。所有富有创造力的思想都不得不和那些付账的角色打交道。随着你变得更有经验,风险也逐渐转变成了判断和抉择。当我制作我的第一部剧情片时,我已经拍了大概2000部商业广告了。所以当我进入电影世界的时候,我已经是个相对比较负责的人了。

伊丽莎白·威兹曼:但是当你在拍《银翼杀手》的时候,你在劝制片厂高层接受你的“黑暗”想法时,一定很沮丧的吧。

雷德利·斯科特:是的。我在那时还不习惯分享我的想象,因为我还没有真正地在好莱坞工作。我不得不再一次经历要证明我自己的恼人过程。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银翼杀手》1982 剧照

伊丽莎白·威兹曼:那一次的经历有让你能够更接受妥协吗?

雷德利·斯科特:不,我认为《黑魔王》有。《银翼杀手》对我来说是巨大的失望。我以为我会拍出一部相当特别的电影,而且当只有几个“顽固派”理解的时候,我真的很受打击。但是当我沿着另一条危险的路线向前走时,我已经在脑海里决定要做一个真人童话,尽管我想知道观众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因为我在拍《银翼杀手》时就已经经历过了——基本上来说,人们对于那次的呈现并没有做好准备。但那之后我慢慢看到有所好转。

伊丽莎白·威兹曼:你的意思是?

雷德利·斯科特:我开始注意到MTV上的视频变得越来越黑暗。总是在下雨,街道也总是在闪光,并且还冒着烟。所以我想,啊哈,终于袭击到地面上来了!我正看着《银翼杀手》的影响力浮现出来。

伊丽莎白·威兹曼:本来那就一定是值得的。

雷德利·斯科特:我都被逗乐了。从那之后,接下来的一步是拍《黑魔王》。它也是个大冒险。人们真的能理解吗?不,他们理解不了,尽管在那其中做出了大量绝对精彩的工作。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雷德利·斯科特

伊丽莎白·威兹曼:在《末路狂花》之后你的作品——比如说《哥伦布传》——收到了相当负面的评价。你在那几年有经历过什么十分不安的阶段吗?

雷德利·斯科特:有过。但是我学着不让它们压垮我。你可以选择坐在那仔细思考,任凭沮丧吞噬你;或者也可以选择把它们关在门外。

伊丽莎白·威兹曼:同样,《角斗士》的成功对你有起到什么效果吗?

雷德利·斯科特:噢,当然了。大概三周,我知道了我们所进入的方向。我想,妈的!我们在这终于得到了些什么。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角斗士》2000 剧照

伊丽莎白·威兹曼:对你而言,《角斗士》获得奥斯卡奖将意味着什么?

雷德利·斯科特:[笑]我是英国人,所以我们并不那么来思考问题。当然了,如果它发生了,固然很好,绝对非常好,没法再希望它更好了。

伊丽莎白·威兹曼:插一句题外话,你是个会寻找危机的人吗?

雷德利·斯科特:不。我喜欢在花园里闲逛。我认为工作已经得到了一切了,谢谢。

伊丽莎白·威兹曼:从电影的角度来说,对你而言剩下的需要征服的是什么?

雷德利·斯科特:我正在看一部海盗的电影。但是我也在思考重新回到我的“初恋”——西部片中去。我知道这很古怪,但我是个欧洲人,小时候我就很痴迷于牛仔。曾经的我是个十分敏捷的骑手,我甚至开始打猎了。然而在我的人生中,我从没看到过一只狐狸被抓住,而且我摔倒过很多次,我总想:“等等——这太蠢了!”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庞贝末日》2014 剧照

伊丽莎白·威兹曼:你在小时候总是承担很多的风险吗?

雷德利·斯科特:我总是呆在外面,掉进海里或是攀爬岩石。我担忧的是,你看孩子们成天坐在电视机前按着按钮,而我在他们这个年纪时,我会出门挥舞着一根小木棍来作为步枪,或是捍卫一堆泥巴。当然了,时代变了,但是我希望电脑并不是今天唯一的选择。

伊丽莎白·威兹曼:电影也同样如此。

雷德利·斯科特:这也是别无选择的。关键是在于通过你自己的想象来经历冒险。

伊丽莎白·威兹曼:你认为导演这个工作本身是一场冒险吗?

雷德利·斯科特:完全就是。我们动身并创造了其他的世界。某种程度上,我们确实是最后的探险家。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这篇采访最初刊登在《Interview》2001年二月份期刊上。

雷德利·斯科特主要导演作品年表:

《异形》 1979

《银翼杀手》 1982

《1984:麦金塔》 1984

《黑魔王》 1985

《末路狂花》 1991

《巨浪》 1996

《魔鬼女大兵》 1997

《角斗士》 2000

《汉尼拔》 2001

《黑鹰坠落》 2001

《天国王朝》 2005

《美国黑帮》 2007

《谎言之躯》 2008

《普罗米修斯》 2012

《法老与众神》 2014

《火星救援》 2015

《异形:契约》 2017

本文内容经微信公号“后窗”授权转载。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特别推荐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电影“异形”系列衍生原创小说,

国内首次引进!

《异形:走出阴影》

《异形:痛苦之河》

《异形:悲伤之海》

扫码即购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扫码即购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扫码即购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图文 |后窗

编辑 | 世图君

电影 ∣ 动漫 ∣ 心理 ∣ 社科

《异形:契约》终于揭开面纱,八十岁的老雷公还是能让我浑身充血啊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原创文章,作者: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shuzhi.com/archives/1101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