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声在外》

《名声在外》

 

 

我的一个师妹在一家媒体实习,平时有些来往。

 

师妹颇有才华,从小怀有新闻理想,跑新闻也积极,同样一起事件,资历老的记者写的稿子也被她比下去。我们见面几次,她都表示对这份工作非常满意,希望毕业能留在那家媒体。为此,我还特意去询问了她的主编,对方笑答:“别人都没定,但是她我们是留定了。”

 

本来以为这件事皆大欢喜,不会再有变化。然而,临近毕业季,我却听说师妹提前退出了实习,没有留下来工作。

 

本以为是另有高就,可等我找到她,几经询问,才知道:她离开本不情愿。

 

师妹入社表现就太过出挑,所以难免被人注目。她跑新闻跑得勤,稿子质量也好,自然得到主编青睐。

 

然而也许是年轻,还不懂得经营人际关系,师妹在职场里人际关系并不好。久而久之,甚至有传言说是因为她年轻漂亮,又会拍主编马屁,所以才过稿比别人容易,更甚,还有传言说她本来就有背景,是谁谁谁侄女……

 

师妹受不了这样的流言蜚语,索性一走了之。

 

由此,我不觉想起另外一个女孩子。

 

 

苏白是有段时间我常在饭桌上听到的名字。原因是:这姑娘又回北京了。

 

最直白的一次,是和电视台几个师兄吃饭。其中一个说起台里的王牌节目要换主持人,人选大概就是这个姑娘。

 

酒后的师兄神神秘秘说:“那姑娘很有手段,应该是攀上高枝了。”

 

“新节目的编导是她同学,力排众议用她,硬生生挤走了原本定好的人选。”

 

“回北京也是有人安排,男方是投资界的新贵,她当地方电台主播的时候好上的,纨绔子弟,不过倒是对她也上心。”

 

“这次花了不少心思给她铺路,人还没回来,先在东三环给她置办一套高档公寓。”

 

话匣子一打开,立刻有人炫耀一般给饭桌上的人普及背景,七嘴八舌爆料,越说越玄乎,是北京饭局常见的热火朝天。

 

身为娱乐记者,在此之前,我对这个姑娘也略有印象:毕了业就进顶级卫视,挑大梁主持王牌节目,却莫名突然退出节目。如今重新归来就有不错的资源。这一走一回都很突然,难免让人猜测其中有故事。

 

流传比较广的版本是:这姑娘当初发展受挫,回家乡卧薪尝胆,找准机会,依附于人,这次带着强大的资源背景和大杀四方的气势卷土重来,立誓报仇雪恨,扬名立万。也果真,当初几个竞争对手几次交锋都败下阵来,苏白名声大噪。

 

听起来,这故事像是个狗血的现代宫斗戏。

 

不过这类传闻听得太多,其中多少真假,我懒得猜测,但确实难免好奇,凭着我的经验,在北京,这样在短时间内统领了饭局话题的姑娘,通常表达欲强,有个好听甚至玄幻的故事可以讲。

 

不过等真见到传闻主角,却很是出人意料,完全推翻了我的猜测。

 

那是一个多月后,电视台的新节目邀请媒体探班,举行发布会,苏白也参加了。

 

整个发布会上,这个姑娘话语不多,妆容穿着,清淡时尚,会后媒体群访,回答问题也是有问有答,几乎是中规中矩。好在,没给爆点,也不给话柄。

 

不过难免好奇,一个看起来很专业的女孩子,面临那样的传言——可能比师妹要过分得多,也许还恶意得多,她又是怎么面对这些事情的呢?

 

 

不过那段时间,苏白的名声渐渐有了变化。

 

最初的起因是她应邀主持了电视台的中秋晚会第二现场。主会场大概是人员失误,到了时间该上场的舞蹈演员迟迟没能到场,时间眼看空窗,主持人补妆,不在待机室。

 

导播硬着头皮把直播镜头切换到第二现场,没想到,苏白镇定自若,一个人说了半分钟的旁白,还邀请了一旁候场的小演员一起用现场的彩纸做了个灯笼,不动声色地救了场。

 

一次机缘巧合,我终于有机会当面和她交流,也终究是没能忍住,直接问道:“做一个名声在外的女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本以为会被打太极,谁知,连同她的经纪人都毫不避讳:“这个问题问得好,可以聊聊。”

 

“外界很多的猜测,都是因为我回北京回得太突然,机会又这么好。不过,有时候想想,这事,要是换个男孩子,可能大家就没那么愿意讨论了。”

 

所以,接下来讲的故事十分简单。

 

刚毕业的时候,虽然有突然来的名气,但是也有不适应,再加上感情上有些波折,现在想想都是小女儿的纠结,真诚,所以猜疑。另外,确实也碰上一些难处理的事情:同一个节目组只能留一个主持人,竞争对手用了一些手段。所以她那时候也迷茫,索性就放手,回了家,休养生息。

 

后来和男友感情稳定,男友也希望她回北京,她自己也明白:她是学播音主持的,自己总归还是想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理想和抱负。有的事情,想做的节目,还是要回北京做才有土壤。而能接到火爆的节目,不过是因为原定的人出了事故,她临时补上。现实远没有那么狗血,只不过有了点运气。

 

其实普通环境的优秀女孩子也在面对这些事呀。

 

那也没什么关系,社会环境如何,对有能力的女孩子如何定义,咱们谁也决定不了。

 

我们能决定的,只是自己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所以你看,事实就是这么简单,总不如吃瓜群众的脑洞精彩。

 

没答应专访原因也很简单:真是没什么可说的。

 

因为,别人怎么谈论她,对她来说,不太重要。

 

所以你说,做一个名声在外的女孩子是什么体验?我猜,阿白是这样想的:名声在外,和内心其实无关。

 

 

一个女人,做事专业,做人周到,名声在外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吧。

 

然后不觉想到师妹,很久没有她的消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如果再见面,我可能真的有些话,也想和师妹说:

 

一个好姑娘,做了出色的事情,就总会有名声的。可别人嘴里说起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又有什么关系。

 

你这么聪明,又这么努力,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得好。做得好,就必然有名声。好名声是你该得的,坏名声你也不必那么在意。

 

别人口中谈论的那个你,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太在意那些说法,要是变成了别人谈论的样子,反而是让自己失望。

 

名声在外,有时候也不是坏事,那不过是因为我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秦小周,文化产业从业者,涉猎媒体营销、版权孵化与经纪。

工作机缘,成为饭局故事的倾听者,偶尔参与一二。擅长描绘大背景下的小故事,小故事中的立体人物,热爱人与人之间的纠葛,以及一切可记述的过往。

已出版书籍:《名声在外》微博:@秦小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