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读书志首页
  2. 微信公众号

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女权,否则马斯顿也不会创造出神奇女侠

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女权,否则马斯顿也不会创造出神奇女侠

电影《神奇女侠》上映中,口碑爆棚。世界图书出版公司的《神奇女侠秘史》也即将面世。《神奇女侠秘史》是一本神奇女侠及其创造者马斯顿的双重传记,集合了作者数年间对几十处机构的档案资料以及马斯顿的私人文稿进行研究获得的成果。作者以神奇女侠为线索,探讨了马斯顿的个人经历,以及美国20世纪女权运动的历史。

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女权,否则马斯顿也不会创造出神奇女侠

《神奇女侠秘史》插图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7年6月版

2 0 世纪伊始,美国女性参政运动情绪高涨。英国女性参政论者艾米琳·潘克赫斯特的行动大大地鼓舞了她们。1903 年,潘克赫斯特创建了女性社会与政治联盟。它的座右铭是“要行动,不要言辞”。潘克赫斯特因试图向下议院递交请愿书而被捕。女性参政论者将自己用手铐铐在唐宁街十号外的铁栏杆上。“我们这个性别的现状是如此悲哀,以至于打破法律成为我们的责任,我们需要以此得到人们的注意,使他们看清我们之所以做出我们所做的一切行动的真正理由。”潘克赫斯特强调。“将自己铐在唐宁街外的栏杆上的女性参政论者,将近现代多数的殉教行动大大讽刺了一番。”G. K. 切斯特顿观察着整个事件,预测道,这个战术终将失败。然而,他错了。

哈佛支持女性参政男子联盟由约翰·里德及一名后来加入的哈佛法学院高年级学生于 1910 年创建,而后者的行动则是受到了哥伦比亚大学哲学系毕业生马科斯·伊斯特曼的影响。伊斯特曼是纽约支持女性参政男子联盟的创建人。1911 年秋,哈佛支持女性参政男子联盟宣布他们将举行一系列讲座。第一堂讲座召开于 10 月 31 日,由弗洛伦斯·凯莉主讲,她曾经就最低工资水平、八小时工作制和童工制展开过抗争。这项宣布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在哈佛,女性是不被允许发言的。大学校长阿伯特·劳伦斯·洛威尔称他恐怕“女性暴徒们会成群结队地冲进校园”。联盟向哈佛理事会提交了一份呈请书,理事会裁定,凯莉可以进行讲演,但讲座不能对学校以外的人士开放。联盟被迫同意。在讲座中,凯莉坚称,如果不给予女性投票权,人们就无法解决贫困劳工问题。理事会担心,这会显得大学公然支持女性权益的一方,因此对联盟下达命令,要求他们邀请的下一位嘉宾必须是一名反对女性参政的演讲者。但相反,联盟宣布,下一名来宾恰恰是艾米琳·潘克赫斯特本人。

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女权,否则马斯顿也不会创造出神奇女侠

《神奇女侠秘史》插图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7年6月版

她的演讲原计划在桑德斯剧院举行,这是校园内最大、最负盛名的演讲厅(可容纳一千人)。理事会惊恐万状,发出明令,禁止潘克赫斯特在校园内的任何地方进行演讲:“大学演讲厅不得举行任何由女性主持的演讲”,尽管之前凯莉的演讲显然已经破例。

“哈佛害怕潘克赫斯特女士吗?”《底特律自由报》的编辑如此发问(答案是:是的)。新闻报社将这个头条散发至合众国各地。大多数报纸都选择站在女性参政论联盟这边。“现在,全民参政权的问题被置于公众面前,受重视的程度胜于我们历史上的任何时候。”《亚特兰大宪政报》如此评述,“这是一个需要进行合法辩论的话题,一个由正慢慢成形的新思想所提出的命题,而这个命题有权获取信息。”《纽约时报》编委会全心却孤立地赞同理事会的决定,他们的立场是“哈佛课程中不包含女性参政论”。

剑桥市内,人人都在谈论参政权问题。“本科生群体分成两个阵营,即‘参政派’和‘反对派’。”《纽约时报》报道说,“教室、演讲厅、校园、哈佛联盟,女性参政主义者以及理事会的行动无一例外地成了人们交谈的主要话题。”

理事会裁定潘克赫斯特不得在校园中举行演讲,但无法阻止她在剑桥市内发表讲话。联盟宣布,将安排潘克赫斯特的演讲在布拉特尔大厅举行。那是位于布拉特尔大街 40 号的一座舞厅,距离哈佛校园仅一个街区。《纽约晚报》的主编、一位著名的哈佛校友,力劝尽可能多的学生前往参加:“一方面为弥补大学所犯下的可悲错误,另一方面则可以一睹当今最有才能的演说家的风貌。”潘克赫斯特的演讲于 12 月 6 日下午举行,仅对哈佛和拉德克利夫学院的学生开放,凭票入场。现场人山人海:一万五千名学生出现在设计为容纳不超过五百人的大厅门口。他们爬上墙壁,想要从窗户钻进去。

潘克赫斯特的讲话严苛一如往常。“最愚昧的年轻男人,对女性的需求一无所知,却会自认为是称职的议员,因为他是个男人,”潘克赫斯特一边对她的听众说着,一边直视着哈佛的男人们,“这种贵族态度是个错误。”

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女权,否则马斯顿也不会创造出神奇女侠

马斯顿自年少时成功考入哈佛大学后,他在接下来近二十年的人生中都不太成功:他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当过大学教师,做过测谎专家,开过律所,做过生意,混过好莱坞,历经曲折坎坷却一事无成,直到创造出神奇女侠才为世人所知。马斯顿还在哈佛读本科时,他就受到了早期女权主义者的影响,其中以艾米琳·潘克赫斯特为首。后来,他与自己的学生奥利弗·拜恩坠入爱河,并在妻子的许可下将其领进家门,三人琴瑟和谐地生活在一起。而奥利弗·拜恩正好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女权主义者玛格丽特·桑格的侄女。日后,马斯顿将自己极富传奇色彩的个人经历,以及女权主义的精神融入了神奇女侠的创作中,从而创造出一个为了和平、正义和女性权益而战的女战士形象。

马斯顿对此深深着了迷。他为此激动不已,他的注意力被分散了。一场革命就发生在他的眼前,他再也不会去关心哈斯金斯教授的中世纪了。“我决定要了结自己的人生是在期中考试要开始的时候。”他解释道。随后他想,也许他还是应该去考试,“就为了看看我能考得有多差”。

在哲学 A 的考试当天,乔治·赫伯特·帕尔默将试卷发给学生们,同时这样告诫道:“一名学者着手课业是为了他自己,而不是像小学生那样为了其他的什么人。”马斯顿将这句话铭记在心。他顺利通过了考试。几乎从不给出 A 等成绩的帕尔默,给了马斯顿一个 A。十八岁的威廉·莫尔顿·马斯顿,在那时,并没有喝下那瓶氰化物。但他从未忘记它。他也从未忘记艾米琳·潘克赫斯特和她的手铐。三十年后,马斯顿创造出一个为女性权利而战的女性漫画超级英雄(“神奇女侠,神奇女侠!她让男人的世界翻天覆地!”),她唯一的弱点,是一旦有男人将她铐在锁链上,她就会失去她所有的力量。而她面对的第一个恶棍,是一名据传在研制氰化物炸弹的化学家。他的名字叫作毒药博士。

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女权,否则马斯顿也不会创造出神奇女侠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神奇女侠秘史》,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7年6月版。原文标题为“哈佛害怕潘克赫斯特吗?”。

《神奇女性秘史》

一本神奇女侠及其创造者的双重传记,

一部解密美国女权运动史的扛鼎之作。

导演扎克·施奈德鼎力推荐!

扫码购买

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女权,否则马斯顿也不会创造出神奇女侠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女权,否则马斯顿也不会创造出神奇女侠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女权,否则马斯顿也不会创造出神奇女侠

特别推荐

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女权,否则马斯顿也不会创造出神奇女侠

《女性的力量:精神分析取向》

它会刷新你的女性观,

带给你关于女人的新的洞见。

扫码即购

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女权,否则马斯顿也不会创造出神奇女侠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女权,否则马斯顿也不会创造出神奇女侠

编辑 | 世图君

电影 ∣ 动漫 ∣ 心理 ∣ 社科

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女权,否则马斯顿也不会创造出神奇女侠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原创文章,作者: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shuzhi.com/archives/1055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