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读书志首页
  2. 微信公众号

跟着于丹,重温高考语文中的古诗词

又是一年高考季,当年在高考中熟识的古诗词,现在你还记得吗?

开始工作后,忙碌、烦恼纷至沓来,难得还有时间停下来静静地想一想诗词的美。那么,不妨用现在的心境,新的视角,跟着于丹老师一起重温那些高考语文中的古诗词,或许现在更能体会诗歌中的意境。

以下解读均选自《于丹: 重温最美古诗词》(再版),有删节。

❖❖❖

2011年浙江卷(张若虚《春江花月夜》)

人生代代无穷已,____________。不知江月待何人,____________。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选段)

跟着于丹,重温高考语文中的古诗词

于丹老师解析:

张若虚在《春江花月夜》中问,相比人生的短暂,江与月都是长久的、不变的,人与世界最初的相遇,发生在什么情景之下?究竟是谁,哪一位远古的先人,发现了江月的美?究竟是什么时候,在生命最初的美丽状态下,江月发现了人?流光在生命中悄悄逝去,我们的心在明月照耀下,不停地探寻——有迷茫,有欢喜,有忧伤,一切都被明月照亮,从人与月的最初相遇,一直到张若虚的发问,直到明月照耀我们的今天。

张若虚的问题有答案吗?其实,发问本身就是它的意义。

《春江花月夜》之所以让人如此赞叹,是因为它道出了我们少年时心中都有的疑惑。但是这一生到老,我们都没有答案,我们也不需要答案。

有时候,只有在明月之下,我们才会有这种奇妙的感受:一方面,我们感到了生命的迷茫;另一方面,我们在迷茫中感到了心灵的陶醉。人生有着无数无解的困惑,但是在月光之下,现实与审美的边界、人生与梦幻的边界,还有其他区隔着我们和世界交流的边界,都变得模糊了。我们就在这流光之中,看世界,看历史,更洞悉内心。

❖❖❖

2009年江西卷(柳永《雨霖铃》)

执手相看泪眼,____________。念去去千里烟波,>

于丹老师解析:

每一个人的人生都在路上,只不过路上的境况不大相同。南唐降臣柳宜的儿子柳永,纵使才情逼人,却坎坷落魄,求取功名屡屡不得。自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不想狷介狂言惹烦了宋仁宗,果真在科举中把他黜落了:“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从此,潦倒的柳永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

这样一个多情才子,一生走过多少心上留痕的清秋节,我们随他一路走过,还能有所体会、获得共鸣吗?柳永在仕途失意,离开汴京,跟恋人依依惜别时,他吟出了千古名句:“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秋天是归来的季节,果实累累,红叶沉沉,人心更多眷恋,更渴望温暖,更希望守在家园。但这个秋天恰恰是分别的季节,让多情的心如何担承?一句“更那堪”,时间仿佛裂了个大洞,离别后独自醉酒,醒来后,置身何处呢?“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自己已在摇摇晃晃的船上,依稀看到了杨柳岸边,晓风袭来,残月当空。这一问一答中间的迟疑犹豫,就像一段空白,从离别的长亭到酒醒的杨柳岸,地点忽然变幻了,身边的人儿已不在眼前,眼前唯有凄寒晓风,凋残明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心中有情有恋,但是人已远,即使眼前有美景,与谁共赏?与谁言说?

❖❖❖

2015年上海卷(王羲之《兰亭集序》)

仰观宇宙之大,_______________。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稧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领(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选段)

跟着于丹,重温高考语文中的古诗词

于丹老师解析:

我们的日常生活是一个平视的视角,觉得天高地阔,有很多东西都比我们伟大,都比我们辽远,一身渺渺,有的时候会觉得孤单和无助。登临山水,给了我们一个不同寻常的视点。当人在山之巅,在水之涯,有时候会真正体会到“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的自由自在。正是因为中国人很早就认识到个体生命非常短暂,充满无奈与无常,所以他们才努力在有限生命中去追求无限的价值,在相对的存在中,去追求绝对的意义。这种追求生生不息,转化成山水之间寻寻觅觅的寄托。人们踏遍千山,寻找一个俯视生活的视点,这种对自然的皈依与眷恋,使山水诗表现出一种强烈的时空意识、宇宙意识和生命意识。

在中国的山水诗中,我们还发现一个奇妙现象:人在远眺空间的时候,往往也望穿了时光。空间成为一个载体,它越是辽阔,人对历史那种悠长隽永、肃穆庄严的体会也越深刻。无形的时光在有形的空间里可知可感,动魄惊心。中国的诗词上下联之间往往有着时空的关联,昆明大观楼那一副长联,上联开头“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是空间浩荡,下联开头“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是历史沧桑。时空流转,瞬间模糊了边界,化为一体。

❖❖❖

2011年天津卷(柳永《风栖梧》)

衣带渐宽终不悔,_______________。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

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跟着于丹,重温高考语文中的古诗词

于丹老师解析:

柳永的《蝶恋花》,写一个人独立楼头,“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站在高耸的楼头,细细的春风,吹开远方茫茫芳草,带着黯黯的春愁,从天边飘过来。“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这如茵的草色,笼罩在残照里,泛着迷离烟光,默默无语。谁会知道我倚着栏干到底有什么心事呢?他的心中,远远地牵挂着一个人,放不下,也解不开……“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就把这样一番沉沉的相思之心,酣然而醉吧,那种欢乐是真欢乐吗?强说是欢乐,实际上却没有一点欢乐的滋味。那么,就豁出去吧,“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酒不能让我忘却你,醉不能让我远离你,那就让自己日渐憔悴下去吧,衣带渐宽,终将不悔,一切为了伊人。这种深情,浓烈,痛快!

也有很多人衣带渐宽了,被生活折磨得憔悴了,心中有悔也有怨。关键不在于人在什么样的际遇中,而在于人能不能安于此刻。柳永对于此刻是认账的,他的心安顿,无悔,无怨。这个世界上,求仁得仁,每个人想要得到什么,一旦得到了,对他来讲,就是最好的生命奖赏。如果相思不可望,伊人不可得,那么“疏狂一醉”,就算憔悴下去,这也是他无愧于心的一种认可。

❖❖❖

2007年上海卷 (王维《终南别业》)

行到水穷处,_______________。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跟着于丹,重温高考语文中的古诗词

于丹老师解析:

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田园,但每个人的田园来得有早有晚,各不相同,每方田园里面真正的气象也大相径庭。

王维在《终南别业》里说:“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中岁”是指他历经沧桑的中年,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喜欢佛学禅理,到了晚年的时候隐居在蓝田辋川别业,在这里他自己独来独往,“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十个字深含禅意,走到水流穷尽处,真的穷尽了吗?停下来你就会看见水尽云升。世间的很多东西其实都在转换的,一样东西的消歇,可能转换成另外一种生命的新的勃发。王维的心在起伏跌宕中,终于回到了一种自然的状态。

田园是一种状态,有些状态是浑朴的,有些状态是彻悟的。王维属于后者。“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尽管他是一个做过高官的人,但即使是遇见一个山间老叟,也可以跟老叟把酒言欢,甚至可以就站在路上聊个没完。真正的田园是什么呢?是一个人放下了身段,卸掉了名分,看见了生命自我,才回得去的地方。

虽然已经经历那段高考岁月,但是经过岁月洗礼的我们似乎更能读懂诗歌之美。回味时光,可以体会那些渐渐被遗忘的诗词所带来的艺术美。(编者按)

关于本书

《于丹:重温最美古诗词》(再版)

于丹老师继《〈论语〉心得》后又一经典作品,于丹17年古诗词积淀,首度爆发!2016纪念再版重磅推出!

跟着于丹,重温高考语文中的古诗词

文/于丹,于丹老师《于丹:重温最美古诗词》(再版)由磨铁图书(ID:motiebook)出品,正在热卖中,图片来自吴冠中老师。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本书

原创文章,作者:晚安书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shuzhi.com/archives/1056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