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过我的日子,怎么了

我就过我的日子,怎么了

主编 |李月亮

摘自 |《时间煮雨》

1

开始全职写作以来,我活得越来越像一只深山老龟。每天慢腾腾地读书敲字,慢腾腾地做饭浇花,慢腾腾地买柿子接孩子;不是动作慢,是心态慢,因为也没什么要紧事。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什么人有任何急事找我,所以手机一天不开也没关系,午睡上仨小时也不要紧。

我姐有次买了件特宽松的睡衣,穿上后她说,舒服极了,浑身上下都在里面散着。

我的生活就是那种状态,一切都很宽松,心在里面舒舒服服地散着。

但这散并不是持续的,总有东西冷不丁紧我一下。

跟朋友小聚,我通常提前到场,看她们一个个急匆匆赶来,脖子上常常夹着电话,与客户沟通,向老板汇报,跟下属着急。我很久没那么着急过了,看着她们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就像一个退役球员看着昔日队友在球场上厮杀。她们的热气腾腾甚至杀气腾腾与我的慢腾腾对比强烈,这种时候我心里就会不由地主地紧,想我是不是太不上进了啊,我这么过日子将来会不会倒霉啊?

科学研究说,人脑中有一些神经元专门负责指令你模仿别人,比如看见别人打哈欠,它就指令你也打;看见别人买东西,它就指令你也买。所以人有模仿他人的天性。当然,还有些负责逻辑思考的神经元会使劲摁住你,让你不至于跟个傻子似的老学别人。

2

我就过我的日子,怎么了

所以每当我被朋友的忙碌刺激到,就不得不努力开启理性频道,想我到底有没有哪里不对。想来想去,也没发现什么问题。我每周写一两篇专栏,一年出一本书,加上杂七杂八的稿子,收入不比上班少。而且我开销也不大,每年赚的钱花一半剩一半。就这么下去,写到五六十岁收工,晚景也不至于太凄凉。这是经济上。精神上当然也不空虚,写作是个不停往外掏的行当,为了防止自己把自己掏空,我一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大体维持着思想的产收平衡。虽然土埋到大腿了,心智也还在高速成长中。

我没有出多大名发多大财的野心——主要是没那能力。我觉得这辈子这么活着就挺好,挺满足。

这种知足某种程度上是建立在无知的基础上的。在不知道别人过着怎样优渥生活的时候,我平心静气悠然自得;而一旦看到朋友换了高大上的豪宅,心就又紧了,又会生出“我也想要”的贪念。然后就不得不再次调动理性思维,使劲开导自己,让自己知道既无弄到这种房子的能力,也无弄它的必要。

还有些时候,比如家庭聚会,长辈们会挨个问我们收入,然后对赚得多的大加褒奖,含沙射影地暗示我们这些平庸者奋发图强。我眼瞅着“90 后”的弟弟妹妹都成了我的榜样,心情自然不欢畅,自然又忍不住会想,我怎么能再多赚点呢,我是不是该再兼个职啊。然后我又得琢磨兼职赚的钱能不能弥补写作的亏损。答案是不能。所以我还得耗神安抚受了刺激的小灵魂,再重回慢腾腾的状态。

3

我就过我的日子,怎么了

甚至有时候,都不用别人说,我自己就惶恐起来。比如挤在北京人潮汹涌的地铁里的时候,莫名就会有种想出人头地的念头,特别想从 nobody 变成 somebody。

慢慢我发现,在这个拥挤嘈杂人人争先的社会,一个人要平静祥和地专心做好自己那点事相当不易。你既要跟自己的盲从、贪婪、虚荣斗,又要跟那些挤压推搡你的外部势力斗。有时候斗得过,有时候斗不过。斗得过一切平顺,斗不过就纠结万分,觉得自己没救了。

所以我特别佩服那些“走自己的路,让别人随便说”的勇士。当整个社会都认为人应该像工蜂一样紧张忙碌辛苦操劳才是伟大光明正确的,你需要抵抗极大的压力才能安心做一只深山老龟。当别人都穿着职业装风雨无阻奔钱程,你却套着宽大的睡衣舒坦地散着。这种格格不入的好日子,没点勇气没点信念是坚持不下去的——就算你的舒坦不是因为懒惰和贪图安逸,你只是碰巧走上了一条适合你的路。

其实只要不是过于愚痴,每个人大概都能找到一条独属自己的舒舒服服的路;但能不能顺着那条路走上去并走下去,关乎的大概不是能力,而是定力。所以人这辈子要想活得顺溜,就得具备抗干扰性,得有种勇士精神。不是上山打虎下海捉蛟那种勇,而是敢把噪音关在门外,傲然跟全世界说一句:我就过我的日子,怎么了?这种勇,也许才是美好人生的标配。

我就过我的日子,怎么了

图文摘自国内最大的书店类新媒体公号“百草园书店”新书《时间煮雨》。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可直接购买本

我就过我的日子,怎么了

原创文章,作者:北京紫图图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shuzhi.com/archives/1049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