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读书志首页
  2. 微信公众号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诺曼底登陆日

(1944年6月6日)

1944年6月6日6时30分,诺曼底登陆战役爆发,这一天被称为“D-day”,也通常被形容为二战历史上“最长的一天”。70多年过去了,诺曼底战役仍然是迄今世界上最大的一次海上登陆作战,并因其对加速纳粹德国的崩溃具有重大意义,为组织实施大规模登陆作战提供了有益经验,而被后人称为“流芳百世的经典之役”。

“D-day”这一天,对于无数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老兵来说,是他们生命中最残酷、最黑暗的一天。随着时间流逝,老兵故去,亲历者对登陆日当天的记录、回忆愈发弥足珍贵。《最长的一天——我见证了诺曼底登陆》一书(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4年3月版),收录最新发现的100位二战老兵的档案、大量未公开过的信件、日记、照片和回忆,从盟军和德军的对立视角,同时描述了“D-day”当天的大事件,如实展现了每一处海滩大激战,电影镜头式地捕捉了诺曼底登陆的详尽过程。通过亲历者的口吻,平实而逼真地展现了70年前那个令人难忘的日子。

汉弗莱·普利多,中校

21集团军1/C ‘Q’后勤部参谋(第3骑兵团)

注:图为汉弗莱·普利多摄于1944/45年冬。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我的任务是登陆海滩之日,安排盟军的后勤保障。我们接令以法国和1944 年夏天的某个时刻为基础制定这一方案,但确切地点和时间仅限于此。我关心的是弹药、油、汽油、淡水、配件等物资。邮政服务、海陆空军小卖部,也是一种物资。

我们以部队的规模、构成,装甲兵、步兵、炮兵的人数、推进的速度和方向为前提来制定方案。计划实施过程中,方案仍在不断地修订,但我们的任务未有丝毫减轻。此外,我们还得有一个超支预算,以尽量应付最坏的情况。英吉利海峡输油管铺设成功前——海底的输油管,我最头痛的是燃油运输。一支军队消耗的油量是吓人的,这绝对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食品倒是小事一桩,我们有一种综合食品包,可以大规模生产,这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有一个数字,不难算出所需的数量。弹药则复杂得多,因为这要看消耗率,一般来说,这不容易确定。当然,真正的难题是麻波利港建成前,将这些物资送到对面的海滩,也是相当头疼的一件事。

当然,我们全部要接受严格的监管,此外还得仔细核查,我记得,对即将发生的事,谁都不得透露一个字。我也从不知自己的身份,即使我处于某种程度的核心位置,到最后48 小时之前,我还不知道D日的确切时间。我是说,这一切都是个假设,你简直分不清,但事实就是这么回事儿。安保分诸多等级,D日的确切时间是最高机密,我不属于那个团体。

我们的驻地在哈默史密斯的圣保罗学校。军官食堂在路对面的一座叫拉提默宫的大公寓内。战斗打响时,我们正好在那里面。你想必记得D日之后,不长眼睛的炮弹在伦敦上空呼啸而过,在这里也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记得蒙提要来,当然,我是在他之前到的。我是说,他从海外回来接掌帅印,我记得清清楚楚,他接管帅印后第一次将我们召集在一起发表讲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嗯,他是从非洲的第八军载誉归来,他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在鼓舞人心上很有一套。我就有这种感觉,你也可以这么说,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不管规划安排有多乏味,总算重振了全局。(回忆录音实录)

阿兰·瓦丁,皇家海军报务员,于史宾桥接受过为期三周的训练,成为一名“海滩特遣队报务员”

注:图为1945年6月6日,阿兰·瓦丁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庆祝D日一周年。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用各种手段干净利落、不声不响地杀人、就地取材做武器、身背弹药袋和步枪全副武装地揪着绳子荡过水面和布满铁丝网的陷阱、越树桩和跨同样布满铁丝网的战壕,以及为后续部队清除带铁丝网的路障和架设桥梁,通过设障路线,最后还要拼刺刀,这就是我接受的训练科目,全部在步枪和自动武器和烟幕弹下进行。接着,我们又迫不及待地开始两栖登陆突击训练。

我们亲切地称登陆艇上的成员为“海上牛仔”,不论从哪一点来说,突击登陆艇都像一匹横冲直撞的野马,你要像牛仔一样“驯服它们”,稳稳地骑在上面。

经历了这段训练,我穿上了海军的喇叭裤和绿绑腿长筒靴,外加海军蓝汗衫,但上衣却是带海军红蓝领花和肩章的陆军卡其布作战服,“海军突击队”字样的臂章,米字旗和步枪及联合行动字样的臂章,一顶有皇家海军帽徽的海军蓝皇家海军陆战队贝雷帽。

我还配了一个深绿色的子弹袋、腰带、一把0.45 毫米口径的左轮手枪和一个枪套,背上背着一个装着低功率电池的箱子,一盏4号奥尔迪斯,手提信号灯和一顶标有“信号兵”字样和米字旗帽徽的头盔。此外,我发报的时候,有两位皇家海军陆战队员担任我的保镖。(回忆录音实录)

罗里·麦克劳德 皇家炮兵上校,1944年3月4日奉调至豪恩斯洛,本土总司令部,受通讯主任巴尔克准将的直接领导。

上司说我要执行一项欺骗计划,掩护五月底发动的诺曼底登陆。他要我去苏格兰,假扮一支旨在进攻挪威的部队,牵制驻扎在那里的9个德军师,阻止他们插手登陆。这项计划主要靠监听迷惑驻扎在挪威和法国的德军的无线电通讯。我们这支部队由司令部和三个各辖3个师的集团军组成。其中一个集团军是真的,第15 集团军在北爱尔兰,苏格兰的两个集团军各有一个真正的师,第52 师驻扎在邓迪,第58 师在苏格兰西北部。各集团军、司令部和各军的其他两个师都由无线电通信来假扮。我打算由集团军的后备电报员来担此任务。第2集团军司令部即将遣散,我想让他们的人来操作;此外,还有一个美军通信分队负责与XV 军和设在伦敦圣詹姆斯广场诺福克公馆的盟军最高统帅部联络。德军能通过分析我们发出的信号将各级司令部的位置精确定位到5英里以内,并且知道司令部的级别。这几个军的战略部署全部交给了我,有什么需要,可随时找苏格兰司令部。

他又交给我一份标明常规无线电活动、频繁活动和保持沉默的周期和日期的文件。发报员一般很少更换,因为德军会注意到每个人的“指法”。D日之后,各部将召回各自的后备发报员。

按计划,我要在3月17 日开展这项计划。当时是3月4日,我没多少时间制定计划和准备。他告诉我,这个“虚张声势、瞒天过海之计”可能不会超过三个月,到时候,德国人肯定会识破机关,但这也足以掩护登陆计划。我必须备加小心,任何错误和疏忽都会让这项计划前功尽弃,欺骗行动功亏一篑。只有极少数一部分人知道这次行动。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图为D日第二天,一家慕尼黑报纸宣布盟军已从敦刻尔克到瑟堡一线登陆法国北部的诺曼底。

我对苏格兰了如指掌,随后制定了一套临时方案,第二天去了设在诺福克公馆的盟军远征军最高统帅部。他们告诉我,这项计划还需要利用间谍来充实,也许还需要海军和皇家空军协作。我在苏格兰四处奔走,第21 集团军和驻英美军倒是没什么动静。

我于当晚赶往苏格兰,第二天一早就去苏格兰司令部报到。这里只有总司令索恩将军和司令部作战情报处长了解这一计划。我请求将爱丁堡西南五英里的旧司令部里卡顿公馆拨给我设集团军司令部电台。他们拨了爱丁堡的一处公馆给我,另外又拨了一些农宅和营地作各军和师的司令部。

约有20 名军官从被解散的第2集团军司令部赶了过来,其中包括三名陆军少校和一名空军少校,另外,美第15 集团军的联络官英格索尔上校也来了。索恩将军又派了霍恩中校做我的副手。

军官们要将自己演好所扮演的人物角色。拉姆塞少校扮作第2集团军总司令,鲍尔斯少校则是第7集团军总司令。第52 师进行山地作战训练,几支山地炮兵部队和两个连的骡队和印度赶骡人,帮助将骗局进行到底。发送的电报大致分为三类:

(1)作战计划;

(2)训练;

(3)日常事务和管理。

不论是作战训练,还是日常事务和管理方面的电报,都在进攻挪威这一计划的大框架内。所幸的是,英国总参谋长艾恩赛德将军在1940 年筹划进攻挪威时,我曾是他的军事助理,因此我了解一些相关的内情。我的认识大致如下:

第4军团的目标

攻占挪威南部,最终夺取德国的切入口与铁路、公路辐射挪威南部全境的奥斯陆。

理由

我军和德军势均力敌——均有9个师的兵力。为获取挪威南部的胜利,德军势必要调集兵力,保护北部的重镇,幸好就有这样一个地方——瑞典北部的耶利瓦勒铁矿,这是德国战争经济的命脉。

随后,我在里卡顿公馆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解释我们在执行一项绝密任务,目的是掩护在法国的登陆。有关此事,不得透露一星半点的消息,登陆成功,全凭保守秘密。他们肯定会被问及自己从事的行动,要回答自己是在为英军培训后备发报员。

苏格兰司令部派秘密警察来负责调查是否泄密,尤其是酒店和餐馆这类场所,但毫无发现。这项计划启动往后推迟到3月22 日,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还有大量的准备工作要做。现在每一个人都分散到各自的岗位,准备要泄露的电文,只等计划行动之日。盟军最高统帅部的情报部门告诉我们,德国人在评论我们的一些演习,比如“这好像是一个旅的演习”,又适时振奋了我们的人心。我请求盟军最高统帅部派一架飞机,佯装要进攻一样去挪威侦查,他们也照办了。我又故意在电报中插了一两个疏忽,给德国人造成我们一心要攻取挪威的印象。一条电报介绍了一个山地炮兵连,另一条是要求送还滑水橇。

我们对付德国人的另一着虚棋是披露福斯湾为警戒区,也就是说,没有特别通行证,十公里范围内不得让任何人接近,这个区域内的人也要受到严格盘查。我们显然是要用此地运载军队,目标无疑是挪威。

特伦附近的沙滩相当不错,因此,我们又会同协同作战指挥部,进行了几场登陆演习。我们派了一艘指挥舰,第52 师和58 师特遣队和无线电师登陆,以无线通信开辟滩头阵地和滩头先遣队,寻求海军的增援,打击敌军的负隅顽抗,接着向纵深推进。他们还拨给了我一辆两栖运兵车,在舰艇和海滨之间来回穿梭,然后又穿过陆地。

适逢此时,又传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盟军最高统帅部的情报部门告诉我们,德国人又向挪威增派了3个师,总兵力达12 个师。这12 个师在D日期间一直驻在挪威,直到二战结束。艾森豪威尔将军写信给索恩将军,说我们这支先遣队抵得上两个集团军。

5月20 日,第4集团军司令部悄悄转移到艾尔赛马场以南的一座大公馆。这个时候,我们接到命令,停止威胁挪威,与美国第1集团军的部队协作,转而威胁加莱港。诺曼底登陆要显得像是在佯攻,而我们的则是以后的主攻。

于是,我策划了一个登陆加莱和敦刻尔克之间的埃塔普勒海滩的一个新计划……(回忆打印文稿)

以上内容节选自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4年3月版《最长的一天:我见证了诺曼底登陆》,有删减。

《最长的一天:我见证了诺曼底登陆》

最新发现的100位老兵的二战档案;

电影镜头式捕捉详尽过程;

上百位亲历者带您走近1944年6月6日的历史场景。

扫码即购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诺曼底登陆战役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两栖登陆战役,是战略性的战役,为开辟欧洲的第二战场奠定了基础,对加速法西斯德国的崩溃以及战后欧洲局势,都起了重要作用。

诺曼底登陆的胜利,宣告了盟军在欧洲大陆第二战场的开辟,意味着纳粹德国陷入两面作战,减轻了苏军的压力,协同苏军有力地攻克柏林,迫使法西斯德国提前无条件投降。美军从而把主力投入太平洋对日全力作战,加快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二战相关影片推荐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电影名

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

地区

前南斯拉夫

年份

1972

评分

8.6

主演

韦利米尔·巴塔·日沃伊诺维奇 拉德·马尔科维奇 留比沙·萨马季奇 等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1944年,纳粹发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为了能体面地结束战争,纳粹集结巴尔干半岛的A军团北调,妄图阻挡苏联红军南下。同时纳粹推出了“劳费尔计划”,即掠夺萨拉热窝丰富的燃油资源供应装甲部队。纳粹为实现劳费尔计划,将党卫军上校芬迪特里士派往萨拉热窝,全力消灭瓦尔特(Velimir ‘Bata’ Zivojinovic 饰)领导的当地游击队。芬迪特里士令间谍假冒瓦尔特,在叛徒的内应下,假瓦尔特与几名真正的游击队员组成抵抗委员会,并得到游击队员名单,诱杀了众多抵抗组织成员。真正的瓦尔特由于作战需要无法公开身份,但凭借个人出色的谋略与众多英勇的游击队员终于让间谍现出了原形。为了阻止劳费尔计划,清除了内奸的游击队员们再次出击。

电影名

辛德勒的名单

地区

美国

年份

2007

评分

9.4

主演

连姆·尼森 本·金斯利 拉尔夫·费因斯 卡罗琳·古多尔 乔纳森·萨加尔 等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1939年,波兰在纳粹德国的统治下,党卫军对犹太人进行了隔离统治。1944年,德国战败前夕,屠杀犹太人的行动越发疯狂,辛德勒向德军军官开出了1200人的名单,倾家荡产买下了这些犹太人的生命。在那些暗无天日的岁月里,拯救一个人,就是拯救全世界。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更多二战相关图书推荐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德意志的另一行泪》

40万字,300幅图片,

记录德国老兵震撼人心的个人二战史;

学者朱维毅的“别样二战口述史”重磅作品。

扫码即购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绞杀世界》

揭示颠覆世界的惊天计划,

再现鲜为人知的二战幕后杀机,

国防大学原副政委李殿仁隆重推荐。

扫码即购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谍海迷情》

被丘吉尔称赞的“二战时最杰出的首位英国女间谍”的悲剧人生;

惨烈二战背景下,时代变幻与人物命运相交织。

扫码即购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从西点军校到鸭绿江》

一个“被遗忘的士兵”在一场“被遗忘的战争”中的回忆;

战争的惨酷、 个人的渺小、一一呈现

扫码即购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生而有罪:纳粹子女访谈录》

在第三帝国的丧钟声中降生,

罪孽是战后一代纳粹子女与生俱来的烙印。

扫码即购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编辑 | 世图君

电影 ∣ 动漫 ∣ 心理 ∣ 社科

二战亲历者讲述最长的一天 | 诺曼底登陆日书影共赏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原创文章,作者: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shuzhi.com/archives/1039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